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隐形人入侵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11 隐形人入侵 下载链接

2010-10-01  [美] 理查德·雷蒙德  科幻小说  人气:1636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1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目 录

第一章 暗算
第二章 隐形人入侵
第三章 恐怖的经历
第四章 暗藏玄机
第五章 “沙漠风”旅馆的惊魂
第六章 现形
第七章 劫持隐形人
第八章 奇人霍山姆
第九章 突变
第十章 恐怖的炼狱
第十一章 隐藏在人性背后的魔鬼




第一章 暗算

  故事是从一个夜晚开始的。

  弗兰和琼思离开他们热死人的家,走过四条街,到霍家商店去。弗兰想买半打啤酒。

  “看起来像没开门的样子。”琼思说。

  “应该还开着,”弗兰看了一下胞表,“我的表是九点十五分。”

  “为什么没开灯?”

  “也许她为了省电吧。”弗兰说。

  但愿他说得对,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弗兰在绿洲镇住了二十九年,他记得商店在打烊前,都是灯火通明的。为了跟像“司福成”这些九点就打烊的大商店竞争,霍家商店的打烊时间通常都是晚上十点。

  霍·爱丝的丈夫三年前过世时,大家猜她可能会把店卖掉,或者至少会提早打烊。但她仍继续经营着这家小店,而且维持着以往的营业时间。

  “我认为确实是关店了。”当他们站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上时,琼思这么说。

  店招牌已经熄掉了,屋内只有一盏爱丝总是让它亮着整晚的灯泡,透过窗子发出晕暗的光芒。

  “我真不敢相信。”弗兰喃喃地说。

  “她一定有原因的。”

  “也许她是冲着我们而改时间的。”

  琼思站在人行道上等候,而弗兰走向那扇木门、弯下腰,眯着眼睛读窗子上的告示,由于灯光太暗,他看不清上面所写的营业时间。他试了试门把,但转不动。从窗子望进去,没见到半个人影。

  “妈的!”他自言自语地又敲着窗上的玻璃。也许爱丝在店后面看不到的地方。

  “算了,弗兰,她已经打烊了。”

  “我快渴死了。”他敲得反而更用力。

  “我们到金绿洲去好了,我宁可买一瓶玛格丽塔葡萄酒。”

  “对啊,那么,走吧。”他回头朝这灯光昏暗的小店,看了最后一眼,然后转身离去。就在这时,他身后的门,突然“砰”的一声,然后开始抖动。

  弗兰吓了一跳,墓地转过身来注视着那扇门,还有四块玻璃的窗子。

  “怎么一回事?”琼思悄声的问。

  “我不知道。”

  “算了,我们走吧。”

  “弗兰后退了几步,仍然不时地注视着那些窗子。如果这时突然出现一张脸孔,准会把他吓得当场心脏病发作。于是他掉头就跑。

  “谁不加薄荷?”瑞德问。

  爱丝吸饮着她的酸威士忌,味道酸酸甜甜的,瑞德调酸威士忌的功夫没人能比。“我今晚稍微提早了一点打烊。”她说。

  “在那里一定很寂寞。”

  “瑞德,我告诉你,我虽然不再年轻,不再有冲劲,可是我的头脑还是很清楚,还没成为老糊涂。你说是不是?”

  “你精明得很,爱丝,你一直都很精明。”

  “赫伯走了之后,我吃了不少苦。他是个苦命又吝啬的老家伙,但我真的爱他。到十月就满三年了,这三年来我一直都很振作,即使在他刚去世的那段最糟的情况下,我都没有崩溃。”

  “你硬得像块石头,爱丝。”瑞德看了吧台一眼说:“我马上回来。”然后过去招呼新来的客人。

  爱丝吸欢看她的饮料,同时朝两旁看了一下。她左边是雷·贝克,臂弯里正搂着一个女郎,爱丝怜悯地看了她一眼,贝克除了会带给她麻烦之外,什么也捞不着。右边隔一张空凳子,坐的是个女记者,艾嘈苗,她长得很漂亮,男人都称她冰山美人。只要对他们不假以颜色,男人就会这样称呼你。

  艾蕾茜在店里的时候,总是显得怡然自得的样子。爱丝看她独自一人坐在吧台边,好像世上没有半个朋友似的,不禁有点替她难过。

  “你是个很有教养的女孩。”

  蕾茜转过头来看着她。“我?”

  “当然,你在史坦福大学修什么博士来着?”

  “美国文学。”

  “对了,也许你是全镇教育水准最高的镇民之一。所以,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事情?”

  蕾茜耸耸肩说:“好啊,我很愿意试试。”

  “这世上有鬼吗?”

  “鬼?”

  ‘林知道的,鬼——死人的灵魂,会作怪的。”

  蕾茜摇摇头,“你考倒我了,我从没见过,虽然以前的人曾经宣称它们确实存在着。”她把眼光从爱丝脸上移开,举起她的酒杯,送到唇边,但她并没喝,突然睁大了眼注视着爱丝,然后将酒杯搁下,“你看到了,是吗?”

  “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也不确定我是否真的看到了任何东西。”

  “你不介意我……”蕾茜看着她们之间的那张空凳子。

  “请便。”

  她溜下凳子,爬上爱丝旁边的那一张。

  “这是我们私下的谈话,我不希望被登在‘论坛报’上。要不然镇里每个人都会说,我爱丝走霉运了。”

  “我答应你。”

  “好,那么…”

  突然身后有只手拍了一下她肩膀,爱丝吓得跳了起来,把酒泼洒了一身。

  “啊!抱歉!”

  “天啊!”爱丝转身一看。“弗兰,你差点吓死我。”

  “我真的很抱歉,唉,我……”

  “算了,没关系。”

  “我陪你一杯酒好了。”弗兰说。

  “这我倒不反对。”

  他朝蕾茜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笑着跟爱丝说:“虽然刚才我在你店里被吓了一跳,但我还是为吓到你感到抱歉。”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店里是不是养了一条看门狗,还是什么?”

  “怎么了?”

  “几分钟之前,我们到你店里去,我朝门里张望,看你在不在。说了你可能不相信,突然有个东西,重重地敲在门上,吓得我魂都快飞掉了。”

  “你看到什么东西了吗?”蕾茜问。

  “我没看到什么,不过真的把我吓到了。爱丝,你是不是养了一条狗?”

  “我不养动物的,它们只会在你眼前死去。”

  “那么,那到底是什么?”弗兰问。

  “我也希望能知道,”爱丝说,“九点多钟的时候,我听到一些动静,好像是有人在走路的声音。我来回检查每个通道,还有后面的储藏室,我甚至还查看了冰肉的小房间,结果没半个人影,然后我原先关好的收银机,忽然自动打了开来一

  “也许你碰到鬼了。”弗兰似笑非笑地说。

  “我就是怀疑这一点,”爱丝说:“你认为如何,蕾茜?”

  “我认为应该开车到你店里去瞧一瞧。”

  蕾茜把车停在霍家商店的停车场里。

  “你干嘛不待在这里?”弗兰问他老婆。

  “难道要我错过这场好戏?”琼思打开后车门,钻出车外笑着跟蕾西说:“你认为我们会上报吗?”

  “那得看里面是怎么一回事了。”蕾茜说着,尾随爱丝来到门口。

  “如果我们全都惨死在这儿,”弗兰说:“那一定会上报。”

  爱丝转过头来皱着眉,“弗兰,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如果你这么紧张,”琼思跟他说:“也许你才应该待在车里。”

  “让你被杀而我苟活着,这样像话吗?”

  爱丝从窗口向屋内窥视。“我什么也没看到,当然,我原先也没有看到什么。”

  “我们进去。”蕾茜悄声地说。虽然晚上很热,可是她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不停的用手磨搓着双臂。

  “这也许不是个好主意,”当爱丝将钥匙插进锁孔时,蕾西这么想着。但毕竟这是她的主意,现在已不能打退堂鼓,何况,她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爱丝推开门走了进去,蕾茜跟在后面。地板在脚下眼呀作响,他们站在柜台附近。除了门边天花板上的那盏灯发出微弱的光线之外,店里头非常暗,蕾营只看得见伸手可及之处。“你能不能打开几盏……”

  “我的天啊!”

  她猛然转身,弗兰的手仍扶在门上,他将门关了一半,就停在那里不动,与琼思两人呆若木鸡似的注视着门。蕾茜走过去,弯下腰来。“太惊险了!”她说,一把屠刀深深地嵌在门框上,离最低窗子的下线,仅数寸之远。

  “只要再高一点点……”弗兰自语地说。

  “就是那东西撞到门!”琼思大叫道。

  “没错。”

  “天啊,你差点被砍死!”

  蕾茜站直了身体说:“我认为,我们最好赶紧离开这里。”“是啊,”弗兰说:“愈快愈野,那玩意儿不管是谁丢掷的,他都不会逗留在这儿了。”

  “我们要不要报警?”爱丝问。

  “走吧。到酒吧再说。”

  论坛报绿洲镇七月十二日星期六新闻:

  益匪袭击本地居民!

  本镇电话修护技工贝·弗兰,昨晚于霍家商店撞见正在作案中之歹徒。贝氏幸免于难。贝·弗兰与其妻琼思,夜间至霍家商店购物,店主霍·爱丝已于稍早前关门打烊。当见·弗兰向店内探看时,一名隐匿的歹徒,掷出一把屠刀嵌于前门。

  贝·弗兰将所发生之事通知霍太太之后,立即报警处理。巡逻警员卢罗夫检视现场后,确定歹徒早已逃逸。

  门窗没有被强行侵入之迹象,霍太太亦表示无财物损失,仅在后方肉品柜台,发现两张丁骨牛排的包装纸和一空酒瓶。

  霍·爱丝自其丈夫去世后,单独经营此商店。如今因为歹徒之攻击事件而忧。C不已,但并不准备变更营业时间。她说:“如果你在乎恐惧,那它就会扰乱你的生活,但我不会让它来破坏我的生活的。”

  贝·弗兰说:“我是去买啤酒的,结果差点买了决坟地。”

  论坛报绿洲镇七月十五日星期二新闻:

  商店又遭袭击!

  霍家商店周末再度成为了知名歹徒破坏的目标。店主霍爱丝于周一早晨开门营业时,发现空的牛肉包装纸、马铃薯片及其他食品,散落满地。

  “看起来似乎有人在这里打牙祭。”霍太太说。

  她的店星期五晚上也被人以同样的方式侵入过,当时,本地的电话修护技工贝弗兰,因为惊动了歹徒,险些被其掷出的屠刀所伤。警方认为两起案件乃同一人所为。截至目前为止,尚无人目击此一歹徒,亦不知其用何种方式进入店内。

  金绿洲酒吧酒保皮瑞德,系霍太太多年好友。特将其德国牧羊天一拉丝蒂一供作商店周道警卫之用。

  “拉丝蒂能够以一当十,”瑞德说:“让我们瞧瞧是谁被咬到。”

  霍太太已同意使用看门狗,希望能藉此避免损失。

  拉法叶湖平静的水面,被这些蜂涌而来的人全搅混了。他们分别乘着小艇,撑着船,划着独木舟,疯狂地在高地登陆,然后将他们的船拉上岸。

  马杜肯从来福枪的望远镜中望见的男人,脸色黝黑、汗流满面,看起来有点狰狞。‘嘿一个!”杜肯悄声地说。他跨坐在一棵树的高枝上,底下熙攘人群的喧哗声,淹没了他的低语。

  在一个芝加哥男人眼里,杜肯实在不明白,底下这乱哄哄的场面,到底在搞什么鬼?整个地方吵杂得像动物园,或是越南的丛林。

  他看到一个干瘪丑陋的白人老太婆,一个扎着两条辫子看来只有十来岁的女孩子,一个看起来像是好好先生的白人胖子,一个非常漂亮的黑白混血女郎,还有身材像是相扑选手似的黑人。

  “真是不得了的一场盛会。”杜肯心想。但兰芙黛更是个不得了的女人,你很难想像她这样的美女,但却如此的邪恶。迄今她仍未露面,这是她一贯的作风,就像一般女人常犯了自视过高的毛病一样。兰芙黛每次出场,都喜欢用一种戏剧化的方式。

  鼓声响起,杜肯看了一眼那三个鼓手,全是黑人。裸露着上半身,两腿夹着一面鼓,蹲踞在一块空地的边缘。他们用手掌拍击着鼓膜。

  杜肯远远看到又有一艘小船靠岸,上来了一个人。他从望远镜里看到一个穿牛仔短裤和运动衫的白人女孩,长得相当动人,毫无疑问,她是唐艾丽。虽然她现在的头发稍长了些,但仍和毕业照上的一样妩媚,那张照片是杜肯受雇于她父母时,他们给他的。

  当她朝着那块空地走去时,身体已随着鼓声的韵律开始摇摆。此时,仪式的火堆已经点燃,鼓声的拍手加快,大影儿也随着节奏起舞。

  杜肯将枪搁在大腿上,注视着这一幕。鼓声的节拍愈来愈狂野,舞者在火光中旋转跳跃,有几个已经全探。

  艾丽脱掉她的运动衫,拿在手上旋转挥舞着,她的另一只手,正在解开短裤的扣子,但并没将它扯下来,地浑然忘我地舞动着。

  短裤起初还悬在那里,然后慢慢腿落至两条光滑的大腿上,最后突然堕落。

  杜肯以为艾丽舍被绊倒,但她却优雅地跳开来,将短裤甩到一边。杜肯将视线转向那混血美女,她荣褐色的皮肤因为流汗的关系而显得光亮。只见她搓揉着自己的乳房,旁若无人不停地扭动着。

  “人还真不少。”杜肯心想,这场秀花钱都看不到。他觉得自己好像竟然有点微微的勃起,但心里仍是害怕得很。有人说,恐惧能催情,但杜肯发现恐惧只会使他一既不振。

  底下的人大都已呈亢奋状态,但他们还没开始配对。甚至也没触碰其他任何人,他们只是一个个在狂野的鼓声中,自我陶醉地抚摸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突然,鼓声骤停,所有的舞者都双膝朝地跪下。

  一个低沉的声音喊着:“兰芙黛。”

  其他的声音则以一种缓慢的节奏跟着喊:“兰芙黛、兰芙黛、兰芙黛——”

  这时,有个东西忽然掉到杜肯头上,把他吓了一跳。那东西在他头发上移动,渐渐地爬到额头前面来,杜肯用手把它拔掉,也许是只讨厌的蜘蛛,沼泽里到处都是这玩意儿。

  众人绕着火堆,仍跪在那里继续地念念有词。从去鼓者身后的黑暗之处,兰芙黛缓缓地走了出来。杜肯在纽奥良已暗中侦察她两个礼拜了,希望能藉此找到艾丽,但他从没见过她此刻的这种打扮。

  她腰间佩了一把短剑,悬挂在一条用金链子作成的腰带上,两臂各套了一只金箍,颈子上还挂了一串爪牙的项链。除此之外,身上本着寸缕。

  她浓密的金发垂过肩膀,全身像是涂了油脂一般的发亮。杜肯无法将眼光从兰芙黛的身上移开,这位绝色美女身高有六尺一,是他毕生所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当她走到人群中间时,群众的呐喊声突然中止。

  “啊!水不停的流。”她说。

  其他人异口同声地喊:“水色殷红。”

  “河水不停的流。”

  “流自心脏。”

  “河水不停的流。”

  “是力量的泉源。”

  “是生命的活水。’兰芙黛说:“在岸边饮此水者,将拥有无上之力量。我们之中,何人将拥有此一力量?”

  “我!”众人齐声答道。

  杜肯注意到艾丽已呈精神恍惚的状态。

  兰芙黛抽出短剑,站在火边高高地举起,缓慢地画着圆圈。“我们之中,何人将饮此水?”

  “我!”

  “分享河水者,将承继所有的力量。”

  “操持生死之力量……”

  “…书击败所有的敌人……”

  “不分强弱,将在他的旨意之下灰飞烟灭?”

  “……你的旨意,就是律法!”

  “何人将饮此河水?”

  “我!”众声吼道。

  鼓声隆隆响起,群众跪在地上,随着节拍摇摆。

  “河水流着!”兰芙黛大声叫喊,在群众之间漫步而行。“它曲折地流着,我们将在岸边饮水。今晚畅饮河水,汲取力量。河水长流,永无尽头。永恒的力量,将与我们同在!”

  兰芙黛说完话,将手张开,放在那年轻漂亮的混血儿的头顶。那女郎缓缓地站立起来。

  “我们将在河边饮水!”

  杜肯惊骇地看着兰芙黛扯住那混血女郎的头发,拉着她的头向后仰,然后挥动那把利剑,划过她的喉咙。兰芙黛将嘴紧压在那血如泉涌的伤口上。

  两个男人在后面架着混血儿不断抽搐的身体。兰芙黛退后一步,溅在脸上的鲜血,开始前她身上流落。

  “大家来河边喝水!”

  鼓声再度响起,群众一涌而上,艾丽也夹杂其中。他们将血含在嘴里,喷洒在自己的身体上,然后每个人像疯了似的,开始狂舞。兰芙黛也像其他人一样又跳又转的,她的金发迎风飞散,胭体在火光中发亮,双峰沾满鲜红的血。一个高大的黑人,扑倒在她脚下,兰芙黛跨骑在他身上,跟他做起爱来。

  杜肯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纠缠在一起的赤裸躯体,随着鼓声彼此相互的挤压冲刺,滚动交欢。

  人群的中央,他隐约看见艾丽仰躺着,身上压着一个中年白人男子。杜肯斜背着来福枪爬下树来,然后将枪靠在树干上。他抑制住内心说不上来的恐惧,迅速脱掉身上的衣服。

  “这种事轻而易举,而且是一举两得。”他自我安慰地想,并试着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杜肯裸露着身,弄乱了头发,让它垂下来遮住眼睛,然后将猎刀拔出刀鞘。

  “我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钱。”他心想,但当他持刀割破自己的小臂时,杜肯知道,这不全然是为了钱。

  他已经找到了这女孩,他也想出了好几种能毫发无伤地带她离开此地的方法,但没有~种能比这个方式更大胆,更刺激,没有一种比这更冒险,他总有一天会为此送掉小命的。

  杜肯用颤抖的手,将血抹在脸颊,嘴及下颔处。他把猪刀插在柏树树干上,然后朝着空地走去。他的心随着鼓声怦怦地跳,口里发干,舔了一下嘴唇,他尝到了自己鲜血的味道。

  杜肯躲在树丛后面,打量着周遭的情况。没人站着,也没人注意到他,每个人都忙着成双成难地相互纠缠着,或是爬开找寻新的伴侣。离他六尺远的地方,两个女孩正在口交,彼此的脸都埋在对方张开的大腿中间,上面那女孩较瘦,臀部有块红色的胎记。杜肯爬过去拧了她一把,那女孩惊呼一声地转过头来降大了眼看着他。杜肯淫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扑在她香汗淋漓的背上,两人同时滚到一侧。

  当杜肯吮吸着她的粉颈、爱抚着她的乳房时,她在他的身上不断地扭动呻吟。另一个女孩也急忙爬过来加入他们,一会儿,一个硕壮的黑人过来,将另一个女孩扳倒在地面让她仰天躺着,然后发狂似地扑在她身上全力冲撞她。

  杜肯一翻身将原来在他上面的女孩压在身下。他一番急速猛烈的抽送,使她全身颤抖地达到了高潮。杜肯强忍着在一池千里前将自己的宝贝抽出来,他轻拍一下那女孩的臀部,然后爬开。

  他的视线一直集中在艾丽的身上,她躺在数码之外,一个胖男人正压在她身上。杜肯正想朝她爬去时,突然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抓住他那昂然竖立的宝贝。他低头朝两腿之间一看,不由得一阵凉意透上脊梁骨。

  仰躺在地上抓住他的正是兰芙黛,她舔着嘴唇,眼光迷乱而呆滞。杜肯心想,她也许已经极度的筋疲力竭,没认出他不是他们一伙的。兰芙黛拉着他,杜肯不得不爬回去。

  “这里至少有三十个人,”杜肯心想,“她不可能全都认得,是不是?

  纽奥良的信徒只不过占了百分之一,她在全国各地都有追随者,随时都有成千的群众加入,成为新会员。不,她不可能认得的。

  兰芙黛抬起头来,将脸贴在杜肯的两腿之间,一股脑儿地把他硬梆梆的家伙含入口中。

  他感觉到她柔软的舌头及坚敏的齿缘。杜肯心想,如果她知道真相,可能会一口把他的宝贝咬掉,或挥动那把短剑……

  但兰芙黛并没这么做,她的嘴紧含着那玩意儿,并吸吮着。“至少地看不到我的脸,杜肯心想。

  随后他就迷失在被挑逗起的情欲狂潮中,脑海里掠过兰芙黛在火光中扭动的胴体,光洁的皮肤,以及高耸的双峰上两粒坚挺的蓓蕾。当杜肯一泄而尽后,她仍意犹未尽地拉住他好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垂下头来轻舔着嘴唇。

  杜肯往前爬时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兰芙黛蜷曲着身子,伸手去拉旁边一个女孩子的脚。那女孩原本骑坐在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身上,挣脱他的拥抱后,她奔向兰芙黛的怀里。

  杜肯四处寻找艾丽,发现她还在相同的地方,在那胖男人身子下面娇喘着。他急忙爬过去,那男人喉咙嘴里突然咕呶一声,正达到高潮。他那肥臀抖动得像块果冻似的。

  杜肯压住那男人的颈动脉,觉得他全身一阵痉挛之后,就松垮垮地昏死过去。将他从艾丽的身上推开,杜肯便取代了他的位置。

  艾丽朝他呆滞地笑了一笑,她的手抚摸着杜肯的背,腿踝勾着他的臀部。她全身发烫,皮肤光滑无比,杜肯轻啮着她的颈侧时,引起她一阵颤抖。

  他用双手和两膝撑在地上,艾丽则扳住他的脖子,杜肯开始向前爬。当艾丽松手堕落地面时,他仍继续往前爬。杜肯低下头来看着她说:“骑到我背上!”

  艾丽干笑一声,翻身跨骑在他的背上。然后两腿悬在他的臀边,两乳紧贴着他的背,双臂环抱着杜肯的胸。“跑呀!”她低声的叫着。他迅速爬过几堆蠕动着的身躯,有一次艾丽伸手去抓其中一个女人的乳房而跌了下来,但她很快地又骑回他背上,杜肯则继续累不死地朝前爬。

  “轮到我了。”艾丽在他耳边低语。

  “什么?”

  “你来骑我!”

  杜肯弯下手时,让艾丽从前面滑下来,然后骑到她背上,不过两脚还是撑在地面上。他用一手拉住她的头发,让她抬头看他所指的树丛,示意她朝那方向爬去,另一手拍打着她的臀部,艾丽长鸣一声开始往前移动。

  杜肯半坐半走的,尽量减轻她的负荷,引导着文丽离开人群。到达空地的边缘时,她停了下来,开始嚼食旁边树丛的叶子。杜肯弯下腰来压在她背上,右手伸到下面,抚摸着她的乳房,左手则压着她的颈动脉,艾丽顿时颓然倒地,两个人同时滚落树阴底下。

  杜肯躺在女孩的身上,动也不动地过了好一会儿。他观察那群人,似乎都没人注意到有人失去踪影,于是他从艾丽身上爬起,放低姿势把她拖到更深密的树林中。直到他们完全脱离那块空地之后,杜肯这才把艾丽扛上肩膀,开始没命地拔足狂奔。

  论坛报绿洲镇七月十六日星期三新闻:

  看门犬被杀!

  酒保皮瑞德的德国牧羊犬——拉丝蒂,昨天早晨被发现死于霍家商店内,尸体被支解。拉丝蒂整晚留在店里担任守卫,以防宵小破坏及窃盗。

  发现尸体的店主霍爱丝说:“我只觉得很恶心,我们不该把那条可怜的拘留在这里,我知道不会有好结来的。”她流着泪又加了一句,“它是瑞德的一切。”

  “今晚要喝点什么?”他轻快地问。

  “喝点红酒。”

  “美丽的酒献给美丽的女人。”乔治说着,举起他那肥厚粗糙的手,以吸引阳保的注意,酒保是篇威尔。

  “给这位小姐一杯红酒,威尔,给我一杯威士忌。”酒保转身离去之后,他说:“你那则新闻报导的写法,的确帮了瑞德很大的忙,他一直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很不好意思。我很能了解一个全用人为了爱犬死去而哭泣的心情,我自己就不只一次这样了。狗技毕竟是个人的隐私,一个男人绝不会希望张扬这种事的,所以说你帮了他一个很大的忙。”

  “他说得没错。”威尔放下饮料说:“换了别的记者,这可是个大出风头的好机会,他们大多是吸血鬼。”

  “我们蕾茜可不一样,小姐,你真值得骄傲。”

  她伸手去拿皮包。

  “你别抢着付帐。”

  “谢了,乔治。”

  乔治付完帐,威尔便走开招呼吧台其他客人去了。

  “瑞德今晚在哪里?”蕾茜问。

  乔治眯起一只眼说:“如果某个没心肝的人如此糟蹋了你的狗,你会去哪里?”

  “爱丝的店?”

  他举起手腕看了一下表。再过十分钟她就打烊了,瑞德带着他那支十二发的猪枪,今晚要在那里守夜,希望那卑鄙的家伙会再现身,我也想去帮忙,两支枪总胜过一支枪吧。但他执意要单独行动,我也不好说他什么。”乔治举起酒杯说:“祝你健康。”

  “也视体健康,乔治。”

  他跟她眨眨眼,举杯一饮而尽。

  蕾茜浅吸一口说:“瑞德准备怎么做,射杀那家伙?”

  “蕾茜,那家伙支解了他的狗。”

  “我知道,我看到了。”

  “真的像他们说的那么惨吗?”

  “我的天,乔治。我一辈子没见过像那样……”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眼中满含着泪水。

  “好了,好了。”乔治轻拍着她的肩说。

 第1页/共1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