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日志(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从前以后科幻网 单击停滚 单击不停滚 滚屏 速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ms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15 流星 下载

2010-11-16  韩松  科幻小说  人气:454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宇航员凌伟接受指令,离开飞船,到太空中去修理卫星。他再三叮嘱机器人罗诺让飞船泊稳,不准乱动,可罗诺突然惊呼:“流星雨来了!”手忙脚乱地将飞船掉头。突然联结纽带断裂,飞船径直飞走。凌伟被抛下了,在太空中,无着无落地乱飘。流星雨袭来,大小石头从他身边掠过。他勇敢地扑向一块巨石,牢牢抓住石楞,随着流星雨飞去。

“我会不会成为太空中的鲁滨逊?”他问自己。背囊中的食品和氧气只够维持三天,三天后怎么办?

这时,一颗闪亮的星出现在他眼前。渐渐地,这颗星越来越大,他情不自禁地呼唤:但愿这是另一个美丽的世界……

醒来时,凌伟发现自己躺在沙地上,身边的航行背囊使他回忆起刚才的历险。他已不知怎么就掉在了那颗明亮的星星上面.他着陆的地方是一处风景如画的海滩,使凌伟吃惊的是,景色竟酷似地球。只是很快下落的地平线,表明这星球的尺寸远比地球为小。

远方白帆在阳光下闪动。空气是无毒的。呼吸起来很顺畅,凌伟深信其元素成份也恰如地球大气。

难道真如人们猜测的那样,存在一颗地球的镜像星?

正在惊异和庆幸,蓝天、大海和白帆竟象放幻灯一样突然隐没了。凌伟果的地方,不过是一片荒漠,周围点缀着饱受陨石撞击的褐色石山。

他大惊失色,想起了流行在宇航员中的传说.宇宙中有一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魔幻星,其实就是某类高级智能生命。它能模拟出任何星球的景色,迷惑宇航员在其上着陆,成为它的牺牲品。

恐惧攫住了凌伟。这样死去,还不如做太空中的鲁滨逊呢。想到远在地球的父母妻儿,甚至想到在寂寞航行中相依为伴的机器人罗诺,凌伟还是让自己放声哭了一次。眼泪带走一部份低落情绪,他又为一时软弱感到惭愧。不能这样束手待毙,他应该——凌伟被突来的想法鼓舞,他应该早想到这一点。碰上魔幻星并非绝对是件坏事,至少比一头栽入五万度高温的液氢行星中强。魔幻星具有生命,并且是有理智的生命,人类应同它有共同语言。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个。

凌伟决意一试。

就在这时,酷似地球的景色又浮现了。这回不再是大海,而是远概影绰绰的摩天大楼。凌伟不去管它是真是假,不失时机攀上就近一座小山包,对那城池大喊起来:‘“你好!我是凌伟,来自地球。我与飞船失去了联系,现在需要你的帮助。你懂我的话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静默。

凌伟并不灰心:“喂,伙计,怎么不说话?”

他的话音噎在了嗓子里,海市蜃楼正在漠然地遁走,天地间又剩下了他一人。凌伟骂了声娘,等了一会,见什么也没再出现,便快快回到山下。夜幕降临了,凌伟还在思忖怎么与这古怪的星星打交道。在地球上,说服一个人进而控制他的办法通常有两种,当利诱不起作用时,便采用威胁——任何人都有自己害怕暴露的隐秘。

魔幻是害怕什么呢?凌伟想。一切生命体首先关注的必然是自己机体的存在,凌伟现在正充分实践这一点。这最基本的原则同样可用于魔幻星。只是自己赤手空拳,怎么才能让强敌觉得你不好惹呢?

夜空中的星星似乎远比在地球上看来明亮。魔幻星质量小,因而大气层较薄,星光不受阻拦。

星空打开了凌伟的思路,他急忙起身,带上宇航背囊,来到石山下。他挑选了一块大小适中的石头——太小了引不起反应,太大了又抛射不走。他把石头缚在氧气瓶上。瓶中还有可用三天的高压浓缩氧,大概可以产生足够的推力。

凌伟要利用星球微弱的弓旧,把魔幻星身上一块肉,真切痛快地撕扯掉。他知道这并不足以对它的整个生命系统产生危害,但侵犯的事实却构成了。恼羞成怒的魔幻星一定会露出庐山面目来找他算帐,而不再是捉迷藏。凌伟需要这么一个面对面对峙的机会,以表述自己生存的权利。

他顺着星球自转的方向,打开氧气阀门,用力向斜上一掷。地上沙石被喷激出一片烟雾,细瓶带着石头一瞬间消失在夜空中,凌伟似乎感到大地在颤抖和痉挛。真不错,他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坐下来等待结果。

一夜无事。魔幻星象预先打了麻药,无动于衷。凌伟则再找不回宝贵的自备氧气了。

当第一抹晨曦照进来时,凌伟看见面前长出密集的柑橘林和猴面包树。树丛中升起袅袅炊烟,散发出烤鹿肉的香味。一切似乎都在嘲笑这个偷鸡不着蚀把米的地球人.凌伟已顾不上心头的屈辱了,只觉得饥肠辘辘。他尽量忍着不去观望那富饶的丛林,但最后还是情不自禁拿出剩余的食物放进嘴里。

树林看着他吃完最后一点东西,又轻烟般隐没了。

是昨晚石头太小以致于魔幻星根本不在乎,还是自己一开始就想错了?不管是哪种情况,凌伟现在觉得连自杀的心情都没有了。

死?他真会死于这星球之手吗?

凌伟突然在魔幻星上躺倒下来,鼻息渐止,四肢渐凉。但就在此弥留之际,他的意识仍相当清醒。他极想知道的是死后会咋样。要把宇航员一个个折磨至死,不正是魔幻星的目的么?

飞虫在蛛网上断气了,蜘蛛才放心大胆爬上去。魔幻星也许不怕威胁利诱,但它却不曾忘怀自己最终的使命。他必须抓住这唯一的机会,在它警惕全无露出本相来到他尸身边时,突然跃起制服它。

凌伟把死装得更象了,与荒漠中热量尽失的砂石融为一体。

时间又过了一天一夜,魔幻星收尸的使者一直没有露面。只有那一幕幕酷似地球的景色仍时隐时没,给凌伟带来亲切与伤怀的感受。奇怪的是这大海、城池、树林景色的出没都如上班一样准时,象有机械控制。凌伟在朦胧的失望中,感到被捉弄的是自己。

——慢着,机械!凌伟猛然收住滑走的意识,使它们聚在这个词上。为什么早没想到?如果魔幻星是一个机器人,那么他先前发击的种种信号就是完全无效的,只有人才能理解它们并作出反应!

凌伟的思绪跳回到飞船上。他和罗诺是怎么沟通的?罗诺虽然能象人一样思考和行为,但它并不直接对他的话语和动作发生应答,而必须等到外界的刺激转变成二进制符号。这才是罗诺和所有机器人能懂的语言。

魔幻星的无动于衷便有了解释。

凌伟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子劲,从地上跃起来。他发疯似地搜遍了背囊中的剩余物品和衣服口袋,终于喜出望外找到了一只宇航表。他把它拆开,取出电池和导线,将电极埋人沙地——魔幻星的巨人躯体。一个简单的回路构成了。

凌伟开始控制电路的断合,有间隔地发出电讯号。他用二进制语言造出了第一个句子:“你好。”

凌伟输人的是地球机器人,亦即罗诺它们能够理解的语言方程式。他不指望魔幻星也能明白其内容,这家伙可能用三进制或者其他的什么进制。但如果它是个机器人,它就会对此种通讯形式本身心领神会。

果然,当凌伟发出第一声问候后,电极便自动跳起舞来.然而令凌伟不敢置信的是,魔幻星的回语并未采用他无法译解的形式,而是完全遵循了地球人刚才输入的语法规则!

“我很好.您呢?”

凌伟的心在嗓子眼直跳。他不敢怠慢,又按道:“你是魔幻星么?”

“我是罗诺。”

“罗诺?!”

“不错,机器人罗诺,主人。难道您忘了我们分别时的情形?”

凌伟的手颤抖得厉害。他必须强迫自己去想:这又是魔幻星的诡计。

“罗诺,你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主人,你听我说。流星雨把我们分开后,我就驾着飞船四处找您,可总找不着。这时面前突然窜出一个黑洞,我来不及规避便钻了过去……现在离我们分手已有三万年时光。您看到的,是罗诺进化后的模样。”

“三万年,我只过了三天啊!不可思议的事……罗诺,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

“没人给我下指令,因此我一直在太空中游荡,就象一颗漫无目的的流星。”罗诺有些黯然,但随即又显出欢快,“想不到竟然巧遇上了主人您!您不但没死,还一点没变样。罗诺又有主心骨了。”

“可怜的机器人,这么说你受苦了。可怎么才能证明你说的呢?”凌伟满腹疑窦。

“主人要不相信,请睁大眼看看!”答语透出委屈。

凌伟只觉眼前一亮,地表的沙石象皮肤一样掀开了。烟尘过后,面前赫然躺着那艘饱经风霜的飞船。老伙计。凌伟顿觉热泪盈眶。

机器人似乎也动了情:“自从主人掉在罗诺身上后,我就一直在给您打信号。只是主人老是不回答,可把罗诺急死了!”

“哪有这等事!”

“难道主人在看到晴朗的蓝天、平静的大海、繁华的城市和茂盛的树林时,竟没产生一点想法么?”

这话勾起凌伟一肚子窝火:“你的把戏差点没把我送上西天,该死的本该是你,机器人!我一点也不懂你想表达些什么,现在也不懂!”

轮到罗诺吃惊了:“主人能不懂么?那是您最熟悉的故乡图画啊!您没弄懂又是怎么和罗诺联系上的呢?”

凌伟苦笑起来,按动电极:“看来,理解别人总是难受的事,所以都喜欢别人先理解自己……算了,算了,都过去了,留给心理学家语言学家讨论吧!机器人罗诺,现在我要对你下达最新指令了。”

“是,主人。我都等了三万年了呢。”

“你还记得回地球的航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