全部日志(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从前以后科幻网 单击停滚 单击不停滚 滚屏 速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ms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10 科学家点评心中最“合理”的科幻作品 下载

2012-05-21  羊城晚报  科幻相关  人气:1031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老牌剧集《萤火虫》中的宁静号货运飞船

  
      《2001太空漫游》中的空间站设计

  艾萨克·阿西莫夫是当代美国最著名的科普作家,也是20世纪最顶尖的科幻小说家之一。天文学家卡尔·萨根曾是美国康奈尔大学行星研究中心主任,被称为“大众天文学家”和“公众科学家”。他们有个共识,认为把科幻小说当成一种科学教育是非常有效的。他们指出,科幻小说等作品作为科学的引入物,常常能让读者爱上科学,并在今后跟科学之间的交往中,发现科学其实比科幻小说更神奇!

  而早在上世纪初,鲁迅先生也曾经在《月界旅行·辨言》中,指出了科幻作品用于科学教育的重要价值和好处。近年来,为了更好地推广科幻教学,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成立了科幻与创意教育研究中心,并逐渐开始跟全国各地大中小学建立联系,力图在更广大的范围内推进科幻教学。

  事实上,科幻小说的确已描绘出一个完整的未来世界。至于这个世界是否就是我们的后代们将会面临的那个世界,当然还有待时间去证明。不过本文邀请的六位来自不同科技领域的科学家,他们对这些科幻小说中描写的未来世界的看法,或许有助于我们分辨那些科幻电影中哪些是“科学”,哪些是“幻想”。

  有趣的是,面对这样的问题,一些科学家竟表现得非常茫然。其中哈佛大学演化心理学教授史蒂芬·平克甚至表示:“我从来不看科幻小说。”


罗纳德·阿尔金(佐治亚理工学院移动机器人实验室主任):

  大多数科幻小说中,对机器人的现实主义描写相当枯燥乏味,因此关于其精确性也没什么值得说的。我认为所谓的“正子脑”(即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在“机器人系列”中发明的一种机器人大脑)或者那些机器人横冲直撞毁灭一切的场景,都只是科幻作者的“假想”。科学研究会议中,哪有那么多有趣、刺激的东西?事实上,看多了真实的研究会议中所拍摄的机器人视频,想要保持头脑清醒、不睡着都是很难的……

  但不管怎么说,我所接触到的科幻小说中,还是有两个点子比较靠谱。一是《2001太空漫游》中的机器人“哈尔9000”,抛开它疯了之后的一段小插曲,这是一个可提供家居服务的机器人系统。最近研究议程中的人机交互实验,工作计划、指令和控制都明确显示,这一智能系统是可以实现的;二是电影《绝密飞行》中的“EDI”———无人战机的AI驾驶员,可能在多年后,它便会作为美国国防部产品出现。在我看来,EDI同样符合空军无人机的工作程序。当然,它不会出现那些小说和电影中常见的机器人失去控制的情况。

  描写反乌托邦的机器人的其他一些作品———尽管缺乏可行性,但可读性也很高。包括布莱恩·赫伯特和凯文·安德森的《沙丘前传三部曲》中描述的“巴特兰圣战”,以及安德森《七恒星史诗》系列中邪恶的Klikiss机器人。


特里·约翰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工程师):

  我认为在彼得·沃茨的小说《盲视》中,看到吸血鬼被重新定义为一个已绝迹的人类亚种,这个主意很不错。人类基因组决定了吸血鬼基因组是什么样的。因此应该是可以通过遗传工程技术复活这一亚种的。

  就合成生物学而言,我比较支持大卫·布林和格里高利·本福德在《彗星之心》中描述的cyanutes细菌。这种经改造的细菌能保护机组成员免受哈雷彗星上高浓度氰化氢的危害。书中写道,它们“必须在自我控制范围内繁殖,对人类免疫系统无害,对pH值敏感”,这都是合成生物学未来在医疗应用方面可能实现的目标。


大卫·巴拉什(华盛顿大学演化心理学家):

  如果要我指出一部直接使用了演化心理学理论的科幻作品,或者是一部巧妙融入了演化心理学世界观的作品,或者哪些小说涉及了“造成特定行为倾向的选择育种”这一概念,我想可以在此列出:《沙丘》以及在那之前出版的《美丽新世界》。

  但这并不是说以上两部作品中提到的基因决定论是准确的。尽管演化心理学的确是认为基因影响行为,但书中的描写更像是对演化心理学的误用,对并不了解这一学科本身的读者而言,这种描述可能会加深他们对此的恐惧。

  另一个例子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使女的故事》,作者显然也对“社会生物学”一词有错误理解。书中设想的一种检测两性差异(区别于其他事物)的科学,对于差异本身其实有所限定和夸张。


约翰·霍克斯(威斯康星大学古人类学家):

  对我来说,最好的科幻作品是能够准确地运用科学概念,即使最后的结局看上去非常不现实。

  我最喜欢的一部科幻小说是西里尔·科恩布鲁斯的经典作品《蠢蛋进化论》,这是电影《蠢蛋进化论》的最初版,提出了当今社会选择偏爱傻瓜(指:天才越生越少,傻瓜越生越多)的基本观点。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们的确是可以预见未来是怎样的了。书中提出的这个概念简明易懂,结局却出乎意料。


茱莉亚·R·格里尔(加州理工学院材料学家):

  目前几乎没有任何此类作品对材料科学进行了正确的评判,很可能因为这是一个大多数人所不了解的领域。但纳米技术是一个非常宽广的领域,更难为其准确地下一个定义,更不能说哪一部科幻作品的描写是恰当的。尽管如此,科幻小说或者电影、电视中,对纳米科技的描述却数不胜数———几乎人人都用手机(手机中的微型处理器最有可能是纳米设备)、电脑,还有各种生物医学设备以及无线电通讯设备的使用———这种现象当然还是乐观的。


戴夫·戈德堡(德雷塞尔大学物理学家):

  就时间旅行这一话题而言,抛开实际需要的设备和旅行本身,我一直认为《终结者》是我看过的最好的科幻作品。它有一个完全自洽的“时间环”。只是从约翰·康纳的出身以及生存主义训练,到卡尔·瑞斯得到莎拉·康纳的照片,其中不存在“穿越说”中的“外祖父悖论”,却有一个“信息悖论”。

  《2001太空漫游》对一些实际问题的处理也很出色。譬如抵达另一行星所花费的真实时间,以及人造重力这一领域。如果你仔细看电影《阿凡达》中的一些细节,会发现前往潘多拉星球的旅程看起来也还不错,片中提到了星际航行所花的时间,以及为什么士兵需要呆在低温舱里,听起来就像是我们在计划一次去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的旅行。不过电影中那些神奇的树和常温超导矿石则逊色了一些。

  连续剧在这方面的表现也比较靠谱。拿《萤火虫》一剧来说,没有曲率引擎,用来动力推动的就是普通火箭。但是这部作品在提到人造重力时,确实犯了一些普通的错误,当然那也有可能是拍摄需要。我还很喜欢其中所有行星都被设计成类地行星,放在同一个太阳系里,这能解释为什么星际航行只需要几天而不是好几年甚至更长时间。还有一点是没有说清楚的,就是为什么外太空的恒星都如此巨大而明亮?《萤火虫》的导演温登和其他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宇宙空间———即使在我们的太阳系中———是多么广阔的。在太空中也没那么容易制造阻塞。举个例子,太阳系中的小行星带看上去应该是一片石头乱飞的危险地带,而实际上,毫不夸张地说,两个较大的小行星之间的距离通常最少也有100万英里(约160万公里)。

  科幻小说中,我一直偏爱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系列”。虽然“正子脑”只是一个很拉风的词而已,“机器人三定律”必须被植入到机器人的程序中这一说法也没什么意义,但总而言之,它是很棒的小说。

  Raeka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