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一个人的宇宙战争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15 一个人的宇宙战争 下载链接

2012-06-19  [日] 藤子不二雄  科幻小说  人气:1192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周颖 译

  主人公:铃木(和《机器猫》里的野比一样,只是不戴眼镜)

  “一个直径10米左右的飞碟,闪着耀眼的白光,向我这边飞来。”
  校舍旁的小土丘上长满了绿草。
  阿源(胖胖的,像《机器猫》里的大雄,伸手指着旁边的小树林):“好象是从对面的树林中冲出来的。”
  铃木(拿着铅笔和小本子):“哦,请谈谈当时的感想。”
  “我哪里还顾的上有什么感想!你真逗!”阿源(满头大汗,兴奋地),“我当时吓得大叫起来!”
  铃木(认真地记下来):“阿源吓得大叫起来。”
  阿源(边说边走):“我抓起身边的一块岩石,朝他们扔了去。”(指着地上一块大岩石)
  “就是这块。”
  铃木(试了试):“根本抱不动呀。这块岩石原来真的是在那棵松树下吗?”
  阿源:“是的。是从那边扔到这里来的。是我扔的!”(认真比划着)“然后我就一溜烟地逃走了。飞碟后来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

  学校的新闻部正在开会。
  铃木(拿着稿子,高兴地):“我要以这条消息为中心,搞个UFO特集!”
  大家都看着他,铃木解释着:“UFO现在可是热门话题。而且又是村里人的亲身感受。我想大家一定喜欢看!”
  旁边的女孩甲:“阿源可是个有名的吹牛大王呀。”
  旁边的男孩乙(不相信地):“又没有证据证明UFO确实存在过。”
  旁边的男孩丙(像《机器猫》里的强夫,嘲笑地):“我最不相信的就是他扔岩石的事。”
  惠美(像《机器猫》里的小静,只是没有辫子):“是呀,一个人怎么能搬动那么重的石头呢?”
  “你们又来了!”铃木(生气地)“总是这样。只要我一想出有趣的计划,你们就合伙挑我的毛病!”
  大家:“别这样。”
  部长(和蔼的戴眼镜的老师):“铃木君,你别激动。虽说是阿源的话,也未必全都是撒谎。我这样想……”
  大家惊讶地看着他。
  部长(笑着):“人的瞬间爆发力有时是难以相信的。比如,人在危急关头,要比平时跑得快,对吧?原来举不动的重东西,一下子也能轻易地运走……”
  铃木(兴奋地):“对呀,对呀!部长到底是学者呀!”(对大家)“就这么定了。出一个UFO特集!”
  “你别误会。”部长(对大家)“我们的校刊应该反映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你们同意吗?”
  大家:“同意!同意!”
  ……

  夕阳西下。铃木一个人坐在小土丘的草地上看着远处。
  惠美(提着包在他身后路过,看见了他):“喂,铃木。”(攀上土丘)“你在那儿发什么呆呀?”(来到他身旁,笑着)“哦,我知道了。你还在想阿源见到飞碟那件事吧?”
  铃木(愁眉苦脸地躺在草地上):“我还是辞去新闻部的工作吧。”
  惠美:“为什么?”
  铃木:“我觉得自己不适合。我所写的报道全都被否决了。”
  惠美:“那是因为你文章的内容太充满幻想了。”
  铃木:“没办法,我喜欢那样写么。”
  惠美:“我看你应该画漫画。画一部科幻漫画在报纸上连载多好。”
  铃木(兴奋地坐起来):“你怎么想到的?我原来还真想当漫画家呢!”
  惠美(高兴地):“铃木,你一定能成功。”
  两个人一路说笑着,在家门口分别。
  “真奇怪呀。”铃木想,“每当遇到麻烦的时候,只要和惠美聊一聊,心情就豁然开朗了。”(踏步走进家门)“我又充满自信了。”
  铃木的妈妈:“到哪儿去了?这么晚才回来。”
  ……

  晚上。铃木独自坐在窗前的写字台上靠着椅子,叼着根铅笔。面前是空空的画图纸。
  铃木(认真想着):“从科学高度发达的星球上,飞来一只飞碟。……一个少年为拯救地球英勇奋战。真想画这种漫画呀……虽然想画可是却画不出来。”(使劲一蹬桌子,索性向后倒下去)“我也不适合当漫画家。”
  突然!似乎一束白光闪过。
  铃木张大了嘴巴,可是却说不出话。身子也动不了。他和他背后的椅子都定在了空中。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了。
  吱……卧室的门开了。两个黑影走了进来。
  黑衣人(西装,领带,墨镜,真的很像黑衣人)甲:“被荣幸地选为战士的就是这个少年吗?”(慢慢走近)“是值得庆贺呢?还是应该可怜呢?”
  黑衣人乙:“我们需要遗传信息!取下两三个细胞!”
  他们用一个带针头的枪形装置在铃木的耳朵上扎了一下(像医院化验那样)。
  黑衣人甲:“这样就能仿造出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来。”
  黑衣人乙:“完成这项工作需要多少时间?”
  黑衣人甲:“只要20个小时。”
  黑衣人乙(对着铃木):“明晚午夜零点就可以开战了。以一方战死而告结束。胜负的结果必须无条件地接受。”
  黑衣人甲:“明白了吗?”
  两个人走出了卧室:“晚安。”
  “扑通!”铃木重重摔在地板上。他赶快跑出去,“他们是谁?”
  “哎?”铃木在走廊却不见人影。于是又跑到客厅,父母正在看电视。“有人来过吗?”
  父母奇怪地看着他。
  铃木(用心解释着):“有两个奇怪的人,说明天午夜零点开战,死亡什么的。”
  妈妈:“别跟我们说漫画的事。”
  爸爸(一招手):“大郎你过来。”
  铃木只好过去。爸爸:“听说你最近没好好学习呀。……”
  铃木被训得晕头转向……
  “你根本不知道学习!”

  第二天在学校里课堂上,老师冲铃木大发雷霆,“这个问题我昨天刚刚讲过!放学后留下来。我有话说。”
  铃木在同学面前出丑。惠美担忧地看着他。
  放学后,在学校花池旁。
  老师:“前几天你父母来找过我,他们很为你担心呢。他们问我,你这样能升入高中吗?你打算怎么办?”
  铃木:“要是能跟上当然更好了。我觉得高中不会要我的。”
  老师:“这可不行!你成为这个样子就因为你太缺乏自信!”
  铃木(皱着眉摊开双手):“老师您说的倒容易,我凭什么拥有自信心?我什么也不会。”(叉着手离开)“脑子又笨,又没有一样拿手的本领。我还是当漫画家吧。”
  老师难过地看着他。
  ……

  铃木低着头,垂头丧气地走出校门,忽然看到惠美。“你在等我吗?”
  惠美(笑着):“我在图书馆查资料。”
  ……

  一路上,又是惠美在安慰,鼓励着铃木。不久,铃木就像忘记了刚才的事一样,兴高采烈地谈着。等走回家门的时候,已经在哼小调了。
  妈妈:“又回来这么晚?”
  铃木连蹦带跳地回到卧室,突然,他看到自己的床上有些东西。
  那是一只盾和一柄剑。
  铃木拿起盾,又拿起剑,不知所措地看着。突然,他想起了黑衣人的话。
  “午夜零时开战,一方战死才能结束战斗。”
  “妈妈!”他吓坏了,拿着盾和剑冲到了客厅,“哎呀!这是真的!我真的要打仗了。”
  妈妈(生气地):“有时间玩游戏,还不快去学习!”
  “不是的!”铃木还想解释,可一下子又泄了气,“算了。”
  铃木(回到自己的卧室):“我没有信心说服妈妈。”
  铃木(坐在椅子上叉着手,看着地上的盾和剑):“这是怎么回事呀?是谁这么淘气呀?”
  ……

  这是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弯弯的月亮明亮地照耀着大地上的一切。
  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着,午夜零点终于到了。
  “铃……”钟表只想了一声便没了动静。一束白光闪过……
  铃木在床上舒服地打着呼噜,忽然身子一震,一下子跳下床来。
  铃木(还没睡醒,朦朦胧胧地挥舞着拳头):“哇!什么人!”
  天空中传来了黑衣人清晰的声音:“地球的战士,战斗开始了!”
  铃木(生气地):“喂,不管你是谁,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跑到爸爸的房间里)“快起来!昨晚那两个家伙又来了!”
  爸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铃木(着急地推着爸爸):“快起来呀!爸爸!爸爸!”
  空中的声音:“你叫不醒他。不只是这个男人,现在,全世界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铃木吃惊地听着。
  “时间也停止了,这里只有我们和你。”
  “时间也停止了?会有这种事吗?”铃木害怕地想着,“好吧!”
  铃木生气地回到卧室,穿好衣服:“打就打吧。我真生气了!”左手提剑,右手拿盾,冲出了家门,“开玩笑也应该有限度。不管你是谁。我都跟你没完!快滚出来!”
  忽然,铃木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树叶。
  那片树叶一动不动地,好象凝固在空气里了。
  铃木张大眼睛呆呆地看着,汗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树叶也停在空中……”
  空中的声音:“看呐,咱们的战士来了。”
  不远处街的拐角处出现一团黑影。慢慢地向铃木走来。在路灯底下,铃木看清楚了。
  那是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右手持盾,左手持剑,两眼无神地来到他面前。
  “喂!你是谁?”铃木害怕地大叫,“跟我一模一样!”
  那人并不做声,慢慢举起了剑,突然向铃木冲来。一剑砍下,铃木用盾一挡,可盾牌还是重重撞在脸上。
  “多危险呐!你扎着我怎么办?”可剑还是不停地朝铃木砍下来,铃木转身就跑,“他真是疯了!”
  铃木跑到路边的矮墙后面躲起来,呼呼地喘着气,睡意全都没有了。
  “不许逃跑。”空中的声音,“你的失败就是地球的失败。”
  铃木:“你说什么?”
  空中的声音:“你们俩分别代表地球和我们的哈德斯星球进行战斗!这两个星球的命运就寄托在你们身上。”
  铃木:“开什么玩笑!没听说过一个人能代表一个星球!”
  空中的声音:“你们后进星,不,应该说发展中的星球的人是理解不了的。”铃木呆呆地听着,“现在,根据国际法,行星之间禁止进行全面战争。那样会造成大批的伤亡,所以需要代理斗士。据说地球在古代也有这种制度。”
  铃木的屁股突然被什么扎了一下,他疼得跳了起来。“呀!”
  又一剑刺过来,铃木狼狈地用盾护住自己,“等一下!我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呀!……没想到……为什么选中了我?”
  铃木用剑隔开对手的剑,跳开老远,可对方还是紧跟上来。
  “代理斗士一定要随意指定呦!”两个人在叮叮当当地打着。空中的声音自顾自地说着,“为了公平合理,我们制作了一个和你一样的机器人。智慧,体力都一样。任何一方都有可能获胜。”
  铃木一不留神,手臂上的衣服被划开了一道口子,他转身向一户人家冲去,可门却打不开,一回身,那个机器人已经一剑砍来,他赶忙用盾挡住,卡的一声,背后的门竟被撞开了,铃木摔了一个跟头,赶快爬了起来。机器人也紧跟着进了房。
  在不知谁家的卧室,床上的人还在四脚朝天地大睡。铃木和那个机器人却还在拼命打着。
  铃木用力挡住对方的剑,“你睡得倒香!”
  铃木从窗子跳出来,气喘嘘嘘。机器人也紧跟着跳了出来。
  空中的声音:“势均力敌的人对阵,较量的时间会延长的。以往曾有过大战三天的记录呢。”
  又是一剑砍来,可铃木实在没劲了,勉强用盾一挡,被撞得仰面摔倒。可是他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那个机器人却也趴在地上,喘着气。
  铃木:“我明白了……这就叫势均力敌呀!”
  铃木慢慢地爬起来,那机器人也慢慢地站了起来。铃木吃力地向旁边的小土丘爬去。“我问一下……如果我输了……地球人会怎么样?”
  空中的声音:“我们只想得到地球。对地球人,我们会考虑有效的处理办法的。”
  铃木攀到了土丘顶,对着天空听着。
  空中的声音:“奴隶。宠物。食物。”
  “食物?!”铃木大吃一惊。
  机器人悄悄逼近,忽然一剑用力刺来。铃木慌忙向旁边闪躲。
  机器人一剑刺空,滚下土丘,脑袋正好撞在一块石头上,昏了过去。
  “太好啦!”铃木飞快地冲下来,跑到机器人身旁。
  可是,剑却在空中停住了。“不行,”他慌张得满头大汗,“我下不了手!”
  机器人慢慢恢复了知觉,抓起剑一下刺过去。
  剑扎进了铃木的小腹。
  “好疼……好疼呀!”铃木坚持着跑下土丘,在路灯下面,鲜血撒了一路。
  机器人还在后面顽强地追着。
  “什么平等的比赛呀,都是骗人!在最关键的时刻,机器人没有感情,永远像冰一样冷静,正确。”铃木挣扎着向前跑,“他脑子里只想杀我。他是个杀人机器!”
  空中的声音:“你说得好。不过,这还是一场平等的较量。”
  机器人渐渐追上了,一剑砍过来,铃木用盾一挡,伤口像刀割似的疼起来,他身子一歪,差点摔倒。
  空中的声音:“你还有一样武器,机器人没有,只有人类才有。”
  铃木冲空中绝望地喊着:“那是什么?”
  “哼哼哼,我们不会告诉你的。”
  铃木拼命地跑向旁边的一所房子,门没有锁,他冲进去转身把门锁上。机器人“咚,咚”地在用力撞着。
  失血过多,铃木已经头昏眼花了,“胡说。我怎么会有那么强力的武器?”他丢下盾牌,空出一只手捂住伤口,一瘸一拐地往里屋客厅走去。血把地板染红了。
  铃木靠墙坐在客厅的地上,低着头痛苦地大口喘着粗气。
  忽然,他哭了起来:“真是强人所难!为什么让我代表地球呀!我不管了!”
  院子里突然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机器人追到院子里来了,正打算破坏院墙闯进来!
  没办法,铃木只好起身往里面躲,推开里面卧室的门。他惊呆了。
  惠美安详地躺在床上。手里还抱着一只洋娃娃。
  “惠美。”
  铃木坐在地上,“对不起,我就要输了。如果我输了,你们就会……”
  铃木想到了什么?他只想到了惠美被外星怪物当作宠物,奴隶,甚至,食物的样子……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
  铃木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能战胜他,也许能打成平手呢。对了,我要和他同归于尽!至少地球还有,再次比赛的机会。”
  铃木抓起剑,最后看了惠美一眼,然后,在她的面颊上留下了一个吻。
  铃木忘记了伤口的疼痛,大步走进客厅,一下子从窗子跳了出去。
  机器人已经把院墙掏了一个洞,却突然发现铃木出现在他面前。
  铃木张开两只手:“我在这儿!你跑不了啦!”
  机器人做出进攻的架势。
  铃木两只手握住剑柄:“就看这一击了。不会再有了。”
  两人同时向对方冲去。
  抱着同归于尽的架势,铃木丝毫不做防御,把最后一点力气都集中在两手上。
  最后时刻,机器人伸出了他的盾。
  铃木:“我要你的命!”
  “喀嚓……”
  铃木的剑穿透了机器人的盾牌,插进了对手的心脏。
  鲜血一下喷了出来,机器人惨叫着倒下去了。
  铃木喘着气,不相信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剑,慢慢跪下去,“哎呀。这就是瞬间爆发力。”
  ……

  第二天早上,惠美在家门前发现了熟睡的铃木。
  他就这样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机器人,伤口和昨晚的搏斗痕迹全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