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猿猴世界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16 猿猴世界 下载链接

2010-09-19  [法] 彼埃尔·布勒  科幻小说  人气:1574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7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目 录

第 一 章 太空玻璃瓶
第 二 章 登上梭罗尔星
第 三 章 美丽的女神
第 四 章 原始人的俘虏
第 五 章 猴子俘虏了人类
第 六 章 笼里的囚徒
第 七 章 猴所长姬拉
第 八 章 人种试验
第 九 章 原始的性爱
第 十 章 奇异的进化
第十一章 正直的猴学者
第十二章 成了动物的教授
第十三章 人对猴子的演说
第十四章 训练人种
第十五章 会说话的瓷娃娃
第十六章 模仿不是创造
第十七章 残酷的高科学
第十八章 新人种的始祖
第十九章 机场冒出猴少校




第一章 太空玻璃瓶

  吉思和菲丽丝离开自己居住的星球,去宇宙中度假。

  在那个时代,行星间的旅行司空见惯,在恒星系间往来也不新鲜。吉恩和菲丽丝乘坐一艘球形飞船,外壳——也就是帆——轻得出奇、薄得出奇,在光辐射压的推动下游弋太空。这样一种装置,如果自由进入一个星球附近——当然也不能太近,免得重力场过强——的话,总是沿着这个星球的反方向成直线前进。吉恩创造了一种非常巧妙的控制航向的方法:船帆里面加了一系列黑帘,可雌随意卷起或者展开,以改变球面的反射力,从而调整光辐射压的总强度。飞船的塑料外罩也可以随意膨胀或者收缩,当吉思想加快速度的时候,球体可以达到最大直径,使接收辐射流的表面积增大,飞船以极快的速度前进;要减速的时候,吉恩就按一下电钮,飞船便缩小,这时,光的利用几乎等于零,飞船只剩下了自己的惯住,就象被一根无形的线牵着悬挂着在空中的小球一样。

  吉恩还知道许多宇航员们规为绝技的窍门儿,比如利用行星或一些卫星的阴影让飞船拐弯。他把这些窍门教给菲丽丝,使她变得几乎同样地灵巧,甚至常常比他还大胆。当菲丽丝握着操纵杆的时候,她有时作折线飞行,直跑到星系的边缘,而根本不顾磁暴扰乱了光波,使飞船像一片核桃壳似地摇晃。吉思有两次被磁暴猛然惊醒,生气地夺过舵杆,紧急地起动那个只在危险情况下才能使用的辅助火箭,好尽快地抵达航空站。

  一天,吉恩和菲丽丝并排躺在飞船中间,任太阳的光线照在身上,充分享受着假期的欢乐;满脑子只有对菲丽丝的爱情。菲丽丝侧身躺着,注视着浩瀚无际的宇宙,朦朦胧胧地沉浸在虚无的宇宙感之中。

  突然,她从梦幻中醒来,皱着眉头坐起身:一道奇异的闪光射破虚空,过了几秒钟,又是一遭闪光,就好象是从一个发亮的物体上反射出来的一道光。吉恩警觉起来,拿起望远镜,对准了那个神秘的东西。

  “这东西不太,”他说,“好象是玻璃的……。让我再看看,越来越近了,它比咱们走得快。没准儿是……”

  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他剐放下望远镜,菲丽丝马上又抓了起来。

  “这是一个瓶子,亲爱的。”

  “一个瓶子?”她用望远镜看着说:“是个瓶子,我看得清清楚楚。透明玻璃,带着塞子,还有封印。里面有白色的东西……,是纸!是手稿,肯定是手稿!吉恩,咱们得抓住它。”

  吉恩熟练地把飞船驶向了这个奇怪物体的轨道。然后减低速度,这时,菲丽丝已经穿上了密闭飞行服,从双层舱口钻出了外罩。她一手拿一根绳子,另一只手挥着一把长柄的斗杓,准备捞瓶子。

  遇到各种奇异的物体,这不是第一次了,捞构也已经用过好多次了。在菲丽丝的网篮里,已经收集了一些粉碎了的行星碎屑、来自宇宙深处的明石和人类征服空间初期发射的卫星碎片。她为这些搜集品感到十分骄傲,但瓶子可是第一次碰到,何况还是装有手稿的瓶子呢(对这一点,她确信无疑)。她焦急不安,全身战栗着,象一只被缚在细线上的蜘蛛那样舞动着手脚,对着话筒向同伴呼叫:

  “再慢一点儿,吉思……。不,再快点儿,瓶子要超过我们了!左舷……,右舷……,就这样……,好,捞到啦。”

  她得意地叫了起来,带着捕获物回到舱里。

  这是一个很大的瓶子,颈日密封得很仔细,里面装着一个纸卷。

  “吉恩,砸碎它!”菲丽丝跺着脚嚷道。

  吉恩用锤子砸碎了瓶子,展开了纸卷。这是许多张薄纸卷在一起的,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地球文。吉恩曾经在这座行星上研习过地球文,对这种文字非常熟悉。

  ……我把这部文稿托付给宇宙,并非为了求救,而是因为这也许有助于避免一场威胁着人类的可怕的灾祸。愿上帝怜悯我们……

  “人类?”菲丽丝惊奇地重复着。

  “上面这么写的,”吉思说,。你另口打断我。”接着,他叉读了下去。

  ……至于我自己——尤利斯·梅鲁,我已经带着全家乘宇宙飞船出发,我们可以继续生存多年。我们在飞船上种植蔬菜、果树,饲养家禽,我们什么都不缺。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找到一个能容纳我们的行星。这里,我要源源本本讲述自己的逼遇。

  公元2,500年,我和两个同伴一起乘坐宇宙飞船,准备飞往超级巨星参宿四所统治的空问区域。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地球上从来有过的最庞大的计划。参宿四,也就是我们的天文学家们称作猎户座a的,离我们的行星大约有三百光年粤耍它在很多方面引起了注意。首先是它的体积:直径是太阳的三百到四百倍;其次是它的亮度:这是猎户座里最大最亮的星,虽然很远,但在地球上用肉眼就能看见;还有它的光线的性质,它发出绚丽的红光和橙光;最后,这个星球的亮度因时而变,这是由于它的直径变化所致。总之,参宿四是一颗动人心弦的星。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远的星球呢?这是博学安泰勒教授执意这样做的。作为这次行动的主要组织者,他为此投入了自己巨大的财产;作为航行负责人,他又亲自设计了飞船,领导了飞船的制造工作。航行途中.他向我解释了选择的理由;“我亲爱的尤利斯,到参宿四,不比到另一个近得多的星球难,时间也差不多一样长,比如到最近的半人马座去。”

  “可最近的半人马座离我们只有四光年。而参宿四……”

  “三百光年,这我知道。可到那里不用两年的时间就足够了,面到半人马座附近的时间只少那么一点点。因为您习惯了我们行星上的弹道曲线飞行,这种巡航速度很低,和咱们现在的速度无法相比……。好,现在我该谈谈咱们这艘飞船了。

  “我有幸研制了这些性能完善的火箭,咱们的飞船才能以对一个物体来说难以想象的最大速度在宇宙中飞行,这就是说,以光速减去£的速度飞行。”

  “减去£?”

  “我是说这个量接近无限小,比如十亿分之一左右,”

  “是,”我说。“这点我明白。”

  “您还知道:当我们以这个速度运动耐,我们的时间和地球的时间就有了明显的差距,速度越快,差距就越大,说说现在吧。我们的谈话不过刚开始几分钟,但在地球上可已经过了几个月。时问对于我们来说几乎不动了,对你我是几秒钟,只有几次心跳那么短的时间,地球上却是几年。”

  “这个我也懂。但是为什么要飞行两年,而不是几天或几个小时呢?”

  “这很简单:因为要达到这个耐间几乎停滞了的高速,需要用一年时间进行加速,才能让人体器官适应,减速的时候又要用一年,你现在明白这个航行计划了吗?一年加速,一年减速,而在这两个阶段之间,只用几个小时把大部分旅程走完。这下,你也就明白为什么到参宿四和到半人马座附近去的时间几乎差不多了。到半人座去,加速和减速同样需要这样长的时问,只不过中间飞行的时间不是几个小时,而是几分钟罢了,总是差别不大。我越来越老了,将来肯定不会有横渡宇宙的机会,不如马上瞄准一个远的目标,也许能在那儿找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呢!”

  我们就这样在飞船上谈着,我更看重安泰勒教授非凡的学问,安泰勒教授无所不精,我真庆幸自己在这个如此冒险的行动中有这样一位领导者。按我们的时间,已经飞行了两年左右,而地球上已过了三百五十年。等我们再回到地球的时候,地球已经老了七、八百年了,不过对这一点.我们丝毫不在意,我甚至疑心到,能逃避开他这一代的人,也许对教授来说正是另一大诱惑力呢,他常常承认他们使他感到厌烦。

  “人,又是人!”菲丽丝注意到了这一点。

  “是这样写的:人。”吉恩肯定地说。

  ……飞行投有遇到什么大的故障。我们从月球出发,眼看着地球和行星飞快地逝去,太阳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点。这两年中我学到的东西超过了以前所学的全部知柿耍我还掌握了驾驶飞船必须的全部技术。其实很简单:只要给电子装置发出指令,电子装置便把全部结果计算出来,直接控制操纵飞船。

  飞船上的花园给我们增添了快乐。这个花园占了飞船很大的地方。安泰勒教授利用这次飞行来检验他的关于植物在太空生长的某些理论。这是一个每边十米来长的立方舱,分成一层层的摘架,充分地利用全部空间。同时也褴忘记把花同搞得赏心悦目,留了一块地种花草,教授十分喜爱,精心地培植。在这个独创舶天地里,还有几只鸟和蝴蝶,甚至还有一头小黑猩猩,我们唤它埃克多,它聪明、灵巧、常常使我们很开心。

  安泰勒不是一个厌世者,但他对人类却毫不感兴趣。他经常表示对“人”已经不寄托什么大的希望,正因为这样……

  “厌世者?”菲丽丝惊异地插嘴问道,“人类?”

  “你要是老这样打断我的话,”吉恩说,“咱们可就总也念不完了。你学学我,动动脑子理解嘛!”

  菲丽丝发誓在念完之前一定不再说话,而且她真的说到做到了。

  ……正因为这样,尽管飞船大得足以容纳好几家人,带了几只动物,而人只有三个:他自己,他的学生阿尔图尔·勒万——一个有前途的年轻物理学家,和我——尤利斯·梅鲁,一个不出名的记者,对一个年轻的记者来说,这是一次极难得的机会,即使我的报导只能在八百年后发表,它才更具有举世无双的价值。

  飞行很顺利,唯一不舒服的是加速年和减速年中的超重感,我们不得不习惯体重增加到地球的一倍半。刚开始觉得有点累,但很快就没什么了。而在这两个阶段之问,是全失重,我们承受了种种奇特的感觉,不过只是几小时.也并不感到难受。

  我们终于激动地看见了嵌在天空中的参宿四星。




第二章 登上梭罗尔星

  看到这样的景色时的兴奋心情是无法形容的;先是如同词烁发光的核桃,以后便越来越亮,越来越大,象只桔子,最后终于变得象我们看惯了的太阳那样太了。这是一个新的太阳,一个发红的、落日般的太阳,我们已经感到了它的热力和吸引力。

  飞船的速度已经很低,继续向参宿四靠近,直到它看起来充满了神话般的色彩。安泰勒对机器人发出了几条命令,我们便进人了这颗巨星的重力轨道。这时,学者打开了他的天文仪器,开始观测。

  投用多久,他发现了四颗行星,并迅速确定了它们的太小和离开主星的距离。其中第二颗运动的轨道离们并不远,大小与地球相仿,有一个舍有氧和氦的大气层。这颗行星匿绕参宿四转动的距离,是地球绕太阳转动距离的30倍,由于参宿四很大,温度较低,因此,辐射到这颗行星上的光线也与地球相近。

  我们决定选这颗行星为第一个目标。通过望远镜,我们看见了那里有海洋和陆地。

  至于飞船,就留在行星的重力场的轨道上,这比轮船锚泊在港口里还要安全,它决不会偏离轨道一丝一毫。

  一到稠密大气层,安泰勒教授就取了气样进行分析。分析结果,在相同的高度上,这里的气体与地球上的成份完全相同。我把脸帖在舷窗上,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朝我们奔来。我的心为这一发现所激动,象燃起了一团火。

  这颗行星和地球象得出奇,这种感觉每一秒钟都在加强。现在,用肉眼已经能分辨出陆地的轮廓了。大气是透明的,稍稍泛着淡绿色,有时近于桔黄色,有点象普罗旺斯黄昏时的天空。海洋是淡蓝色的,同样透着绿意。这颗行星上有居民。我们飞过了一个相当大的城市,周围辐射出林荫道,各种车辆来往行驶,我甚至还分辨出一般的建筑:宽阔的街道,白色的房子,长长的屋脊,

  我们飞过一片庄稼地,然后是一处棕红色的密林,现在已经飞得很低了,我们看见高原顶上有一片开阔的空地。四周的地形崎岖险要。我们决定冒一下险,向机器人发出最后一道命令,制动火箭系统开始工作。我们象一只窥视游鱼的海鸥一样,在空地上空停了一会儿。

  在离别地球两年之后,我们小心翼翼地又登上了高地,顺利地落到了高地中央,落到了一片令人想起诺曼底草原的青草地上。

  现在,我们已经顺利地降落到了一个行星的草地上,它和地球一样,有海洋、高山,有森林、耕地,还有城市,当然肯定也会有居民。

  最后,我们终于从梦幻中解脱了出来。穿上宇宙服后,我们小心地打开了一扇舷窗。外面一丝风都没有,内外压力平衡。空地四周,是一片树林,宛如城堡的围墙,没有一点动静。气温很高,但还受得了,大约摄氏二十五度左右。

  我们带着埃克多小艇中走出来,安泰勒教授一定要先仔细分析一下大气。结果令人鼓舞:空气的成份与地球上的完全相同,只是稀有气体的比例稍有差别,完全适于呼吸。我们先用猩猩试验一下。脱下宇宙服,小猩猩显得特别高兴,蹦了几下,就向树林跑,跳上一棵树,在树枝闻窜来窜去,很快速远走而看不见了,我们朝它招后、呼喊,全都没用。

  于是,我们也脱了宇宙服,我们在小艇附近小心地试着走了几步。我们无疑地是到了地球的孪生姐妹星上了,这里有生命,植物生长得十分茂盛,有的树高到40多米。动物有巨大的黑鸟,象秃鹫一样在天空中盘旋飞翔,小一些的很象虎皮鹦鹉,吱吱喳喳互相追逐着。这里肯定存在着文明。

  我们觉得,在行动之前,最要紧的是给这颗行星起个名字。因为它与地球相仿,我们就把它命名为梭罗尔。

  我们顺着一条天然小径走进树林。我和阿尔图尔·勒万都背着卡宾枪,而教授对物质的拭器是不屑一顾的。在这里,体重和飞船上的超重相比,就轻松得多了,这使大家很兴奋,象小山羊一样轻捷地跳着向前走。

  我们鱼贯而行,不时地喊着埃克多,一直段有回音。正在这时,不远的什么地方,好象有轻轻的流水声。我们朝这个方向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楚了。

  我们三人为眼前梭罗尔赋予的美景而激动了:一股水流,清澈得象我们那儿的山涧,从我们头顶上蜒流过,聚在一方平坦的岩石上,然后从几米高的地方落人一个小湖,湖边是砂砾和岩石,真是一个天然游泳池!这时参宿四正位于中天,湖水映照着它火一般舶光芒。

  气温已经相当高了,这湖水对我和勒万产生了极大的诱惑力,我们俩不约而同地脱了衣服。安泰勒教授却说服了我们:他走近水边蹲下,观察了片刻,小心地伸进了一个手指头。最后,他只用手捧了一点闻了闻,用舌头舔了舔。

  “这只能是水啊。”他小声地咕噜着。

  当他再弯下腰把手伸进水去时,突然停下不动了;接着他又喊了一声,用手指着沙地上他刚发现的一串脚印。

  我敢说自己平生没有这样兴奋过:在火球般高挂的参宿四的强光下,一条窄长的湿沙地上,清晰地印着一串人的脚印。




第三章 美丽的女神

  脚印的纤细、优雅和罕见的美,深深地打动了我,毫无疑问,这是人的脚印。

  “这么说,梭罗尔上真的住着人啊!”安泰勒教授轻声说。

  他的话里有一种沮丧的调子,此时此刻,他习惯地耸耸肩膀,开始和我们一起察看湖边的沙地,在其它几个地方也发现了脚印,明显是同一种生物留下的。勒万在离水边稍远的一块干沙地上指给我们看一个脚印,那脚印还是湿的呢。

  “五分钟之前,她还在这儿!”年轻人喊道。

  “她一定正在洗澡,听到我们的声音就跑了。”

  我们沉默着,偷偷地看着树林,甚至控有听到折断的声音。

  安泰勒教授说,“既然已经有人在这里洗澡了,想来不会有什么危险,咱们也可以洗。”

  一向严肃的敦授,这时也不再讲究什么了,他脱下衣服,瘦弱的身子一闪便扎进了水里。经过漫长的空中旅途后,能在这样清澈、凉爽的水里洗澡,真是异常快活。只有阿尔图尔·勒万显得,心不在焉。我正要拿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开甄笑,抬头却看见瀑布落下的岩石上站着一个女人。

  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出现给我留下的印象。面对这个梭罗尔女人惊人的美,我屏住呼吸。她整个地展示在我们的面前,参宿四星的红光,把她照得通亮,身体四周溅着泡沫。这简直是个女神。她面对着巨大的太阳大胆地赤裸着身子,除了一缕长发授在肩上,投有任何装饰。这个女人。婷婷立在平台上,一动不动的如一尊雕像,有着地球上所能想象的最完美的身材。我和勒万大气不敢出,惊呆了,我想安泰勒教授也一定动心了。

  她站在那里,身子微徽向前倾,乳房朝我们挺着,双臂稍稍向后抬起,好象是跳水的姿势。她在观察我们,看来屹惊的程度不亚于我们。我心旌摇荡,凝视良久,人迷地盯着这个身影,直到几分钟后,才看清这是一个白种人,皮肤泛着金色;她虽高大,但不过分,很苗条;接着,我又看到了一张异常纯洁的脸,仿佛在梦中一样;最后,我的目光停在了她的眼睛上。

  这时,我浑身一震,因为我觉得她的目光中有着一种新的东西,我在其中发现了一种怪异的、神秘的色彩。然面,我不能分析这种奇怪之处,甚至也不能确定其性质,只是感到与我们的人之间有一种根本的差异。这种差异是眼光中邡种空虚和漠然无情,我不禁想起了从前见过的一个可怜的白痴。

  当我的眼光和她的相遇时,她仿佛受了一击,如惊兽般敏捷突然转了身。这种惊慌绝非出于羞怯。现在,她是侧着头,偷偷地从眼角看着我们。

  “我说过这是个女人吧!”勒万低声说。

  他激动得嗓子发麾,声音轻得很,但姑娘仍然听到了,她突然朝后一退,动作机敏得象一头准备逃跑的野兽,退了两步,她又挣住了。岩石遮住了她大半个身子,我只看见她上半部脸和一只仍在窥视着的眼睛,

  我们生怕她跑掉,一动也不敢动,我们态度稳住了她。过了一会儿,她又回到了平台上。可年轻的勒万实在太激动了,没管住自己的嘴:

  “我从来没有看见过……”

  话说到一半,他知道自己太冒失了。姑娘又退了回去,似乎人的声音使她感到害怕。

  安泰勒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我们不要出声,然后,又扑到水里玩了起来,作出一副对姑娘丝毫不再感兴趣的样子。我们也照样子做了,果然很有成涣耍她不但又转了回来,而且很快地对我们的嬉戏表现出明显的兴趣,一种独特方式表现出来的兴趣。

  骤然问,我们听到了她的声音,她走到平台的边缘,好象要跳到潮里来。我离她较近,我等着一声呼唤。却不曾想是从喉管里发出来的奇怪声音,令人想起一头发狂野兽。

  我们都惊果了,但仍然竭力地控制住自己,继续游泳。她蹲在岩石上,用手撑着身体,朝我们爬了下来,她异常灵巧,金色的身体闪着水光,象在仙界梦境中一样,穿过轻薄透明的水帘,沿着石壁飞快地移动着。她攀住一些极小的岩石棱角,不一会儿就到了湖边,跪在一块平坦的石头上,又盯着我们看了一阵后,便下了水,向我们游过来。

  我们知道她想玩,便不约而同地玩得更加起劲,我们玩起了一种象水池海豹玩的奇怪游戏来,轮流逃跑和追逐。她快要追上我们了,我们就突然一下分开,然后再游拢来,

  玩的时间不短了,我们又吃惊地发现了这姑娘的奇怪表情;她始终很严肃。脸上从来未绽开过一丝笑容。后来我终于放下心来,原来她根本不笑,只是不时地从喉咙里发出短短的喊叫声,表示她的愉快。

  我想试探一下。等妯靠拢我还来不及转身时,向她投出了一个尽量能殷勤而温柔的微笑。

  结果她停止了游泳,随即转过身,向岸边逃去。出水后,她犹豫了一下,半侧过身子,象在平台上那样,用一种惊兽般不知所措的神情斜视着我。我嘴唇上依然挂着微笑,若无其事地又游了起来。正当她可能重新恢复了自信的时候,却听到树林中发出了响动,小朋友埃克多出现了。它从一个树枝跃到另一个树枝,跳到地上,欢蹦乱跳地向我们跑来。我惊讶地看到,当那姑娘看见这猴子的时候,脸上出现了野兽一样的表情,混杂着恐怖和威胁。她低下身子,腰弯成弓形,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双手缩成爪子。

  小黑猩猩经过她身边时,姑娘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黑猩猩的脖子,两只手死死地掐住它的喉咙。这一切是如此之迅速,以至我们根本来不及帮忙。小黑猩猩绝望地挣扎着,几秒钟就僵直了,她这才放开它。这个光辉的造物——“诺娃”(即“新星”。我这样称呼她,因为只有烂灿的明星才能与她媲美),就这样轻易而举地扼杀了一头亲密、毫无所抗力的小动物。

  我们清醒过来,朝她跑去,但已经太晚了。她转过身来,双手向前伸着,嘴唇翘起,一副威胁好战的样子,发出了一声尖叫,随后,便逃进了树林,转眼问,丛林遮住了她那金色的躯体。只剩下我们呆呆地站立其间,“这是个野蛮人,”我说,“属于原始森林里那种落后的野蛮人。”

  阿尔图尔·勒万近乎粗暴地反问我:“以前可曾见过外形如此纤细的原始部落人?他说的很有理,我无言以对。安泰勒教授一边沉思,一边听着我们的对话,晟后,他开口了:

  “咱们那里最落后的人种都有语言,而她却不会说话。”

  我们回到小艇旁边后,安泰勒教授打算接着飞行,到男一个文明更发达的地区再登陆。但勒万却提议至少再在这里等二十四个小时,设法和这森林里的居民再接触一下,我赞成他的主意,这个意见终于占了上风。

  白天平静地过去了,我们观尝了参宿四星神奇的坠落,它在地平线上变得硕大无朋,超出人类的一切想象。到了晚上,我们觉得丛林中发出一阵阵爆裂和悉悉索索颤动的声音,似乎有许多看不见的眼腈在向我们窥视。我们紧关在小艇里,轮流放哨,安全地过了一夜。天艨朦亮时,我们又昕到了同样的响动,而且我还似乎听到了有个轻微的尖叫声,却不见一个我们所想象的森林居民露而。

  我们决定再回到瀑布那里去。一路上,大家都很紧张,总是觉得在被那些不敢走出来的活物监视和跟踪。

  “说不定是咱们穿的衣服把他们吓住了?”阿尔图尔·勒万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使我开了窍:清楚地记得昨天诺娃掐死猴子逃走的时候,正在那一堆衣服旁边,她好象一匹受惊的马猛然一下躲开了。

  我们脱掉了衣服,跳进了湖里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象昨天那样玩了起来。

  果然。过了一会儿,姑娘又无声无息地立在平台上了。但这次她旁边多了一个男人,一个和地球人相似的成年男子,也赤裸着全身。他和姑娘初次见到我们一样,忐忑不安.不知所措地打量着我们。

  渐渐的,人越来越多了,我们仍努力装出旁若无人的样子。这些人慢慢地围满了湖边。他们个个结实、漂亮,都够得上作人类的标本。他们骚动着,有时还轻轻地喊叫若。

  我们被包围了。想起小黑猩猩的遭遇,我们十分担心。不过,这些人并没有显出要威胁我们的样子,只是和我们一样,感到新奇。

  一会儿,诺娃钻到了水里,藕下的人迟疑了一下,也都跟着跳进了水里。象昨天一样的海豹追逐游戏叉开始了.所不同的是现在有二十多个紧绷着舶脸,这和这种儿戏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过了一刻钟,我觉得厌倦了。但又有什么办法昵?人们很难想象和既不会说话叉不会笑的人接触是多么困难。不过我仍然极力控制自己,开始向他们打一些尽可能看得明白的手势。同时点点头。我还向他们抛飞吻。但毫无结果。他们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理解的闲光。

  在飞行途中,我们曾谈过也许会遇到生命,我们想到这是一些外表和人完全不同的畸形怪物,但却一直想象他们是有思想的。而眼前的梭罗尔,外表和我们十分相似,却毫无理智。诺娃和她所有的伙伴的眼光,都意味着没有灵瑰、投有意识的反射。

  他们只对游戏感兴趣,而且还得是愚蠢的游戏!可真是太狼狈了。拘束了这么时闾,也该松驰松驰了,于是,我们再也憋不住了,爆发了好一场大笑,笑得前仰后台,无法遏止。

  这场哄笑引起了这些人极其惶恐不安,湖上如同掀起一阵风暴。过了一会儿,水里就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了。他们聚集在陡峭的湖岸上,挤成一团,蠕动着,怒气冲天地朝我们伸着手,发出愤怒的喊叫声。他们的手势充满着威胁,于是,我和勒万朝我们的武器靠拢。聪明的安仄勒却低声吩咐我们不要用枪,只要他们不走近来,甚至都不要把武器举起来。

  我们一边留神看着他们,一边匆匆地穿衣服,刚刚穿上裤子和村衣,这些人的愤怒便达到了顶点,好象他们见不得穿上衣服的人。有几个人逃走了,剩下的人伸着胳膊,手指曲,朝我们逼过来,我抓住了卡宾枪,奇怪的是,这些遇昧、迟钝的人居然理解了这个动作的意义。返身钻进密林,不见了。

 第1页/共7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