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天狱与地国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15 天狱与地国 下载链接

2011-01-13  [日] 小林泰三  科幻小说  人气:1009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天狱与地国 [日] 小林泰三

丁丁虫 译


卡姆罗迪他们到达的时候,地面上几乎没有发生过血腥战斗的迹象。只有星星点点闪烁着光芒的红色光点,带着尚未褪尽的热量,诉说着曾经发生过的战斗的激烈场面。

“这些空贼们干得可真是干净得很,”卡里特伊咂了咂嘴说,“虽然不用再收拾了。看起来好像挺恨咱们‘拾荒者’的嘛,什么都没给剩下。”

“哪里的空贼?”尧修阿扭扭脖子,“阿芙罗狄蒂的家伙们做事情不是这种风格,宙斯的位置又不对。应该是哈迪斯或者赫菲斯托斯,要不然就是盖娅的家伙吧?”

“就算知道是谁也没什么办法,”卡姆罗迪怔怔地看着前面,“这里有二十块‘飞地’,不管被哪边的家伙劫掠,我们的工作总是不变的。我们只是趁空贼意外失手的时候捡点现成的猎物罢了。就算我们找到了什么明显的踪迹,我们也什么都做不了。手头的飞船根本没有足够的能量飞到‘飞地’去。”卡姆罗迪赌气似的说,“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在天空底下,永远都安然无恙。”

“不一定吧,”卡里特伊不同意卡姆罗迪的说法,“考虑到轨道上‘飞地’的间距,从前一共有二十四个‘飞地’,其中顺行的和逆行的各有十二个,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飞地’消失了四个,如今顺行的‘飞地’只剩下十一个、逆行的只剩下九个了。”

“卡里特伊姐又开始唠叨她的古代史了,”邻船的奈塔开玩笑说,“接下来就要说地面上有地国了吧。”

“好了,都别说了,”卡姆罗迪拦住话头,“燃料只够维持两三个星期了。要是在这里找不到燃料,咱们就得赶快到别的废墟去找了。要不然省一艘船也行。如果那样的话,就是两个人乘一艘船,操纵席里就会你推我搡拥挤不堪,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拉屎的时候都是这样子。”

“卡姆罗迪,要让我和谁一起乘船都可以,但要是和卡里特伊——抱歉,我可不干。确实,我最近对女性好像是有点不友好,但谁让她总是唧唧呱呱说些我完全听不懂的话,我可实在受不了这个。”奈塔好像完全不知道该闭上他惹人生厌的嘴巴。

卡里特伊似乎还想回敬几句,但卡姆罗迪已经听腻了,伸手关掉了通话器。



每艘船都以三枚锚固定在地上之后,所有人都穿上宇航服,分别从自己的飞船里爬出来,站在飞船的背上。连接锚与飞船的钛合金锁猛然拉紧绷直。大家仔细检查了锁的状况,然后开始察看锚的固定情况。如果锚从地上被拽出来,或者锁断了的话,飞船就会彻底失去平衡,摇晃起来。运气更糟时,飞船会被扔出去,倒着坠落到星空之中。等待着这些坠落者的只有缓慢又无法抗拒的死亡。

以可见光来看,战场遗迹上散落的“残余热源”像是红色的星星一样,让人不禁生出天地连在一起的错觉来。

卡姆罗迪调整了观测器,切换到红外线状态。刹那间视野出现雪盲现象,但马上便自动调节到正常感光度上。在卡姆罗迪的头顶上,荒凉的大地向着四周无边无际地扩展开来。

“村子的位置在北边,”尧修阿的声音从通话器里传来,“和我们的降落地偏离了两三百米。怎么办?把锚拔出来,换一个地方?”

“不,算了,”卡姆罗迪想了想,“刚刚发生激烈战斗的地方岩盘常常会松动。能找个固定锚的地方不太容易。好了,吊行出发吧。”

“两百米以上也吊行?”奈塔问。

“怎么,你这么年轻还有意见?要不你留在这里看着飞船好了。”

“怎么会?我是没有意见的。只要眼睛能看到的地方,我都没问题。可是那个女的胳膊大概受不了吧。”

“我可不用你操心。”卡里特伊的宇航服的尖处弹出几十厘米长的金属爪,射到头顶正上方,顶部的探测器自动寻找到岩石的缝隙,改变外形嵌到里面。

“把时间浪费在说话上不可惜吗?快点行动。”卡姆罗迪也出发了。

宇航服是用很轻的材料做成的,不过即便如此还是有四十千克左右。双臂的爪子一起嵌入岩石当中的时候还可以承受得住,可是在前进的时候便不得不用一只爪子支撑全身的重量,更要命的是连休息的时候都只能保持着双手抓着大地吊挂的姿势。他们才前进十几米就已经满身大汗了。虽然宇航服的关节处都植有伺服系统,但他们拿到这些宇航服时伺服系统早就动不了了。他们既判断不出到底是坏了还是缺少保养无法运转,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把它弄好。伺服系统本身很重,所以宇航服也更加沉重,但是,如果能够在不影响宇航服功能的前提下把伺服系统去掉,当然也是可以的。

“差不多……快到……一半了吧?”吊行到一半的时候,奈塔已经不行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早着呢,”卡里特伊开玩笑似的说,“刚刚只前进了三十米呀。唔,其实我早就想再吊行得快一点了,都是为了等你,反倒累死了。”

从通话器里听起来就知道,卡里特伊的话说得虽然很轻松,但其实也快要不行了。自己可能确实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卡姆罗迪有点后悔了。

无意中,他往下面看了看,正好看见“飞地”由东往西而过。

“那个‘飞地’是吗?”卡姆罗迪问。

“等等,我查一下飞船的数据库……哦,那个是波塞东。”

“用望远模式找找维纳斯。应该正好可以看见它们回去。”

五个小小的光点慢慢靠近“飞地”,与只要简单上升就可以朝向地面的出击相比,以“飞地”这样的小目标为目的地的归还行动显然必须慎重得多。卡姆罗迪看见光点一个接一个排列着被吸到了“飞地”里。

“是他们袭击了这里吗?”尧修阿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怒气。

“不知道,”卡姆罗迪在宇航服里摇摇头,“我知道从空贼开始出发到他们到达目标发动攻击为止,需要两天左右的时间,不过回去需要多少时间我就不知道了。好像要等到时间吻合,他们必须围着世界转上好多圈吧……”

空贼的出击分为两个阶段。他们的据点、直径十千米左右的“飞地”,从地表看来,如果是顺行,那就是以六百三十一万千米的时速在深度五万千米的轨道上移动;如果是逆行,则是以时速六百一十六万千米在深度七万千米的轨道上移动。空贼首先需要做的就是由这样移动着的“飞地”上出发,上升到地面附近,并且在接近地面的同时也需要对准南北方向上的位置。这一阶段可以在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内完成。上升结束之后就进入减速的阶段。这个阶段大约需要两天的时间。接着,减速结束之后便是战斗和掠夺的阶段。当然,最初出发的时候就需要计算好时间,以便在完成减速的时候刚好可以到达掠夺地点。

但是,归还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虽说最好的做法就是和出发的时候类似,在结束加速之后刚好到达“飞地”的正上方,但是实际上,空贼一旦结束掠夺,为了避开村里残余兵力的反击或者邻村的增援部队,他们总是会尽可能早地离开掠夺地点。因此,当他们加速到接近“飞地”的速度之后,需要花费很多时间调整速度,以便准确地飞到“飞地”的正上方,然后才能下降。

一行人用了一个半小时才到达废墟的中心部附近。所有人累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特别是奈塔,时不时用他嘶哑的声音发出恶狠狠的恐吓。

“总算是到了,”尧修阿说,“我们是不是要抱着捡到的东西从来时的路回去?”

“开玩笑,办不到的。在这里简单搭个帐篷作为临时基地吧。把东西都集中到这里,然后派一个人回到船那边,再用船装回去,怎么样?反正不需要很长的时间,不下锚应该也没问题……”卡姆罗迪忽然停住了,“这是什么声音?”

“声音?”尧修阿回答道,“听到有声音吗?”

“我听见了啊。通话器里像是弹奏什么乐器似的声音,很轻很轻,大概是噪音吧。”

“不是。挺大的声音,”卡姆罗迪纠正道,“不是通话器里的。”

“不是通话器里的声音,”尧修阿严肃地说,“那可能是地面的振动,或者是你的宇航服内部的声音。你有发现什么奇怪的现象吗?”

卡姆罗迪感觉到背上开始一阵阵地发冷。假如真的只有自己才能听到这个声音,那它从地面传来的可能也就很低了。换句话说,这声音就是从卡姆罗迪的宇航服里发出来的。卡里特伊听到的声音说不定是从卡姆罗迪的通话器偶然传过去的。

“我知道大家都很忙,不过还是帮我一下,”卡姆罗迪努力保持着冷静,“看看我的宇航服,看看它外面有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没必要啦。”奈塔看起来连说话都很困难。

“不能说清楚一点吗?”

“之前我也有过求人帮忙的时候,”尧修阿的声音听起来格外轻快,“结果得到的回答是,让我做三十秒的深呼吸再说。”

这个可以说是好办法,也可以说是坏办法。有三十秒钟的余暇,那就不能算是迫在眉睫的危险。反过来说,如果连三十秒的时间都没有,那么再怎么急也都没有用了。卡姆罗迪索性不再多想,照着尧修阿说的开始深呼吸。

“对了,早一点准备总是没错,你说说遗言吧。”

“观测器上出现了裂纹。”尧修阿说。

卡姆罗迪足足叫了一分半钟。



“那,现在干什么?”卡里特伊等卡姆罗迪叫完之后问道,“要是觉得已经叫够了,那就请发出下一个指示吧。或者说你还没叫够,只是想换口气继续叫下去,那么你打算让谁接替你做队长?”

“对不起……我刚刚……确实吓了一跳,不过我想,我还是可以继续胜任队长的职责。”

“还是回去吧,”奈塔发表意见说,“观测镜在真空里裂开的话,可是撑不了几分钟的。”

不是几分钟,是几秒钟。卡姆罗迪刚想这么回答的时候,可怕的声音又一次出现了。这回卡姆罗迪自己也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视阈被横着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

“怎么都没时间了,”卡姆罗迪回答道,“这里附近有能进入地里面的入口吗?”

“根据磁场探测器,北边三米左右有一个很深的洞穴,”卡里特伊一副事不关己的口气,“很可能是入口。”

“这个村子的规模再小,一两件宇航服总是有的吧。不管怎么样,先去找找看。”

“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尧修阿的声音终于带上一点严肃的味道,“你打算怎么办?你知道它的使用方法吗?就算知道,你又打算怎么更换身上的这件?”

“尽力而为吧。大多数宇航服应该都有很多自动化的部分。更换就在真空里做就是了。速度够快的话,大概还是能活下来的。”

“胡说八道。就算在正常气压下脱一件宇航服都需要一分钟以上的时间,更何况是在真空里……”

“没时间讨论了,先动起来再说。”卡姆罗迪拦住话头,开始往北边吊行。

其他三个人也跟着行动起来。

到达洞口,卡姆罗迪一只手支撑着身体,用另一手的手背上的灯照进去。从直径一米的入口往上大约三十厘米都是天然的岩石,再往上,洞穴的墙壁就变成了一种光滑的材质。洞穴最顶端距离地表大约五米。墙壁上因为有无数小突起,看起来没有爬不上去的地方。

“你们觉得这个洞是干什么用的?”卡姆罗迪问。

“洞底这么高,肯定不可能是排气口,”尧修阿说,“大概是村民的出入口。本来应该有岩石做掩盖,可能是在空贼的攻击中掀掉了。”

“怎样才能进入地里设施的内部?”

“现在不好说。先进到洞穴里仔细检查一下看看。”

卡姆罗迪的上半身已经钻到洞里了。卡里特伊和尧修阿跟在后面,最后是奈塔。

“看,”尧修阿指着墙壁靠近正中的地方,“气闸室的入口。”

“能打开吗?”

“我查查看,”尧修阿把周围的图案传送到计算机,开始在数据库中检索,“没有完全一致的图案,不过同卡利斯托P-301型的气闸室比较接近,指数一致为71。”

“这样的话,没有钥匙卡就打不开啊。”卡里特伊说。

“没办法了吗?”卡姆罗迪的声音有点惊慌了。

“我以前见过这个,”奈塔追上了大家,“门边上的墙里应该埋着控制栓。把其中四个拔下来,把里面的电路弄短路,门就可以打开了。”

奈塔一只手支撑着身子,用另一只手在门的周围摸了一会儿,然后从腰上的工具箱里拿出激光锯,犹豫了一会儿,把墙切开了一个三十厘米的正方形口子。切下来的板立刻掉了下去。卡姆罗迪看着掉下去的墙壁碎片从洞里掉出去,然后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看不见了。

墙壁后面露出十几个控制栓。奈塔的手在上面犹豫不决地来回摸了几秒钟,然后像是豁出去了似的选了其中四个,一把把它们扯了下来。控制栓立刻也掉了下去。

卡姆罗迪慌忙伸手去抓,可是没抓到。

“你在干什么啊,万一拔错了怎么办?”

“反正没时间了。”奈塔诡异一笑,把导线接到了一起。

什么都没有发生。

卡姆罗迪怒吼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观测镜碎了。卡姆罗迪肺部的内压迅速下降,他急忙张开了嘴巴。同时,伴随着嗖嗖的声音,宇航服里的空气掠过卡姆罗迪的脸颊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有那么一瞬间,卡姆罗迪有一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错觉,但随即便出现了残酷的征兆。眼睛干涩的睁都睁不开;鲜红的雾从他的口中喷出,全身的皮肤剧烈地疼痛起来。

卡姆罗迪大惊之下,竟然试图在真空中呼吸。肺里面的空气喷射到真空中,连心脏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虽然真空中不可能有任何声音,但他的耳朵里却响起连绵不绝的爆炸声,那是他全身的血液沸腾的声音。

气闸室的门开了。

卡姆罗迪想要冲进去,但是他的全身都在抽筋,说不出话来。泪水从他的双眼里滚出,瞬间就在真空中沸腾消失。他不顾一切地把惊惶失措的奈塔撞到一边,滚进气闸室里。尧修阿伸手抓住掉下去的奈塔。卡里特伊跟着冲进门里,四下扫视了一圈。卡姆罗迪站不起身,只能双膝跪在地上,全身还在向外喷着污物和体液,这些液体一喷出来便蒸发在真空里。尧修阿和奈塔也冲了进来。两个人喘着粗气,尧修阿一边晃着奈塔的肩膀,一边说着什么,奈塔摇着头。视阈逐渐倾斜、分解、破碎,卡姆罗迪隐约看见内壁上排列着按钮和开关。他全身的关节如同被火灼烧一样疼痛。卡姆罗迪拼命拍打着开关群。尧修阿抓住他的两只胳膊试图阻止他的动作,可他还是拼命拍打着。

入口关上了。

尧修阿放开卡姆罗迪。挟着动作的余势,卡姆罗迪一头撞在墙上,然后身子往后倒下去。他想重新站起来,但是身子下面都是自己的体液,滑滑的爬不起身。这时候再担心空气也没用了。卡姆罗迪索性仰天躺下来,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他决定听天由命了。他全身的皮肤都收缩起来,仿佛裂开一般的剧痛包裹着他。

但是最后的时刻一直都没有到来。卡姆罗迪和恐惧战斗了不知道多久,忽然注意到了这一点。他冷静下来看看周围,发现三个朋友都在盯着自己,似乎很担心的样子。卡姆罗迪试着做出快点供给空气的姿势,但是听不到回答。三个人互相看着,似乎在说什么。

终于,尧修阿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把头盔取下来,让自己的头部暴露在了真空里。接着,卡里特伊和奈塔也取下了头盔。

尧修阿在真空里对卡姆罗迪说着什么。当然他什么都听不见,但还是试图回答尧修阿。不过能回答的只有血沫,伴随着咳嗽声从他的嘴里喷出来。

卡里特伊把手伸到卡姆罗迪的脑袋后面不知道做了什么。卡姆罗迪感觉到脑袋后面有什么硬硬的东西。

“现在是在用通话器的骨传导模式和你说话。听到的话,举一下右手。”卡姆罗迪看到卡里特伊的嘴唇动作的同时,在他的头盖骨里有声音响起来。

卡姆罗迪把右手抬起了一厘米。

在干什么呀,这些家伙。这件事情难道比给我空气还重要吗?

“已经没事了。刚刚的情况的确是很糟糕,不过现在又回到可以呼吸的空气里了。”

说什么?空气?

卡姆罗迪转动着疼痛无比的脖子和眼珠,看着地上。虽然污物和血液还在往外流淌,但是已经不再沸腾了。他的全身还是剧痛无比,耳朵里的鼓膜可能也破了,所以才什么都听不见。但是确实应该不在真空里了。

卡姆罗迪晕了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卡姆罗迪注意到自己全身赤裸。在他的周围弥漫着恶臭。

“你们跟我开什么玩笑?”卡姆罗迪突然注意到自己可以说话了,不禁吃了一惊。

“多亏了我们三个妙手回春,把你救活了。”黑色的肌肤、白色的牙齿、结实的肌肉,面前的巨汉正是尧修阿,“话说回来,你的命可真是好得很哪。”

“没有,只是比较顽强罢了。”卡姆罗迪笑着想要爬起来,但是突如其来的痛苦让他的脸都变了形。

“还不行哟。虽然在你全身上下看不到任何伤口,但应该是有内出血。估计内脏也受了不小的损伤,可惜我们在这里什么都做不了。不管怎么说,你先静养十天看看,然后我们再决定怎么办。”

最糟糕的结果是在内脏受损的情况下前往天狱,是吗?算了,就算真到了那个地步,自己反正都是无能为力的。

可是怎么会这么臭?耳朵坏了,嗅觉就变得特别灵敏了吗?

“臭死了,”卡姆罗迪对尧修阿说,“这里是排泄物处理场?”

“不是。这里可能是避难所。大概是村子的中央机构为了便于逃生而设置的。这地方有最低限度的生命维持系统,还备有一点水和食物。不过村里的人似乎没能用上这个地方。空贼的攻击太突然了,来不及逃到这里。至于你说的臭味吗……”尧修阿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肋部,然后把手凑到卡姆罗迪的鼻子下面。焦黑色的油一样的东西黏在他的手指上。“是我们的体臭。你有好多年都没有闻到别人的体臭了吧,而且我们都没进过澡堂。”

“喂,拿开。”卡姆罗迪反射性地推开尧修阿的手。污垢和油块四下飞散开来。

卡姆罗迪看看自己的身体,只见自己也是全身都蒙着污垢,除此之外还裹着血液和污物,样子实在难看到了极点,简直就不是人的模样。“‘澡堂’是什么东西?”

“澡堂啊,就是可以进去洗身子的、有好多温水的地方。”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这么奢侈的东西。”卡姆罗迪有点发呆。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只被分配到十升的水。他喝的水也在这十升里面,所以必须把用过的水经过再处理之后再喝。算起来,那些水已经不知道再处理过多少次了。他想起当自己把尿撒到管子外面的时候,母亲特别生气的样子。而且因为这件事还被罚了两天都没给他喝水。

“啊,我们村子的上面刚好有一条含水硅酸盐的矿脉。不过只有水是可以随便用的,反而是维持环境的能量严重不足,三平方米的房间里挤着八个人。每个月一次的洗澡就是唯一的乐趣了。”尧修阿的目光望着远方,似乎有点出神。

“我不是开玩笑!”一个瘦瘦的年轻人说。他的肌肤倒是很白,可惜上面到处是污垢。他正朝着一个丰满的有着金色皮肤的壮年女性怒吼:“那家伙差点杀了我!我刚救了他的命!”

看起来像是奈塔和卡里特伊。上一次看到他们的样子是在多少年以前了呢?虽然一直都在一起行动,但平时都是被船呀宇航服什么的遮住了,没有看到他们的机会。

到了这个时候,卡姆罗迪终于注意到除了自己之外其他的队员也都全裸着身子了。当然,只要自己脱了宇航服,也就应该全裸了吧。

卡里特伊看起来正在说服奈塔:“冷静点。你也知道那时候没有别的办法,如果再迟疑一会儿他可就要死了。”

“生什么气呢?”卡姆罗迪故意以一种冷静的语气说。

“‘生什么气呢’?你问我?”奈塔唾液横飞,“你自己干的事情自己全忘了?你差点把我撞到天狱去了!”

“把你?”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噢,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说我死了也没关系?!”

“我发誓,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奈塔恨恨地瞪了卡姆罗迪好一会儿,终于开口说:“好吧,我相信你一回。不过你听好,”奈塔指着卡姆罗迪的鼻子,“再发生一次这种事情,你就别想再当队长了。”说完,他猛地转过了身子,把背对着卡姆罗迪。

“这个村的技术水平是哪一级?”卡姆罗迪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问卡里特伊。

“我查过了数据库,计算机推测可能是B+级。”

卡姆罗迪吹了一声口哨:“是我们到今天为止遇上的最高级别嘛。这么说,这村子应该有不少有价值的东西吧。就算我们的船用不上,也可以拿去和别的村子换燃料。”

“关于这件事,在你昏迷的时候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你看,在这里休整一段时间怎么样?”尧修阿说,“不管怎么说,那种以船为家四处捡破烂的事情实在不想再干下去了。把这里作为我们的避难所应该也挺好吧。这个避难所有地热发电装置,我算过,它可以提供足够我们四个人用的能量。而且这个村子刚被攻击过,再次被攻击的可能性很小。”

“但是万一被攻击的话立刻就会完蛋,”卡姆罗迪皱起眉头,“那么,其他两个人的意见呢?”

“我赞成,”奈塔好像很有些高兴的样子,“这个避难所一共有十间房间。我们一个人住一间,还有六间空着。切断这些空房间热和光的供应,我们应该能过得很舒服。想想看吧,我原来的村子,每个星期只能点一个小时的灯,在这里哪怕没有必要的时候也能开着灯,多好啊。”

“我有条件赞成,”卡里特伊虽然在几个男人的面前赤身裸体,却没有一点胆怯的样子,依旧挺着胸,“我在这里最多住一个月,再长的话,即使你们都不走,我一个人也会离开的。”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调查这里的数据库了。

卡姆罗迪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

尧修阿和奈塔的意见确实有道理。完全没有必要执著于船内的生活。但卡里特伊为了探索地国,坚决拒绝长期定居,这未免太固执了一点。况且地国仅仅只是个传说啊。虽然应该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但是……

“我知道了。那么就如卡里特伊所说,在这里住一个月。”

“为什么只住一个月?”奈塔争辩道。

“请听我说完。我们先在这里住一个月看看,如果在这一个月里没有发生什么问题,那么再去考虑长期定居的事宜。”

“我是要离开的。”

“你如果真的要离开,没有人会阻拦你。不过我需要提醒你的是,一个人出行是相当危险的。”

卡里特伊点点头:“谢谢你的提醒。不过与其留在这里而放弃探索地国,我还是宁愿选择死亡。”

在那一瞬间,卡里特伊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



除开睡觉的时候,卡里特伊一直在操作避难所里的计算机。

时常会有男人们过来看看她这边的情况,但她几乎不和任何人搭话。今天也是。卡姆罗迪一边喝着水,一边站到卡里特伊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她应该知道有人在看她,但还是连头都没有回。

一天二十四小时赤身裸体,我可没办法一直保持冷静,卡姆罗迪想,特别是有个既非家人又非女友的女人在这儿。她难道就什么感觉都没有吗?除非卡里特伊从一开始就没有穿衣服的习惯。

“啊呀!果然是这个!!”

突然,卡里特伊叫了起来。卡姆罗迪吓了一跳,差点连手中的玻璃杯都掉了。

“你吓到我了。”

“呃,你在这里啊?”卡里特伊好像刚刚才注意到卡姆罗迪,“身体怎么样了?”

“托您的福,一切正常。不过是撒些血尿拉些血便,还有就是每天吐五六次罢了。呵呵,反正不会马上死跷跷。”卡姆罗迪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架势,“你好像找到什么东西了?”

“嗯,这个村子里流传的传说,和世界各处的传说有不少共同之处。看,这个地方。翻译过来就是这样子的,”屏幕上奇形怪状的符号转换成了可以理解的语言。卡里特伊一边指着一边朗读,“古代,人类居住在球状世界。球状世界上有重力,而重力则是由外部指向中心的力量,所以人类可以用双脚在地面上行走。”

老掉牙的故事,都是骗小孩子的。用一个荒诞无稽耸人听闻的描述作为开头,这是神话传说的一贯手段。这样的开头一方面可以吸引听故事的人的注意;另一方面,尤其是对于孩子们来说,也可以提示他们故事说的不是这个世界,而是架空的世界。

 第1页/共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