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银河铁道999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42 银河铁道999 下载链接

2010-10-19  [日] 松本零士  科幻小说  人气:3353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19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目 录

第 一 章 银河列车999
第 二 章 玻璃姑娘库利娅
第 三 章 如此“乐园法”
第 四 章 迷星之影
第 五 章 眼镜少年
第 六 章 电气蘑菇
第 七 章 化石卫士
第 八 章 好奇的星
第 九 章 时光流逝图
第 十 章 装甲行星
第十一章 雨都奇遇
第十二章 萤光人的赠礼
第十三章 海盗船长绿宝石
第十四章 原人沙克赞
第十五章 铁郎换脑
第十六章 泥人权兵卫
第十七章 花子探亲
第 十八 章 雪都历险
第 十九 章 钢铁天使
第 二十 章 煌煌金星
第二十一章 雾都茫茫
第二十二章 回忆的梦
第二十三章 龙卷风
第二十四章 昆虫人
第二十五章 女王的竖琴
第二十六章 雪女之星
第二十七章 天堂与地狱
第二十八章 酒都“下雨令”
第二十九章 机器身体目录
第 三十 章 最后的晚餐
第三十一章 大仙女星
第三十二章 再见,青春的幻影
后记




第一章 银河列车999

  从前——不!未来的二十一世纪,有一个男孩子,名叫星野铁郎。他和妈妈一起,住在日本一座荒山下的野地里,过着贫苦的生活。

  一个冬天的夜晚,寒风呼啸,天空一片漆黑。铁郎和妈妈身披斗篷,坐在门前不远的草坡上,看见天外飞来的宇宙列车,好象一串节日的礼花,白光闪闪地悬在天边,由远而近,可以听见“嗤嗤嗤”的响声。

  妈妈告诉铁郎,那是末班宇宙列车,从仙女座大星云①开来地球,要到山那边的集群市②车站去。

  凛冽的北风迎面扑来,妈妈问道:“铁郎,你冷吗?”

  “冷,”铁郎点头说,把身上的斗篷裹紧。他生得奇丑,大脑袋,矮身子,纽扣眼睛,蛤蟆嘴,斗篷帽子盖住头,好象瓦罐上面扣着一个碗。

  “今夜可能要下雪!”妈妈仰望天空,宇宙列车已经消失。荒坡上的枯草,在寒风中不住颤抖。妈妈叹息道:“唉,如果是机器身体,就不怕冷了。”

  “要是机器身体,还能长生不死哩。”铁郎说。

  在二十一世纪,机械化普遍实现,人类连身体也追求机械化,就象改换时髦的服装一样,纷纷换成机器身体。

  “是呀,”妈妈用羡慕的口气说,“机器身体只要时常更换零件,可以活一千年。有生命的血肉之躯,顶多只能活一百年。”

  “机器身体很贵呀,只有那些财主才买得起,”铁郎说。

  “要是你的爸爸在世,无论如何,也得给你买个机器身体。可惜……”妈妈满面愁容,凄然叹息。

  “我爸爸不就是因为反对人体机械化,才被害死的吗?”

  “是呀!”妈妈说。

  这时天上飘下雪花来,纷纷扬扬,越下越大。铁郎冻得打抖,清鼻涕直流,连声说:“快回家!快回家!”

  他们那低矮破烂的小屋,铁皮盖顶,好象一个鸡笼。母子二人刚刚走下草坡,妈妈忽然一惊,不进屋去,却转身往荒地跑。她紧张地说:“铁郎,不能回家,快到这边来!”

  “怎么啦?”铁郎莫名其妙。

  妈妈一面逃跑,一面回头张望。突然“哧嘣”一声响,一道白光射来,击穿了她的身体,“啊呀!”她大叫一声,跌倒在地。

  “妈妈!”铁郎惊叫着扑上去。

  “快跑,铁郎!妈妈不行了!”妈妈那张秀丽的脸上淌着泪水,叮嘱道,“你一定要好好地记住妈妈的话:去乘坐银河铁道999次特别快车,就能够到达一个行星,在那星球上可以免费得到机器身体。”妈妈痛苦地喘息一会儿,又哭道,“铁郎,你还小啊!刚才给你讲的好象梦话,以前一直没有给你讲……不过,你爸爸曾经说过,确实有那个星球。无论如何,你一定要乘宇宙列车……到那个星球上去……取得机器身体……你就能长生不死了……”

  “妈妈!妈妈!”

  “啊,永别了!铁郎!”妈妈大叫一声,咽了气,可是死不瞑目,一双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妈妈呀!”铁郎扑到妈妈的身上,泪如泉涌,哭喊道,“你不能死!不能死!不要丢下我孤孤单单一个人!”

  “哒哒哒哒……”旷野东边跑来了两匹机器马,马上骑着两个拿枪的机器人。铁郎连忙钻进密密的草丛中,躲藏起来。

  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机器人,老远就问:“猎物在那里吗?”

  另一个穿白衣的机器人回答:“在这里,已经死了!”

  黑衣机器人举起手上的枪,得意地说:“瞧我的枪法多好,隔那么远我也打中了!”

  两个机器人跳下马来,白衣机器人撕开铁郎妈妈身上的破斗篷,失声叫到:“哈!这是个有生命的身体!如今这种人真稀奇呀!”

  黑衣机器人牵着马走拢来。在宽边的笠帽下面,它的脸上只有一只眼睛。那眼睛有茶杯大,是一只透明闪光的玻璃机器眼。那机器眼直盯着铁郎妈妈的尸体,赞叹说:“这个人非常美丽,把她弄回去装饰客厅吧。”

  白衣机器人说:“那一定会得到大家的赞美,机器伯爵!”

  机器伯爵哈哈大笑。于是他们把铁郎妈妈的尸体抬上马,立刻飞驰而去。“得得得……”夜空留下一阵马蹄声,不一会儿,就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

  铁郎爬出草丛来,望着机器人远去的方向哭喊:“妈妈!妈妈呀!”

  凄惨的叫声,响彻了寂静的荒野。寒风怒号,雪花飘扬;天空仿佛在撕棉扯絮,不多时,地面积满了厚厚的白雪。

  茫茫的原野上,蠕动着一个小小的灰色身影,那就是星野铁郎。他遵照妈妈的临终嘱咐,前去乘坐银河铁道999号列车,到另一个行星去,可以不花钱就获得机器身体。他的短腿陷入雪里,艰难地蹒跚而行,身后留下一行歪歪斜斜的脚印。他埋头缩脑,哆哆嗦嗦地走着,口中喃喃自语道:“没有钱,没有车票,坐什么银河列车呀,简直是做梦……唉,手脚都冻僵了,怎么走得到车站呢?……如果我是机器身体,就不怕冷了……哎,我快要冻死了,下辈子变个机器身体吧……”

  他跌倒在雪窝里,四肢僵硬,挣扎不起,即刻失去了知觉。大雪飞舞,转眼间便盖住了这个孩子的身体……

  当他苏醒过来时,发觉自己躺在室内的床上,身上盖着白色被单。他坐起身来,愕然问道:“这是哪里?”

  “你醒啦?”室内一个美丽的少女说。随即端来一碗热汤,微笑道,“来,喝点汤,你都快要冻死啦……我叫梅蒂尔。”

  “我叫……”

  “你叫星野铁郎,对吧?我救你回来,给你脱衣服时,看见衣服上有名字。”

  铁郎喝着热汤,渐渐地觉得身上血液加快了循环,暖和起来。

  梅蒂儿指着室外说:“你要乘银河列车,应该朝那个方向走,山那边才是集群市车站。”

  铁郎瞪着小眼睛,愕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乘银河列车?”

  “噢!看你那样子……”梅蒂儿想说“真难看”,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她拿起一副耳机说,“我转动这个集音机,偶然听见你和你妈妈的谈话。”显然,铁郎妈妈被杀害的事她也知道了。“你妈妈真可怜!”她说着,洒下同情的泪水。

  所谓“集音机”,不消说是一种新的无线电器械了,竟然能够收集到旷野里的声音。这使铁郎不由得起了疑心,便问道:“你也是机器身体吗?”

  “你看象吗?”梅蒂儿微笑着,准备解开衣服,“你看看我象机器身体吗,铁郎?”

  这一来倒使铁郎臊红了脸,慌忙扯起被单蒙住头说:“不不……不……不必了。”

  梅蒂儿问道:“你为了得到机器身体,打算到宇宙中一个星球去吗?”

  铁郎躲在被窝里回答说:“对呀!对呀!”

  “要是你答应我同你一起去,我就给你一张免费乘车证。”

  “乘车证?”铁郎赶忙从被窝里伸出头来问。

  “是的,是无限期有效的银河铁道乘车证。”梅蒂儿拿出一张小卡片,递给铁郎。

  铁郎满心狐疑,拿着乘车证翻来复去,仔细端详。梅蒂儿笑道:“是真的呀!跟我这张是一样的。”说着,又拿出一张乘车证来,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为什么你要把这样重要的东西送给我呢?”铁郎注视着她问道。

  “因为你让我一起去,所以我把它作为礼物……”梅蒂儿指着乘车证说。“你把你的名字写在上面吧。”

  “你要去的目的地是哪里?”铁郎追问。

  “这你就不用打听了!给你乘车证就是了……”梅蒂儿转身走开去,显然不高兴铁郎盘根问底。

  铁郎瞧见她的脸色不悦,也就不敢再问。他捧着乘车证,感动得流下眼泪来,说:“这下有了这个,我……我就能得到机器身体了。”他想起妈妈的惨死,蓦地黑下脸来,纽扣眼睛里燃起怒火,问道:“机器伯爵的家在附近吗?”

  “在那对面。”梅蒂儿指着窗外说,“晚上那家伙出来打猎,一碰到人就会开枪,到那里去很危险!”

  “我只要带上枪去,就不在乎!”铁郎看见墙上挂着一支枪,说,“到车站去以前,我要先到机器伯爵家去一趟……你把这支枪借给我用一用,行吗?”

  “可以!”梅蒂儿很爽快地把枪摘下来,递给铁郎。

  铁郎穿上他的灰色斗篷,带枪出门。冒着大风雪,往梅蒂儿指引的方向奔去。

  “呼呼呼——!”寒风怒吼,雪花乱飘。豪华巍峨的机器伯爵府第,戴上了雪帽,披上了雪裘,耸立在白雪覆盖的花园里。“哈哈哈哈……”伯爵府里传出一阵阵哗笑声,回荡在风雪交加的夜空中。

  客厅里正在大宴宾客,机器贵族们围坐在餐桌四周,桌上摆的不是珍馐美味,却是机油罐头,汽油瓶子。机器伯爵站在餐桌前方,背朝着掩上的客厅门,高声说:“诸位!请看,这是我今天的猎获物!”他举手指着墙壁上装饰的一个标本,“这么一装饰,客厅不是更漂亮了吗?”

  墙上挂的人体标本,正是用铁郎妈妈的皮肤做成的,形象维妙维肖。

  “啪啪啪啪啪……”机器贵族们一齐鼓掌,哗然欢呼道:“恭喜,伯爵!这么难得的猎物,却让你碰上了。”

  “运气好嘛!”机器伯爵洋洋得意地说。“剥这皮时,我们做得非常仔细,所以制作的标本一点伤疤也没有……哈哈!这是用金钱也买不到的呀!”

  “嘣”的一声,客厅门被推开了,一个凄厉的声音高呼着:“妈妈!”

  机器伯爵大吃一惊。客厅里顿时鸦雀无声。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丑陋的男孩。

  机器伯爵喝道:“你是谁?进来干啥?”

  铁郎龇牙咧嘴,大骂一声:“该死的机器伯爵!”立刻举枪射击:“噼啪!哧哧哧——”白光击穿了各个机器人的头部和身躯,它们“哇哇”地叫着,纷纷倒下去。唯独机器伯爵扑在桌子上,背上中了几枪,还不肯倒下。

  铁郎抬头一看,墙上挂着一具美丽的人体标本,活灵活现地象一尊爱神的雕塑,可是没有眼珠,只睁着两个黑窟窿看他。啊!这不是妈妈吗?铁郎眼泪直流,浑身打抖,咬牙切齿地咒骂机器伯爵:“你这个坏蛋!”他举枪瞄准那家伙。

  “等……等等!别打脑袋,别打我的脑袋!”机器伯爵慌忙摇手说,“向身上别的地方开枪都行,只是别打脑袋……头打坏了,不能修理,我就……就真的死了……”

  铁郎一枪打去,正中他那茶杯口大的独眼,穿透脑后,他登时仰面倒下,再不动弹。铁郎对着七横八竖的机器人的躯体,愤恨地说:“魔鬼们,等着瞧!我要去装上一个机器身体,一个头等的机器身体,回来杀光地球上的机器人!”

  杀母之仇,刻骨铭心,促使他发了这样的誓。其实他自己也想变成机器人,难道会消灭自己?

  然后,他走近墙边,双手举起乘车证,向人体标本哭喊道:“妈妈呀!你看,这是乘车证!我可以乘坐银河列车了,我一定听你的话,乘坐999号特别快车,到那个行星去。妈妈,我一定要得到长生不死的机器身体回来!再见吧……妈妈!”

  他擦燃火柴,抛到一滩汽油中,“轰”地一声,刹时浓烟烈火升腾起来。火势越来越猛,伯爵府“噼噼啪啪”地燃烧着,不多时,墙倒楼塌,烟火冲上半天云。

  铁郎迅速地向梅蒂儿的家走去。不料梅蒂儿却驾着雪橇,等侯在雪地里。她喊道:“这下出了气啦!……那么,我们走吧!”

  她改换了行装,头戴黑色毛皮帽,身穿黑色皮大衣。高挑的个儿,金黄的长头发,美丽的瓜子脸,和丑陋的铁郎恰好成为鲜明的对比。

  “还给你,”铁郎走到雪撬旁,把枪递给她。

  “不必,就送给你吧。”梅蒂儿坐进雪撬,叫铁郎坐在身旁,说道,“前面的道路还很长,还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没有枪,就不能保护自己。”

  忽然,雪撬里的收音机发出宇宙车站的播音:“注意!注意!银河999号快车零点开发,请乘坐本次列车的旅客们,赶快上车,……”

  雪橇前套着两匹机器马,梅蒂儿挥动鞭子,那马立刻撒开四蹄,奔跑起来。

  “好好地看看这些景色吧!”梅蒂儿对铁郎说,“以后回来再看这些景色时,你已经变成机器眼睛了。”

  雪橇在广阔无垠的雪原上飞驰,沿着山路翻过山岭,很快到了集群市。二人下了雪撬,走进银河旅馆休息。梅蒂儿看看表,离开车还有一些时间,就叫铁郎先睡一会儿,她去洗澡。铁郎躺在浴室对面的床铺上,毫无睡意,便掏出乘车证,凑近眼前细看。并且说:“乘车证啊!有了你,我就能免费得到机器身体了。”铁郎闭上眼睛,泪水不住流,又伤心地呼唤道:“妈妈,我一定要去取得长生不死的机器身体……”

  忽然,他坐起身来,用惊疑的目光望着对面的浴室。浴室门关着,里面有人谈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梅蒂儿,如果你违反了我的命令,你就会死去,记住了吗?”

  “就是,我一定牢记。”

  听见这样的问答,铁郎好不奇怪,梅蒂儿在和谁说话?他轻轻地走近门前,又听到室内讲道:

  “梅蒂儿,你要象影子一样跟着那个孩子,切莫离开他。”

  “就是,我一定一步也不离开他。”

  铁郎诧异地想:“那个孩子……难道说的是我吗?”

  浴室里又说:“如果你不想自己的身体化成灰,你就不要违背我!”

  “哎呀!”梅蒂儿发出惊叫声。

  铁郎再也按捺不住,大叫一声“梅蒂儿”,猛地推开浴室门。啊!只见室内水汽迷蒙,莲蓬头“刷刷刷”地喷洒着水,好象细丝麻帐一样罩着梅蒂儿。她在洗淋浴。室内就她一个,并无别人。

  “怎么啦?铁郎!”梅蒂儿回头问道,“我不是叫你先睡一会儿吗?”

  “我听到了奇怪的谈话声!”铁郎说。

  “你看,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浴室里吗……”

  “请原谅!”铁郎很难为情,慌忙拉上浴室门。

  他跑回床边,双手按着“嘣嘣”乱跳的心,暗自思量:“真奇怪呀,我明明听到有说话的声音,怎么不见人?……唉!没关系,就算梅蒂儿是妖怪的孩子,或者是个魔女,也没有关系!只要我能乘上银河列车就行了。”他躺在床上,心里盘算:“以后怎么办呢?……嗯,先乘上列车再说……”想到这里,他便放心地睡去。

  车站的广播又响了:“银河铁道的开车预告……乘坐银河999次特别快车,从地球到仙女座大星云的旅客,请赶快到集群市②车站,第99号站台上车。”

  “铁郎,快起来!要耽误乘车了……快!到仙女座大星云,一年只有这么一趟车!”梅蒂儿使劲摇醒打鼾的铁郎。

  铁郎急忙跳下床,抓起他的灰色斗篷,赶紧跟着梅蒂儿走。梅蒂儿又换了装束,穿上一件浅灰色的短大衣,翻领和袖口是黑色的,一只手提一个旅行皮箱。铁郎看看她说:“奇怪!这么遥远的旅行,随身携带的却只有这一点儿行李。”

  “真正无产的旅行者,这些行李就够了。”梅蒂儿说。

  “你是无产者吗?”

  “也许是吧!”梅蒂儿说:“快,还有五分钟了。”

  他俩奔下银河旅馆门前的石级,登上一辆地道电车。“你要作好精神准备,在没有到达仙女座大星云以前,你是不能回来的。”梅蒂儿对铁郎说。

  “好吧!我的目的是要取得长生不死的机器身体,哪怕下地狱我也去!”铁郎说。

  转瞬间,电车到达了银河铁道集群市的中央车站。他俩走进车站大厅,听见播音喇叭招呼着到火星和仙女座去的旅客,进入不同的站台上车。在那个时代,空间的铁路网无限地延长了,人们纷纷到宇宙中各个星球去旅行。

  他俩走上99号站台,铁郎一见999号列车,不免大失所望,叫道:“哎呀!是一辆旧式列车!”

  “不要紧,铁郎。从外表看来,是日本古时候的蒸汽机车头,但内部却是现代化的设备。”

  “刚一看到,我的心都凉了。”

  “对于不再回来的旅客,使用这种列车就行了。”

  “不再回来?……我得到机器身体后,一定要回来,一定……”

  “是吗?那好,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他俩谈着话,登上列车。不多时,一声汽笛震天动地,“呜呜——”银河列车999号沿着伸上天空的铁轨驰去,刹那间脱离了铁轨,象一条长龙在天空飞行。

  【① 仙女座大星云——银河系以外的星系,距离地球225万光年。】

  【② 集群市——几个或几十个大城市连成一片的未来大都市。】




第二章 玻璃姑娘库利娅

  宇宙列车的机车室里,尽是崭新的机器装置。各种大小不同的仪表,玻璃下面颤动着指针;指示灯闪耀着红红绿绿的亮光;还有配电盘,荧光屏和其它精密机械,使整个机车室呈现出五光十色。铁郎跟着梅蒂儿进来参观,不禁失声惊叫道:“呀!这个旧式机车头,内部却是多么新……”

  “这种机车,是用比人类科学更高的智力制造的。”梅蒂儿说。

  “什么比人类科学更高的智力?”铁郎愕然地问道。

  梅蒂儿给他解释:在遥远的宇宙外空间,曾经有过一颗科学行星,现在已毁灭了。从它的遗迹和异星人那里,人类得到了一种资料,可是还不能理解,只能照着资料的图样安装成这种机车。这种机车不用司机,它本身有电子计算机,是个能思考的电脑。它既能判断情况,又能预测情况。为了安全,它按照时间表拉着特快列车行驶。可以说机车本身就是司机,这样的司机是绝对不会犯错误的。

  二人走出机车,沿着车厢的过道,来到餐车门口。梅蒂儿又说:“列车到达下一站土星的卫星——泰坦①,还有不少时间。在土星的轨道前面,要进入小行星群的宇宙隧道。铁郎,趁着还没有进隧道,我们去吃饭吧。”

  “什么隧道?”铁郎觉得奇怪,忙问,“在这宇宙空间,四周一片虚空,隧道在哪里?”

  “宇宙中的隧道,人的眼睛是看不见的。不过,当列车通过这一带小行星时,确实要进入隧道呀!”梅蒂儿说着,走进餐车去。

  铁郎跟进去一瞧,呀!好华丽的餐车!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摆着花瓶、菜单以及盛佐料的瓶儿杯儿。沙发上套着鲜艳的印花绒布。地板和门窗擦抹得明净发亮,不见半点油渍。铁郎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进过这样漂亮的餐车,坐在沙发上,竟感觉手脚都没有放处。

  “你怎么啦?”梅蒂儿见他局促不安,额上冒汗,觉得奇怪。

  “嗯,”铁郎说,“我想起和妈妈在铁皮小屋里过的生活,没有坐过这么漂亮的椅子,也不配在这种地方吃饭。”

  “铁郎,你是我的客人,我请你在这儿吃饭,请宽心吧。”梅蒂儿露出微笑,随即翻看菜单,说,“吃什么好呢?铁扒牛肉,或者汉堡牛肉?”

  铁郎捧起一本象杂志一样大的菜单,看了好久,不作声。

  “你到达换取机器身体的星球,还很远哩,”梅蒂儿说,“所以,除非多吃东西,就不能保持体力。”

  铁郎圆睁着纽扣眼,默默地念着菜单上的莱名,心中发急,汗水直流。梅蒂儿忙问:“你怎么啦?身体不好吗?”

  “我没有见过什么菜单,就是念了这个,吃什么菜,我也是心中无数呀。”铁郎尴尬地笑着说。

  “对不起,我代你点吧。”梅蒂儿看着菜单问道,“吃个铁扒牛肉好么?”

  “好,吃吧。”铁郎的小眼睛笑合了缝。

  这时,走来一个女服务员——旅客们称为“银河列车小姐”。她双手捧着托盘,盘里的玻璃杯盛着桔子水。铁郎和梅蒂儿瞧见她,不禁吃了一惊,因为那姑娘的身体非常奇异,从头到脚,遍体透明。

  “啊!这位列车小姐是玻璃身体!”铁郎惊讶地叫道。

  “来两份铁扒牛肉,要普通方法烧烤的,”梅蒂儿对玻璃姑娘说,“还要一份玉米汤,我要面包,他要米饭。”

  “好!”玻璃姑娘答应着,不多时,便把饭莱送上桌子来。

  真稀奇呀!铁郎只见过玩具玻璃人,没想到竟有玻璃身体的活人。从她身上看过去,跟看过玻璃窗一样,视线毫无遮拦。倒是她那浓密的金黄色头发,从脑后直垂到腿弯,还能挡住铁郎那好奇的目光。他问道:“难道你是有机玻璃吗?也许是硅酸玻璃罢?”

  “我是水晶玻璃。”女服务员说。

  “水晶玻璃!”铁郎喊道,“啊!多么美丽呀!”

  “你是在列车上做零工吗?”梅蒂儿问道。

  “是的。”

  “你叫什么名字?”

  “库利娅。我的妈妈由于虚荣心强,追求时髦,把我变成了这种玻璃身体。因此,为了挣钱,我在这儿做零工。也许在什么星球上,能买到血液循环的身体吧?”

  “为什么?”铁郎愕然地说,“你的身体那样美丽……”

  “是的,谢谢,”库利娅说,“不过……我的身体是玻璃。光和影都能透过我的身体。”库利娅伸开手掌,蒙住铁郎的眼睛,铁郎却仍然能看清面前的一切。库利娅那一对没有瞳仁的透明的大眼睛,忽然流下泪来,凄然地说,“这样,我感到很寂寞。我希望变成象你那样的有影子的身体。”库利娅摸着铁郎的手羡慕地说,“你的手是暖和的,铁郎君!”说罢,她转身走出餐车去了。

  铁郎目瞪口呆,望着她的背影,因为被她摸过手,觉得有些难为情。偏偏梅蒂儿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抿着嘴儿笑道:“铁郎,你的脸红了。”

  “没有什么,没有什么。”铁郎连忙拿起刀叉来吃饭,脸红得象猴子屁股。

  他俩正在吃饭,蓦地眼前一黑,电灯熄灭了。铁郎鼓起眼睛,连对面座位上的梅蒂儿都看不见。梅蒂儿说:“这是停电,列车开进隧道了。”

  忽见库利娅走来。她的玻璃身体在漆黑的餐车中,居然也能让人看见。她说:“这隧道里有曲折回旋的宇宙线,所以,列车的电气系统暂时停止运转,把安全阀关闭了。你们不必害怕,只管吃饭。”

  “到了这样黑的地方,连嘴巴和鼻子也分不清了。”铁郎叫苦道。

  “我增强体内能量的震动,发出光来,给你代替电灯照明。”说着,库利娅的身体发出柔和的白光,变得象一个人形的玻璃灯,正好把梅、铁二人和饭桌照亮了。

  “嘿,好象萤火虫,一个顶大的萤火虫!”铁郎惊喜地说。

  “是吗?不过,这样做我的身体就稍微暖和些了。”库利娅高兴地说。

  梅蒂儿吃罢饭,用餐巾揩揩嘴说:“真好吃!喂,回我们的车厢去吧。”

  “我来带路,”库利娅说。她通体放光,竟象一盏自己会走的灯,把漆黑的车厢过道照亮了。

  “你们先走,我去洗手。”梅蒂儿转身到盥洗室去。

  库利娅向铁郎伸出发光的玻璃手说:“牢牢地抓住吧!”

  “哦,”铁郎握住她的手说,“真的,比刚才暖和些了。”

  “今天,我又一次摸到血液循环的手。”库利娅害起臊来,用手捂着脸说,“我有很久没摸到真实人的手了。”

  忽然,库利娅丢开铁郎的手,停住了体内能量的震动。一刹那,好象吹熄了玻璃灯。铁郎在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慌得大叫:“哇呀!怎么熄灭了!库利娅女士!你在哪里?”话音未落,“叭”地一声响,铁郎的眼睛一亮,车厢里大放光明——电灯来了。铁郎眨着吃惊的小眼睛,定一定神,四下一看,又笑着说:“怎么,我已回到座位前来了!”

  他的座位上,不知几时坐着一个女人,身穿灰色斗篷,风帽戴在头上。铁郎一见,纽扣眼睛登时跳上额头,鼓得象杏核,张大了蛤蟆嘴,惊叫一声,半晌合不拢去。

  那女人瞧瞧铁郎,眼里流下泪水。

  “妈妈!你怎么在这里?妈妈!你是被机器伯爵剥了皮的呀!”铁郎见她的样子很象妈妈,就扑到她的怀里,抱着她放声痛哭:“妈妈,妈妈……”

  他哭得昏头昏脑,忽然感觉背上抓得象刀割似的痛。他抬头一看,吓得魂不附体。那女人的脸变了,眼睛鼻子变成了三个黑洞,竟是个穿着斗篷的幽灵。“怎么,你不是妈妈!”铁郎恐怖地大叫,拚命想挣脱身子。

  “是呀!我要你的心!我要你的命!”幽灵把他抱得更紧,十个指头死死地抓住他的背脊。

  “见鬼!”铁郎左手推开幽灵,右手伸到自己的腰间拔出枪来。

  “你这东西对我是不起作用的,孩子!”幽灵抓住铁郎的手,枪被打落在地上。幽灵把铁郎拖到车窗前,说:“来,出外去吧!列车里很闷热,不舒服。”

 第1页/共19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