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日志(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从前以后科幻网 单击停滚 单击不停滚 滚屏 速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ms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12 血里的音乐 下载

2012-06-24  [美] 格鲁格·贝尔  科幻小说  人气:1330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我想,自然界存在一条至今谁也不曾注意的法则:每时每刻都有数以亿万计的细菌、微生物之类的东西在诞生或死去,如果不考虑它们的整体数量和累积效应的话,那它们是没多大意义的。它们过于渺小,即使死上一亿个也无法和一个大活人的死亡相提并论。

  在所有的生物中,从最小的微生物到最高级的人类,都存在着一个等量关系,例如树的细枝总量会和粗枝总量相等,而树冠总量会等于树干的总量等等。

  这本来是最起码的一条法则,不过我相信现在它已被弗吉尔·乌拉姆破坏了。

  我和他大约有两年不曾晤面,眼前这位皮肤黝黑、衣着考究、笑容可掬的绅士与我记忆中的弗吉尔大相径庭。昨天我们曾通过电话约定一起共进午餐,现在两人站在“自由山医疗中心”职工自助餐厅的双层门外彼此对视。

  “是弗吉尔吗?”我没把握地问,“上帝啊,还真是你!”

  “很高兴又见到你,爱德华!”他紧握我的手说。

  在我们分手的这段时间里,他的体重减少了10到12千克,目前看上去更加匀称。我记得大学时代的弗吉尔完全是另外一种模样:那是个胖乎乎的头发蓬乱的聪明小伙,牙齿长得有点歪。他会把电流通在门把手上,或是倒点“潘趣酒”请大伙喝,把我们的尿变成蓝色。弗吉尔几乎从没跟姑娘约会过——除了和艾琳·特曼金特,她的外表倒和他蛮接近的。

  “你看上去棒极了,”我说,“是在圣路卡斯湾避暑的吗?”

  我们走进柜台前的队伍为自己挑选食物。

  “我晒得比较黑,”他往托盘上放了一盒巧克力牛奶说,“是耗了三个月在紫外灯下曝晒的结果,牙齿在分手后就矫正了。我慢慢再对你解释其它的事,得找个僻静场所。”

  我把他带往吸烟角,那里的六张桌子只有三个老烟鬼占着。

  “说老实话,”我把碟子放到桌上,“你真的变了,看上去相当不赖。”

  “我的变化可能比你预料的还多。”他说这话的腔调像是恐怖片的演员,接着又戏剧性地扬了扬眉毛,“嗯,盖儿她怎样?”

  “她很好,”我告诉他,“在幼儿园里教教孩子。我们一年前结了婚。”

  弗吉尔的目光落在盘里的菠萝切片、家常奶酪和奶油香蕉上——他的声音有点异样:“你还发觉我有其它变化吗?”

  “呃……”我眯起眼睛仔细察看。

  “凑近点看看我。”他说。

  “我说不准……噢,不错,你的眼镜没了。戴的是隐形眼镜吗?”

  “不是,我不再需要什么眼镜了。”

  “你的穿戴也大有进步,谁在为你打扮?我希望她本人也像她的审美力那么性感。”

  “可是坎迪丝对我——过去对我的服装从不关心,”他说,“我不过是有了份好工作,手头比较富裕而已。同时我对服装比对饮食更加讲究。”他脸上绽出我熟悉的那种带有歉意的微笑,过一会又化成奇异的表情,“不管怎么说,她已把我给甩了,我的饭碗也丢了,我目前仅靠积蓄度日。”

  “慢点,慢点!”我抗议说,“别眉毛胡子一把抓,为什么不从头说起?你当时找到一个工作,那是个什么单位?”

  “吉尼特朗公司,”他说,“是16个月前的事。”

  “我从没听说过这家公司。”

  “你马上就会听说的。下个月市场上将发行这家公司的股票,他们在mab方面取得了突破,是一种医用……”

  “我知道mab是什么,至少在理论上。”我打断他说,“那是医用生物芯片的缩写。”

  “他们已经生产出实用的mab。”

  “什么?”现在该轮到我惊奇地扬起眉毛。

  “实际上这是一种微处理器。可以把它们注射进人体,停留在指定部位并解决麻烦。迈克尔·伯纳德医生很赞赏这种做法。”

  这事非同小可。伯纳德具有极高的科学声望,不仅因为他的名字总是和基因工程的巨大发现有关,而且也因为他退休前在应用神经外科手术领域每年总有一次要引起轰动。《时代》、《滚石》等杂志封面刊登他的照片就是明证。

  “一般说来,我这些话全属机密……例如股票、研究的突破以及伯纳德等等,”他向左右环顾并压低了声音,“但你可以随心所欲去干你的,我和这些杂种已没什么牵挂了。”

  我吹了下口哨:“这能使我发财,对吗?”

  “只要你愿意。不过在你忙着去找经纪人前,还得和我多聊一会。”他对奶酪和馅饼连碰都没碰,只吃了片菠萝,喝了点巧克力牛奶。

  “那当然。继续说吧。”我说。

  “在医学院我受过实验室工作的训练并从事生物化学研究,另外我对电脑也非常入迷,所以在最后两年……”

  “你曾向西屋公司出售过软件包。”我说。

  “老同学的记忆真没话说,这也是我和吉尼特朗公司挂钩的原因之一。他们当时刚刚起步,经济实力强大,拥有令人艳羡的实验室设备。他们雇用了我,而我的进展也相当神速。我用四个月就完成交下的课题,取得了一些突破。”他若无其事地挥挥手,“然后我就进行他们认为过早的研究,当我坚持这么干时,他们最终收回了实验室并交给某个软骨头。幸好我事先拯救并保存了炒鱿鱼前所获得的部分成果,不过我干得不够谨慎……至少是不够明智,所以现在被迫在实验室之外进行研究了。”

  我知道弗吉尔是有雄心抱负的,但稍嫌古怪,不够敏感或精明。他和上司的关系总不是那么融洽。此外对弗吉尔来说,科学就好比是位可望而不可即的女性,有时她往往在对方毫无思想准备时突然敞开怀抱,让对方担心别失去这大好机遇,从而干下种种蠢事。弗吉尔遇到的可能就是这种情况。

  “什么叫实验室之外?我不懂你说什么。”

  “爱德华,我求你为我检查一下身体,一次彻底的体检。可以进行有关癌症的检测,检查完了我再对你作进一步的说明。”

  “你是指那种需要花费5000元的标准体检吗?”

  “随便你怎么安排都行。B超,核磁共振,热谱图像等等都可以。”

  “我可没把握取得使用所有这些设备的许可证,这儿的核磁共振全扫描在两个月前刚刚起步。见鬼,你就不能改用别的……”

  “那就只做b超,这总行了吧?”

  “弗吉尔,我是个产科医生而不是著名专家,妇产科医生往往是幽默中的笑柄。如果你变成一位妇女,我也许可以帮帮你。”

  他俯身向前,手肘差点碰上馅饼,不过在最后一刻他闪避开了,真正是间不容发。换上原来的弗吉尔定会弄得不亦乐乎。

  “仔细检查检查我,你就会……”他眯细眼睛又摇了摇头,“只要检查我就行。”

  “好吧,我去为你进行超声波预约,不过由谁来付款?”

  “由‘蓝盾’来付。”他乐了,举起一张医疗信用卡,“我在吉尼特朗公司时曾对电脑人事档案做过手脚,只要是十万元以下的医疗支出他们都照付不误,从不怀疑。”

  由于他希望一切要悄悄进行,所以我也作了相应安排:我亲自填写了他的申请表,既然一切都按章缴费,所以大多数检查并不会引起院方注意。我没收取劳务费,归根结蒂,弗吉尔虽曾把我的尿变成蓝色,但他毕竟是我的老朋友嘛。

  他很晚才来。通常情况下我早就下了班,这次我留在三楼等他,那地方护士们戏称为弗兰肯斯坦之翼。我坐在橘黄色塑料椅上,荧光灯把他的脸映成奇怪的橄榄绿色。

  他脱去衣服,我让他躺在检查台上。我首先注意到他的踝骨看上去有点发胀,但在多次触摸后才知道那其实并不是肿胀,因为肌肉很正常,没什么异样,只是有点奇特而已。

  我用探头在他身上扫描,特别对准大型仪器难以查到的部位,把所获数据送进显示系统。然后我换个位置,把他放在超声波诊断仪的搪瓷口下,那地方护士们把它叫做哼鸣口。

  我把从探头及哼鸣口得来的数据综合在一起,又把弗吉尔翻了个身,接通视屏,一秒钟后那里就渐渐显示出他的骨骼图像。

  我惊奇地看上三秒钟,又把屏幕切换到他的内脏器官图,然后是他的肌肉组织,最后是血管系统和皮肤的图像。

  “你出的事故离现在有多久?”我努力克制着声音中的颤抖。

  “我从没有出过事故,”他说,“这一切都是自愿的。”

  “耶稣啊!到底是谁揍了你,还迫使你守口如瓶?”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爱德华。再好好看看屏幕,我真的没受过什么迫害。”

  “瞧,这儿有点肿,”我指着踝部说,“还有你的肋骨——它们纠结交错,如此古怪,显然在某个时候被打碎过,还有……”

  “查查我的脊椎骨。”他说。

  我把这处的图像放映到屏幕上。老天爷,我想这真是奇迹!在脊椎的地方——居然是由一些三角凸出物构成的框架,所有的联结部位都无法思议。我伸出手指去摸他的脊柱,他也举起双手努力配合。

  “我找不到你的脊椎,”最后我说,“整个后背完全是光溜溜的。”我又把弗吉尔翻过来面朝着我,打算瞧瞧他的胸部。我隔着皮肤摸索肋骨,它们似乎被某种密实且富有弹性的东西所包围,我按得越重,它们就越加坚韧。这时我又发现了另一个变化。

  “嘿!”我说,“你根本没有乳头……”在本该是乳头的地方只有两个极小的色素斑,但没有乳头的任何痕迹。

  “看到了吗?”弗吉尔说,套上他那件白色外衣,“我已被从里到外彻底改造过了。”

  当我回忆这段时间时,记得当时自己大概请他把一切全盘向我托出,但当时他究竟是怎么说的,我已记不太清楚了。

  他按老习惯向我进行了解释,总是跑题万里。听他讲话,犹如你在阅读报上那种废话连篇并带有大量图表的文章,却妄想去抓住文章的实质。

  我只好把他的话简单压缩如下:

  在吉尼特朗公司时,他被委托参与制造首批生物芯片,这是用蛋白质分子做成的微型电路。其中一些被安放在比1微米还小的硅片上,然后注射进老鼠的动脉,固定在用化学方法标出的关键部位,并和老鼠的组织相互作用,监控由实验诱导产生的人为病理过程,甚至对此施加影响。

  “这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他说,“我们牺牲了实验老鼠,换来极为复杂的芯片。我进一步研究它们,把硅片连接到显示系统,电脑先演示了条状图,然后是血管化学特性图,最后我们获得了长达11厘米的老鼠动脉映像。你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科学家雀跃欢呼,大家相互拥抱,大喝特喝整桶的臭虫液。”臭虫液其实是用实验室酒精再混合一种名叫佩普博士的汽水而成的饮料。

  最后,他们不再使用硅片,而完全用核蛋白来制造芯片。弗吉尔不大愿意解释所有细节,但我猜想他们已经找到了某种方法,把像DNA那么大甚至更为复杂的生物大分子升级成为某种电化学的电脑,使用核糖体类的结构作为编码器和阅读器,用RNA作为载体,再以后弗吉尔就通过改变关键的核苷酸对,成功地实现了生殖分裂和核蛋白的合成。

  “公司方面希望我把研究方向转向超基因工程,因为那是大有前途的事业,能制造出各种各样想也想不到的怪物……可我另有打算,”他的手指在耳边打了个榧子,“真是个疯狂的科学年代,对吗?”他纵声大笑,然后又安静了下来,“为了简化过程,我把最为成功的这种核蛋白送进细菌内,使复制和结合更加容易,然后我使它们长期留在细菌内,使它们和细胞相互作用。它们被编制了启发式程序,能教育自己,比我原来给它们编制的更好。细胞供给电脑以化学密码信息,电脑则处理信息得出结果,于是这些细菌变得聪明起来。我的意思是:它们的智商足以抵得上涡虫。想想看,能和涡虫同样聪明的大肠杆菌!”

  我点点头说:“这我能够想像。”

  “后来我完全着了迷。我们有设备和技术,我又懂得分子语言,于是我通过合成核蛋白的途径制造出既密集又复杂的生物芯片,那才算是真正的超微电脑。在与杆菌打交道的过程中,我已使这种芯片能和麻雀同样聪明。你知道当时我有多惊喜吗?接着我又发现一种办法,使它们的能力竟扩大了一千倍。”

  “你使我不知所云了。”我承认。

  “实际上我只给了它们最基本的指令,它们自己就生气勃勃地繁殖并越来越聪明!上帝啊,你真该亲眼见见,一周后它们自我进化并繁殖得像个小城市一般!后来我不得不全部毁掉它们,因为如果我还喂养下去,我真担心它们会长出双腿并跑出培养皿外来啦!”

  “你在开玩笑吧!”说话时我的眼睛直愣愣地盯住他,“是当真的吗?”

  “听我说,它们的确知道该怎样才能变得更加完善。它们看到了发展的方向,不过由于身处细菌之内,不能不受到资源的限制。”

  “它们到底有多聪明?”

  “我说不准。它们100到200个细胞一群,每一群都是一个活动的独立个体,也许有恒河猴那么聪明吧。它们通过菌毛交换信息,传递记忆并与自己的行动作比较。它们的群体当然和猴群不同,主要是因为它们的世界如此简单。就它们的能力而言,它们是培养皿的真正主人。我曾在它们中间放进吞噬细胞,这些吞噬细胞连半点下手的机会都没有。我的宠物们能利用任何条件来改变并成长。”

  “这怎么可能呢?”

  “什么?”他对我并未相信而深感意外,“也许我没很好说清楚,”他的样子有点沮丧,“我这是核蛋白电脑。它们就像DNA,但能进行信息交换。你知道一个单细胞能有多少核苷酸对吗?”

  我离开最后一堂生物化学课已经很久了,所以当然只能苦笑摇头。

  “差不多有二百万。加上已变形的核糖体结构——它们有一万五千个,每一个的分子量在三百万左右——你考虑过这里的组合数和排列数吗?RNA看上去像一条长长的螺旋形纸条,被核糖体包围着,它们被认为是编制蛋白链的指令……”他的眼睛发亮,简直有点眼泪汪汪,“而且,我还没有指出每个细胞不仅是独立的实体,而且还是相互合作的。”

  “你在培养皿中消灭了多少细菌?”

  “不大清楚,大约有十亿吧。”他笑着说,“你问到点子上了,爱德华,它们能和一颗行星上的全部居民相比,是大肠杆菌型的居民。”

  “公司为此而开除你的吗?”

  “不,他们其实并不了解事情的真相。我在继续合成这些分子,扩大它们的尺寸和复杂性。当我发觉细菌功能有限时,就抽自己身上的血,分离出白血球,把新生物芯片注入进去。我观察它们,把它们放入迷宫,提出某些简单的化学课题,结果它们表现得极为出色。后来有一次,我忘记把实验室电脑中的文件加密就存储起来。凑巧被某些领导发现,他们猜到我在干些什么,于是一场轩然大波就此掀起,闹得可真凶哪!他们认为我的工作将导致社会安全部门钉住公司不放,还要求销毁我的成果,清除我的程序。命令我杀死白血球,天哪,简直岂有此理!”弗吉尔穿上衣服,“当时我只有一两天时间,我已分离出最复杂的白血球细胞……”

  “有多么复杂?”

  “它们上百个细胞集合成一群,每群都像10岁的孩子那么聪明。”他停了一会观察我的脸色,“还在怀疑吗?要不要我告诉你,一个哺乳动物的细胞内有多少个核苷酸对吗?我专门在电脑上编过程序,白血球里能有一百亿个核苷酸对!爱德华,它们没有巨大的身体需要关心或消耗精力。”

  “好吧,”我说,“我算是服了。接下去你还干了些什么?”

  “接下去我就把这种白血球和自己的血液混合起来,用注射器注入自己体内。”他扣上衬衫上的纽扣,没有把握地笑笑,“我为它们编制了一些程序,这之后它们就开始了自己的生活道路。”

  “你为它们编制了繁殖或复制的程序?能进化得更好吗?”我问。

  “我想它们能发展某些特性,那还是生物芯片在杆菌阶段时就具有的。白血球之间能够互相交流,它们肯定能吞食其它类型的细胞,或加以改变。”

  “你真是发疯了。”

  “但你自己见到了屏幕上的图像!爱德华,从那时起我就没有得过疾病。从前经常伤风感冒,现在却觉得自己好得不能再好。”

  “可它们在你体内总在寻找并改造什么……”

  “它们现在每一群都和你我同样聪明。”

  “我说你精神完全失常啦!”

  他却只耸耸肩。

  “他们开除了我。他们以为我会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施行报复,因此命令我离开实验室。三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我始终没有机会了解自己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么你……”我不停在盘算,“你的体重减轻是因为它们改进了脂肪的新陈代谢,使骨骼更加强壮,你的脊椎被完全重组……”

  “现在就是让我睡从前那种旧床垫也再不会腰酸背疼了。”

  “你的心脏看上去有点异样。”我说。

  “我对心脏的事倒一无所知。”他凑近屏幕并细看,“脂肪的事我是估计到的。它们改善了新陈代谢,最近我不怎么感到饥饿,其实我的饮食习惯并没有多少变化——仍然喜爱从前喜爱的那些食品——但不知怎的我变得只吃所需要的食物。我不认为它们已经掌握了我的大脑。它们肯定掌握了所有的腺组织,但不明了总体情况,你懂我在说什么吗?它们还不了解我——就是坐在这里的我,但它们肯定对我的生殖器非常了解。”

  我瞟了一眼屏幕又移开了目光。

  “哦,它们真帮了我的忙,”他猥亵地笑着说,“你知道我和美人坎迪丝搞在一起的事情吗?我当时还不太黑,外表和穿戴都挺棒。我的这些小天使让我们闹得通宵达旦,它们每次越来越聪明,越来越狂热。”笑容又从他脸上消失,“但有天夜里我发现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当时我吓得真够呛,以为事情失去了控制。我担心它们已经穿越血脑屏障并掌握了我,了解到大脑细胞的真正功能。于是我发动一场战役:我估计它们穿越皮肤的理由是:在皮肤表面上建立相互联系要比通过肌肉、内脏、血管建立联系容易得多,于是我买来石英灯……”他发觉我的诧异目光后又补充说,“过去在实验室里当我们要毁灭芯片中的细胞时,就让它们接受紫外线照射。现在我交替使用日光灯和石英灯来治疗,结果它们再也不爬出表面了,但我也被晒得够呛。”

  “你有可能会得皮肤癌。”我提醒他。

  “放心,它们会像警察巡逻队一样照管我呢。”

  “好吧,我已检查过你,你也告诉我一大堆难以置信的故事……还需要我干什么吗?”

  “我并不像表面那样无忧无虑,爱德华。我很烦恼,我想在它们掌握我大脑以前找到控制它们的途径。你想一想,它们现在成万上亿,每一个都那么聪明,还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合作,所以我算是这颗行星上最聪明的人了,但是事实上它们刚刚起步,我可不希望它们接管我的权力。”他的笑容有些忧郁,我的脊梁同样流过一股寒颤,“或是偷走我的灵魂,懂吗?我想请你想出一些限制它们的方法,比如说能把这批小鬼饿死吗?好好想想吧。”他扣上衬衫,给我一张写有地址和电话的纸条,走到键盘前,消除了屏幕上的图像,删掉所有检查的数据,“给我打电话,号码只限你一人知道,别告诉任何人。抓紧点。”

  弗吉尔离开检查室时已是凌晨三点。我取了他一些血液准备进行化验,同时握握他那双潮湿而发抖的手。他半开玩笑地告诫我:别从血液样品中摄取任何东西。

  回家前我对他的血液作了一系列化验,其结果要等第二天才能出来。

  第二天的午休时我得到了结果,同时毁掉所有的血液样本。我完全机械地像机器人在操作,几乎花了不眠的五昼夜才接受了检验的结果。他的血液看起来完全正常,但仪器认为他受到了感染:白血球和组胺数都极高,我直至第五天终于确信了这一点。

  盖儿在我之前回到了家,那天晚上本该轮到我做饭。她往家庭影视系统塞进一张从幼儿园带回的光盘,让我欣赏学龄前儿童们创作的彩色图画。我默默地看着又默默地和她一起进了晚餐。

  夜间我做了两个噩梦,梦境表示我已承认了这些事实。我辗转反侧,把被单揉得一塌糊涂。在第一个梦中我梦见超人的母亲克利泼顿行星在毁灭,亿万个超人天才在火焰中死去。这个梦多半是由于我毁去了弗吉尔血液的样本而做的。

  第二个梦更为荒唐:我竟然梦见大纽约市在强奸一个妇女。梦境结束时她生下许多小城市胚胎,全都包着半透明的的囊膜,浸泡在难产的血液中。

  第六天早上我给弗吉尔挂了个电话,铃响到第四声时他才去接。

  “我已有了些结果,”我说,“不过不是结论性的,我想和你当面谈谈,别在电话里。”

  “好的,”他说,我听得出他的声音困乏,“我现在在家里。”

  弗吉尔的住宅在湖滨一幢豪华高层建筑里。我乘上电梯,在电梯中一面聆听音乐一面观赏广告全息图,那里向人们展示各种商品、待租空房以及本周楼内主妇可参加的社会活动。

  弗吉尔本人开了门,他以手势邀我进去。他身穿格子长袍,长长的袖管,趿着一双家常便鞋,手中握有一个熄灭的烟斗,默默地穿过室内坐在软椅上,手指不停地捻转烟斗。

  “你被感染了。”我说。

  “是吗?”

  “这是我从化验中能得到的一切,我无法申请到使用电子显微镜的许可证。”

  “我并不认为这是感染,”他说,“不管怎么说它们是我自己的细胞,这也许只是……它们存在的某种象征,很难希望我们一下子就能搞清楚一切。”

  我脱去外衣。“听好,”我说,“你已使我越来越为你不安了……”

  可他脸上的表情迫使我噤口无言了——这是一种奇怪的狂热的幸福感,他眯紧眼睛望着天花板,噘起嘴唇。

  “你怎么啦——喝醉了吗?”我问。

  他摇摇头,然后又很慢很慢地点点头。“我在聆听。”他说。

  “听什么?”

  “我不知道。这根本不是声音……就像音乐一样。这心脏,这血管以及所有在动脉里和静脉里流动的血液都在翻腾……是血里响着的音乐。”他用忧郁的眼神望着我,“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

  “我今天轮休,不过盖儿在上班。”

  “能留下来陪陪我吗?”

  “大概行吧。”我耸耸肩说,然后我以怀疑的视线扫射房间的每个角落,企图寻找成堆的烟蒂或包着麻醉剂的纸包等等。

  “我不会干蠢事,爱德华,”他说,“也许我是错的。不过我觉得有件大事正在发生,我捉摸它们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我专注地盯着他,他却完全不注意我,像是某种内在的过程整个俘虏了他。当我请求来杯咖啡时,他只是朝厨房方向挥挥手。我烧了一壶开水,从柜橱里拿了一罐速溶咖啡,带着杯子回到原处。弗吉尔依然干瞪着眼坐着,头部左右晃动。

  “你总是明白无疑地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人的,对吗?”他问道。

  “多半是这样吧。”(待续)马少皇图

  “妇科医生,就是你踏上生活的正确一步,你没有走错……而我就不一样。我有目标,但我却不知道方向。好似一幅没有道路的地图,仅有地理位置。还有我总是藐视一切,对所有人都这样,除了我自己。我甚至对科学也抱有这种态度,科学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手段。我很奇怪自己居然能有如此出色的成就……我甚至恨自己的父母。”

  他突然紧抓软椅扶手。

  “你有点不舒服吗?”我问道。

  “它们正在和我谈话。”说这话时他的双眼是阖着的。

  有一小时左右他像是睡着了,呆若泥雕。我给他号了号脉,跳动得均匀有力。我又摸摸他的前额——微微有点凉意——后来我去给自己煮了咖啡。当弗吉尔最后睁开眼睛时,我正由于无事可做在翻阅杂志。

  “真无法想像时间对它们是如何流逝的,”他说,“它们总共不过花了三四天工夫来理解我们的语言和人类文明的主要观念。现在它们正继续熟悉我,直接和我对话,就在当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弗吉尔说,有好几千个探索者接通了他的神经元,但连他自己也搞不清其中的细节。

  “你知道吗?它们的工作效率高得要命,”他补充说,“不过至今还没对我造成伤害。”

  “我应该送你去医院。”

  “医院能干什么呢?你想出了什么办法来控制它们吗?它们毕竟是我的细胞啊。”

  “我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可以设法饿死它们,只要找到它们在新陈代谢中的区别……”

  “我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真想摆脱它们,”弗吉尔说,“它们又没对我干什么坏事。”

  “这你怎么能肯定?”

  他摇摇头,然后竖起一根示警性的手指。

  “肃静!它们正在企图掌握空间概念,这对它们是极不容易的。过去它们是按照化学物质的浓度在确定距离,对于它们来说,空间就好比是滋味的强度而已。”

  “弗吉尔……”

  “听着!好好想想,爱德华!”他以激昂的口吻说,“看吧,我体内出现大事啦!它们在通过体液相互联系,在透过细胞膜传递化学信息。它们在制造什么新的东西——是病毒吗?用来运送存储在核酸链里的数据。它们可能具有RNA的形式……我就是这么编程的……但还有原生质状的结构……也许这就是你的仪器认为存在感染的原因——它们都在我的血里聊天,交换信息和体验,有同级的,有上级的,也有下一级的。”

 第1页/共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