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大西洋底来的人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37 大西洋底来的人 下载链接

2010-08-27  [美] 梅奥·西蒙  科幻小说  人气:8249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4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目 录

第一部 麦克·哈里斯

第一章 这是谁
第二章 初次相识
第三章 “埃尔克河号”
第四章 水下王国
第五章 套不住的手
第六章 签字

第二部 不速之客

第一章 太空船降临
第二章 潜水员之迷
第三章 麦克被击倒
第四章 “我是你们的朋友”
第五章 这是政府的命令
第六章 堕入爱情的圈套

第三部 大水母

第一章 巴林海湾的盛会
第二章 遗传工程的危机
第三章 “三叉戟”与“进贡”
第四章 “只剩了一只鸡蛋”
第五章 站在断头台的利斧下面
第六章 咎由自取

第四部 巨人

第一章 海底漏了
第二章 偷黄金的人
第三章 黄金世界
第四章 胜利归来

第五部 科学狂人

第一章 微波融雪器
第二章 讹诈
第三章 “海鲸号”返航
第四章 新的问题
第五章 奇特的浮游生物
第六章 楚科奇海探险
第七章 舒拔的圈套
第八章 麦克的决定
第九章 摧毁微波融雪器的战斗

第六部 怪鹰之谜

第一章 神秘的事故
第二章 肇事者
第三章 海底地窖
第四章 圈套
第五章 阴谋
第六章 神鹰飞了

第七部 人鱼之歌

第一章 奇怪的声波
第二章 神秘的失踪
第三章 漏网的鲨鱼
第四章 狡猾的审讯
第五章 勇敢的麦克

第八部 智服“泥虫”

第一章 失去控制的“泥虫”
第二章 堕入了无底深渊
第三章 海军部的命令
第四章 探索
第五章 得而复失
第六章 书商与舒拔
第七章 “朋友,你可以回去了”

第九部 双头怪

第一章 至高无上的神
第二章 铁弹筒
第三章 贪婪的莫尔顿
第四章 “海王”失踪了
第五章 “魔鬼”的真面目
第六章 意外的重逢
第七章 “你别再装神弄鬼了”
第八章 舒拔的悲剧

第十部 真假麦克

第一章 比利仲斯
第二章 麦克思乡
第三章 可爱的贝汀娜
第四章 幽会
第五章 孪生兄弟见面
第六章 麦克是个幸运儿
第七章 大海的召唤

第十一部 贾志伟

第一章 神秘的药水
第二章 “坟墓”里相会
第三章 黑盒子
第四章 贾志伟的苦恼
第五章 卡伦德尔的转变

第十二部 放电人

第一章 亨利之死
第二章 “大西洋底来的人”
第三章 比佳的爱情
第四章 三人行动
第五章 “我们不去第一银行了!”
第六章 各有归宿

第十三部 神气的孢子

第一章 海洋迷
第二章 密码电话
第三章 太空船失事
第四章 蓝色的硬币
第五章 冷死我了!
第六章 死里逃生
第七章 神奇的孢子
第八章 一场骚乱
第九章 最后通谍
第十章 返回家园

第十四部 童叟马利

第一章 序言
第二章 快乐的新伙伴
第三章 奇异的笑声
第四章 撤出海沟
第五章 出乎意料
第六章 寻踪索迹
第七章 回心转意

第十五部 罗密欧和朱丽叶

第一章 倒转的时间
第二章 冤家路窄
第三章 起死回生

第十六部 水晶世界

第一章 水晶世界
第二章 “未完成狂想曲”
第三章 基布洛异形人
第四章 金蝉脱壳
第五章 “麦克,你又胜利了!”

第十七部 幸福岛

第一章 绑架
第二章 幸福之岛
第三章 “带她洗个矿泉澡!”
第四章 拯救人类的方舟
第五章 “但愿她能成功!”




第一部 第一章 这是谁

  阴云密布,狂风怒号,滔天的大浪冲击着海岸。海草、杂鱼、各种水生物被涌上海滩,在狂风中飘滚、颤动。一道嶙峋的峭壁在海边耸起,俯视着无边无际的滔滔大洋。
  一条破木船搁浅在岸边,孤零零地忍受着风浪的抽打。
  船上写着几行日文。孤船的旁边,一条被海浪选到沙滩上的小鲨鱼,发出刺耳的哀叫。
  在任暴的风浪里,野生的海带漂忽不走,有些在海浪里起伏深沉,有些被刮到海滩上,任凭酷热的蒸腾。
  狂风渐惭地停了下来,无边的海洋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位游者带着他的孩子和一条长毛狗,在海滩上漫步,寻找五光十色的贝壳。突然,在—堆乱糊糊的海带里,他发现了一个人。这人痛苦地翻滚着,不停地呻吟。一只乌黑的手从海们里慢慢伸出,长毛狗惊恐地狂吠乱叫。
  淤者急忙过问,向警察局报告。
  一辆警车疾速从海滩返回,把那个似乎受伤的人送进了圣·冯莉医院。
  年轻的住院医生肖,身穿白大褂,匆匆走进宽敞的急诊室里。从海边救来的那个人躺在床上,脸色青紫,呼吸困难,从气管里发出短促的、呼噜呼噜的声音。实习医生亨利和伍尔纳站在夯边,面面相减,束手无策。
  “怎么样?”肖问。
  “他是在海边发现的,已经冻得发僵,也许是淹的。”亨利回答。
  “为了恢复他的呼吸功能,我们给他输了不少纯氧,”
  尔纳说。“他的血压七十,脉搏每分钟五十,十分虚弱。”
  肖检查了一下病人,说:“唉,脸这么紫。我们尽量想办法抢救吧。我想首先得用GVP,然后给他输道巴明,再给他五百毫升的D5 ……”他停了一会儿,接着说,“现在开点滴剂,每分钟三十滴,这可以帮助他复苏。另外,请拿一部手提x光胸部透视机来,把心电图技师也叫来。”他转过身问伍尔纳,“他吐过吗?——吐血?——吐出来没有?”
  “给他喂过点水,”伍尔纳说。“他现在好多了。我检查了气管,没有什么堵塞的东西——他的头部受了伤,好象被什么东西撞过。”
  “你检查了他的眼睛没有?”肖问。“他可能患起立性调节障碍。”
  当伍尔纳检查眼睛的时候,肖转身对护士朱丽说:“请给我一升盐水,把他的眼皮扒大一点。”
  达时,护士乔娜在给院部打电话:“我们需要一部斯达托式的心电图机和x光胸部透视机。”
  “还要一部照骨骼的相机和一些胶片,”肖赶紧插上一句。
  “他的眼睛怎么样,伍尔纳?”肖问。“眼球萎缩还是瞳孔放大?”
  “完全正常……”伍尔纳回答。
  “很好!”肖说。
  “瞧,他的眼睛真怪……”伍尔纳扶着他的眼皮说。
  肖瞟了伍尔纳一眼。然后自己也观察了一番,困惑地说,“噢,难怪你感到奇怪。”
  亨利正准备给他作静脉输液,突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惊异地说:“看,这是什么?”他拾起这人的黑手。肖怔怔地瞅着,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
  “先想法让他呼吸吧,”肖说。
  病人的脸色死灰,不停地抽搐,微弱地吐着气。医生在他的喉部和胳膊上又挂上了许多输液的管子。
  x光技师来了,给病人拍摄各种检验用的照片。急诊室一片寂静,只听见x光机的咔嗒声。
  病人越来越危险,肖一筹莫展,于是他问伍尔纳:“伯克利医生呢?”
  “他到上校家参加鸡尼酒会去了。”
  “快去把他请来。”
  在纽沃尔上校家的客厅里,杜格·伯克利医金和他的女友伊丽莎白·玛莉博士正在和一群衣着考究的太太们闲谈。
  参加酒会的男人——大多是海军军官——穿着黑色的西装,白衬衣,黑领结,显得格外庄重。只有个别几个人穿着海军的军服。
  上校夫人从人群中穿过来,走到伊丽莎白和杜格的身边。
  “伯克利医生,您的电话。”
  杜格把手里的饮料放在伊丽莎白的手上,说,“小姑娘,请先给我拿着,”然后,他跟着纽沃尔夫人,从热闹的人群中消失。
  一个名叫菲尔·罗思的年轻军官,穿着整齐的少校军服,来到伊丽莎白的面前。他半开玩笑地对伊丽沙白说:“喂,博士,现在蛙类和狗类的境况如何?”
  伊丽莎白芜尔而笑,说:“全都进化成海豚了——你最近怎么样?”
  “很好。你想不想离开这里?”罗思问。
  “不,找还有点事儿。”伊丽莎白回答。
  “你最近好吗?……”罗思望巷伊丽莎白,似乎有什么隐衷,欲言又止。
  “我很好,”伊丽莎白说,她看看罗思,两人的目光碰到了一起。
  杜格在电话间里打着电话,显得很不耐烦。“什么?什么症状?——噢,请说下去。——好,我马上就来。”
  杜格悻悻地回到客厅。这时罗思正在激动地跟伊丽莎白发表议论:“……所以,我正在考虑海军的工作及其预算,考虑我自己能做些什么——这些都是叫人绞尽脑汁的问题。”
  杜格走过来,打断了他的谈话。“对不起,伊丽莎白,我有急诊,一个病人似乎忘了该怎么呼吸。是我开车带你回家还是……”杜格瞟了罗恩一眼。
  “忘了该怎么呼吸?”伊丽莎白诧异地问。
  “你感兴趣吗?”杜格问道。
  “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7 ”伊丽莎白又问。
  “当然可以。我们现在就走吧。”杜格愉快地回答。
  伊丽莎白刚要之,罗思一把把她的手抓住:“伊丽莎白,我能跟你单独说句话吗?”
  “菲尔,太匆忙了……”伊丽莎白说。
  “只要一分钟就行。”
  “真对不起,菲尔。因为有急诊……请你把我们的情况向主人解释—下,好吗?”
  罗恩呆呆地理首她,足足有一分钟之久,然后才点点头说:“当然可以。”
  伊丽莎白向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说:“啊,菲尔,我衷心地祝贺你。”
  伊丽莎白和杜格向大门走了。
  “他是谁?”杜格问。
  “菲尔·罗思,”伊而莎白回答。“他是最近提升的‘海洋探索’号潜艇的艇长。‘海洋探索’号是海军一般超级潜水科研船。我想,他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个事儿。”
  非尔·罗思在客厅里目送着他们离开。他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犹如一个热恋中的男子失去了心爱的人,失望和惆怅在啮咬着他的心肝。
  杜格的汽车风驰心掣般地驶到医院门口。这时已是深夜,医院里灯火通明。杜格和伊丽莎白径直往宽敞的急诊室走去。
  肖打开观察台的灯,把病人的x光照片放上去请杜格审视,一边嘴里说道:“这一切,你简直无法相信。”
  杜格、伊丽莎白和肖医生静静地观察者这从未见过的、奇异的X光照片。
  肖医生小声问伊丽莎白:“你也是这儿的医生吗?”
  “我是从海军来的。”伊丽莎白微微抬起头,媚然一笑。
  杜格审视X光照片之后,把台灯关上,说:“你们有手提式x光胸部透视机吗?请最好冉拿一抑来。”
  “早就拿来了,”肖医生说。“你看看,这是另一部拍的片子。”
  杜格转过身,把灯开亮。他说:“他的肺部长着奇怪的软组织。我想这家伙一定非常奇特……可是,既然他肺是这样,他怎么能在大街上走路呢?”
  当他们两人研究x光照斤时,伊丽莎白一个人默默地来到病人的床边。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病人。病人被托在一个支架上,脑袋底下放着一盏大灯,犹如一个正在被烘烤的火鸡一般。他的身上连接着各种液管和测试的仪器,帮助他呼吸的机器发生嘈杂的响芦。他的腿被紧紧扎住,脸色青紫,呼吸时嘶嘶作响,似乎里面有汽泡的声音。显然,他已经休克,正在走向他自己的末日。他有一只手还能勉强地移动一下,手指似乎在搜索什么似地不停地蠕动。伊丽莎白仔细地看了看他的黑手和紫脸,脸部的皮肤因为干燥而龟裂。她感到惊奇而困惑。
  “为什么他不出汗?”伊丽莎白问。
  杜格在房门口答道:“我并不觉得这有多大关系。”
  伊丽莎白并不甘心,她接着问道:“你能作—个皮肤活组织的检查吗?”
  达时肖医生也来到病床旁边。他说:“我们最好把他送到州医院去。”
  杜格说:“伊丽莎白,一个人的肺这样干燥,恐怕谁也对他无能为力。”
  “假如他本来就是那样呢?”
  杜格转过身来,惊讶地望着伊丽莎白,间:“你说什么?”
  伊丽莎白没有回答,她转向肖问:“他是在海边被发现的吗?”
  “是的,”肖医生说。
  “杜格,我想看看他的支气管,行吗?”伊丽莎白说。
  “你肯定不想再回去参加酒会了?”杜格轻声地问。
  伊丽莎白自信地重复说:“我想看看他的支气管,杜格。”
  伊丽莎白聚精会神,在支气管窥镜前仔细观察,她一边观察,一边说:“我正在观察左边支气管的底部,现在看到了他的肺组织……”她突然停下来,脸色骤变。
  “伊丽莎白?”杜倍小心地间。
  她拾起头,大声说:“赶紧叫一辆救扩车来。”
  “怎么回事,伊丽莎白?”杜格又问。
  她一边转动窥镜,一边说:“如果我告诉,你决不会相信。请赶快叫—辆救护车来。”
  “唉,如果你有什么见解……”杜格喃喃地说道。
  “这个人正在死亡,我知道怎么救他。”伊丽莎白对护士说:“立即把灯关掉,把身上的各种管子和仪器全部撤下来。”
  肖医生如堕五里雾中,疑惑不安。他说:“我们不能把他交给你。”
  伊丽莎白强忍住心中的愤怒,低沉而严肃地说到:“从这里到门外只有二十英尺,先生,要么你帮助我,要么我就一个人干。”
  “博士,我们不能……”
  “我一定要把他送走!”
  肖医生望着杜格,似乎在请求他的支持。杜格盯着伊丽莎白。垂危的病人正在艰难地呼吸。
  杜格冷静地对肖说:“你就听这位小姐的安排算了。”
  救护车很快开来了。伊丽莎白和杜格把垂危的病人抬到车上,吩咐司机立即开车。在空旷的大街上,救护车飞速急驶,一排排房屋向后倒去,所有的十字路口都开灯放行。
  “小姐,我们开到什么地方”司机问。
  伊丽莎白正把病人身上的最后一根管子拔出来,她对司机说:“找最近的路,开向海边。”
  司机机眨了眨眼睹,感到十分困惑,他开了三十年的救护车,从未碰到过这种事:把一个垂危的病人送往海边!但是,他仍然加大了油门,救护伞以每小时一百四十公里的速度向海边奔驰。
  救护车风驰电掣般的飞驶,掠过看守人的小屋,穿过空荡荡的海滨停车场,压过一片草地,冲过停靠游艇的码头,一直开到海边的沙滩。偶尔涌上沙滩的海浪在车前激起一片片水花。
  伊丽莎白跳下车,打开车的后门,跟杜格一起,把病人抬进大海。他的险朝下,爬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波浪的冲刷。伊丽莎白脱下外衣,托起他的肩头,一边划水,一边将他往海里推去。她心情紧张,似乎等待着奇迹的发生。
  杜格站在岸上,司机从驾驶室里钻出来站在他的身边,他们好奇地观看这场从未见过的抢救病人的场面。
  伊丽莎白的薄绸便服紧贴在身上,金色的长发在水中漂她的身影丰满而匀称,真象是一位海中的仙女。
  过了一会儿,病人慢慢地转过脸来。他第一次睁开了眼睛。
  波浪不停地向他袭击,但波浪的拍打反而使他更觉愉快。
  他那金属似的绿眼睛闪闪发亮,凝视着在他身边游泳的漂亮女郎。他觉得她友好和善——她挽救了他的生命。
  伊丽莎白十分高兴,忍不住自己笑了起来。事实证明,她的判断是正确的:这是—个只能在水里生活的人。现在,这个差一点死去的人,正在水里缓慢而均匀地呼吸。
  这位只能在水里生活的人名叫麦克,他年轻英俊,气度不凡。由于海水的滋润,他的脸已经不再青紫,手也已经不再是黑色的了。这时,他正在从水里把手向伊丽莎白伸去。
  仰丽莎白划了几下水,紧紧地把它握住。
  一个因救活了别人而高兴,一个因被人救活而感激,两人久久地握着手,象是多年未见的朋友。




第二章 初次相识

  天是蓝的,海也是蓝的。海浪冲刷着海岸,拍打着岸边的军舰。在海湾深处,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白色建筑。建筑物的顶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天线,有些俯视着大海,有吐仰望着蓝天。建筑物的大门旁边挂着一块精致的牌子:“海军海洋研究中心”。
  研究中心主任名叫杜威·皮尔斯,五十来岁,是一位身经多次海战的海军少将。他蓄了一头白发,银色的八字胡向两边翘起,格外精神。他目光炯炯,一看你,就会给你增添力量;他目光深隧,要想在他面前撒谎,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天,他乘了一辆装有空调的黑色“奔驰”牌轿车,早早地来到研究小心的办公大楼。他刚走进巨大的玻璃门,一辆式样别致的微型小电车立即停在了他的面前。微型电车载着他在弯弯曲曲的走廊里穿来穿去,最后停在一个紧闭的门门外边。他按了下按钮,门自动打开。
  这是—个十分宽敞的办公室,正面墙上是一个很大的电视屏幕,四周放着复杂的电子计算机,各种颜色的指示灯闪闪发光。将军在一张皮椅子里坐下,注视着电视屏幕。
  这里是研究中心生理实验空的观察室。在这里,一切生理实验都可以一目了然。
  今天,皮尔斯将军专门来观察一个奇异的新入伍的海军的训练。—个肌内健美、只穿着工作短裤的海军新战士在屏幕上出现了,他身上连着各种仪器,帮助呼吸的仪器罩在面上。他就是被伊丽莎白救活的那个怪人,伊丽莎白叫他麦克·哈里斯。
  突然,话筒里传来了伊丽莎白消脆的嗓音:经过两星期训练之后,他已能离开水池在岸上呆一会儿了。现在我们马上要开始生理研究。”
  话音刚落,屏幕上就出现了难以理解的图表和统计数字。
  将军悠闲地坐在那里,不露声色。房间里所有的研究人员都想知道他的反应,但谁也不知道他正在想些什么。将军的助手安利斯上尉站在后面,深恐将军不耐烦起来。他对走进来的伊丽莎白挤挤眼,意思是:“不要来打扰将军。”
  伊丽莎白双手叉在胸前,态度平静,用专家般的口气说:“实验数据表明,这种类似人的生物,只能在陆地上生存极短的时间,他的眼睛对于光极其敏感,因此我们为他准备了一副变色眼镜,他在陆地上极易疲劳,只要稍微出点力,就感觉累得要命。为外,我们还发现,只要离开水十二叫计,他在生理上就要山现一系列的衰退现象。”
  这时屏幕上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镜头,形象地证实伊丽莎白的结论。
  将军看到屏幕上一只手处于初期的脱水阶段,“初期的症状是手的颜色发生变化,开始变棕,最后变成黑色。在十六到二十个小时之内,如果不能回到水里,他的皮服就要严重龟裂,呼吸困难,心脏收缩,接下去便是死亡。”
  安利斯神经质地打断了伊丽莎白的解释:“博士,也许我们应该结束这样的叙述。将军他……”
  “将军他觉得非常有趣,文利斯,”将军诙谐地说,左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白须:“讲下去,博士,慢慢地讲。”
  伊丽莎白受到鼓励,语气更为坚定。她接着说:“不过,一到了水里,情景就完全不同了。”
  屏幕上显示出一个非常引人的景象:他正在水池里嬉戏,象一只海豚在海里游泳—样自由自在。
  “看来他十分习惯于水里的生活。在水里,他力大无比,灵敏异常,”伊丽莎白解释说。
  这时屏幕上又映出了他的躯干,他的灵巧发光的臂膀,他的有蹼的双手,他的闪闪发亮的绿色眼睛……
  伊丽莎白继续解释:“在人类长肺的地方,他长有鳃一体的膜,他的皮肤和人相似,但又具有白海豚的某些特点……”
  安利斯上尉显出不相信的神态,但将军却仍然十分认真地听者。
  “他的皮肤里没有角抗层吗?”
  “没有。”
  将军点点头。
  “他的双手有蹼。眼睛跟猫眼一样,在黑暗的海底,他什么都能看见。”伊丽莎白不慌不忙地解说。
  “你现在把他放在什么地方?”安利斯问。
  “目的他正在试验池里。他跟我们非常合作。不仅我们对他很感兴趣,同样,他对我们也很感兴趣。”
  屏格上,一双绿色的眼睛正凝视着伊丽莎白的肩膀。她接着说:“他虽不说话,但他有发音器官,并且显然能接受知识。”
  将军站起来,走到伊丽莎白面前,在她漂亮的脸蛋上吻了一下,说:“谢谢你,小姐。感谢你卓有成效的研究。”
  将军走了出去,安利斯紧紧跟在后面,高级皮鞋踏在木条镶嵌的地板上,发出消脆的咔咔声。
  不久,在实验室里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一天,助理员斯托克,穿着白长大褂,拿着实验记录,来到实验室里。他听见一阵蹬车的声音,就说:“算了……你不要再蹬了……”但他一抬头,立刻现出了惊惶的神色。蹬车还在机械地转者,但蹬车的人已经无影无综,只有后面的窗户开着。
  这时,麦克·哈里斯戴着变色墨镜,正在街上许多穿海军工作服的青年士兵中徜徉。他年轻健壮,皮肤滋润,走路轻松,到处东张西望,欣赏着这个新的世界、新的人们。
  他在路中间走着,卡车来了,所有的士兵都到便道上去了,唯独麦支继续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着,卡车不得不在离他只有两英尺的地方紧急刹车。司机对着他大骂一通,但他却只是瞅着他,一言不发。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给卡车让路了。但是汽车太多,—辆接一辆地驶来,喇叭声此起彼伏,使他应接不暇,非常困扰。与是,他转过身,沿着大街往回走去。
  麦克·哈里斯在大街上疾步而行,根本不理睬路口的灯光信号。街对面有个别致的小房子,这里是电话间,引起了他的注意。麦克正在张望酌时候,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十分好奇,便闪身走了进去。万万没有想到,门在他的背后自动关上了。电话叮铃铃地响起来。他困惑地看了看电话机,拿起了听筒。
  听筒里传来话务员的声音:“请等一等,你要付超时费,一美元。”“喂,你是要华盛顿州西雅图的那个人吗?喂?喂?”
  麦克不知所云,失去了对电话的兴趣。他把听筒放回原处,想走出去,但门关得死死的,他无法打开。话务员的声音仍然可以从话筒里隐约听到。门上的“推”或“拉”字对他毫无意义。他十分着急,使劲摇打电话间的墙壁,但毫无用处。
  正当他无可奈何之时,一个小孩来打电话,把门打开了。他瞟了小孩一眼,没等小孩进来,便匆匆忙忙头也不回地向海洋研究中心走去。
  斯托克见到麦克回来,喜出望外。麦克的失踪,把斯托克吓坏了。他立刻报告了司令部,要求出动警察部队搜索这个自行离去的怪人。现在麦克回来了,他当然商兴。他抓起电话向将军报告:“麦克·哈里斯自己走着回来了。他一进屋,不顾一切,脱下衣服就进了水池。”
  麦克的自由行动引起了皮尔斯将军的关注,他把伊丽莎白叫到了司令部,要求她报告对麦克的研究结论。伊丽莎白打开观察记录,详细地介绍说;“他每天的食物是海带和其他海洋生物。来自什么地方7 一直是个谜。根据实验,他患有健忘症。他能懂不少东西,但却不说话。在心理上,他自始至终都相当冷静,即使情绪激动时,也竭力加以掩饰。”
  伊丽莎白介绍完后把她每天观察积累的零星资料,全部送到了国防部的WRW 12000 型电子计算机里。计算机哒哒哒地响着,人们急切地读着上面所传递的信息:“……
  大西洋海底……最后的……公民……?”
  伊丽莎白说:“现在还不能确定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坦率地说,根本不知道是否还有和他一样的人。”
  人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到将军身上,期待着他的决断。
  将军理了理银白的头发,慈祥而严肃地说:“博士,我们国家最有才华的科学家设计了一种组合式水下处置,可以从两万英尺的海底吊起两千吨重的东西,可以追踪海底六英里以下的目标,可以把潜水员送到三千五百英尺的水下并把他们接回海面,你那个奇人也能到这样深的酒底去吗?”
  “这我不能肯定。”伊丽莎白说,“我们从未实验过,因为我们没有这笔试验经费。”
  “那好,现在我就把经费批给你。”将军一边说者,一边站了起来:“我想,我还是应该见见他。”
  将军的决定,恰恰是伊丽莎白·玛莉博士心里的愿望。
  她多么希望让华盛顿的官员了解他们进行的这件工作的意义,给予更多的支持啊。伊丽莎白陪着海军少将皮尔斯接见“大西洋底最后的公民”。她指指身边的海军少将和安利斯,和额悦色地说道:“麦克,这是海军少将皮尔斯。他特地从华盛顿起来,想见见你。他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能给你很多帮助。”然后她又转身对将军说;。我们叫他麦克·哈里斯。”
  将军热情地向麦克伸出他的大手:“年轻人,你好!”
  麦克默默地瞧着将军,不露声色,即使在极其轻松的情况下,他的眼睛也充满深造而神秘的光彩。然而,将军也有他自己的力量,他也不动声色地用眼睛凝视着麦克。
  最后,将军转过身对伊丽莎白说:“我想了解一下他的速度、灵敏、耐力和力量,尽快测试出来。”
  将军转身走了,安利斯留了下来,他说:“将军希望我协助你们把他管好。”
  伊丽莎白瞧着将军的背影,向安利斯问道:“上尉,你认为将军的主要兴趣是什么?”
  “当然是国防。”安利期回答。
  伊丽莎白看上去有些困惑和不快。她望望麦克,麦克正在好奇地看着她。

 第1页/共4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