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吸血鬼日记1:觉醒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62 吸血鬼日记1:觉醒 下载链接

2011-01-18  [美] L.J.史密斯  小说  人气:4467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1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第一章

9月4日

亲爱的日记,

今天将会发生一些可怕的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些。这很疯狂。我没有理由对每个会让我开心的事感到烦乱,但是……

但是现在,我在早晨5:30的时候伴随着惊恐而醒。我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因为我被法国和这儿的时差弄得烦乱了。但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我如此害怕,如此迷惑。

前天,当朱迪恩姑姑以及玛格丽特和我从机场开车回去时,我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在我们拐弯到达街区时我突然想到,“妈妈和爸爸正在家里等着我们。我打赌他们会在前沿或者起居室的窗子那看着。他们一定非常想念我。”

我知道,这听起来完全疯了。

可当我看见房子和空空的前沿时我甚至还是有这样的想法。我跑上台阶试着敲门。当朱迪恩姑姑打开门后我立刻冲进去,站在走廊仔细听着,我期待听见妈妈从楼梯上下来的声音还有爸爸从丹麦打来的电话铃声。

可只有朱迪恩姑姑在我身后放下手提箱,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欢迎回家。”然后玛格丽特笑了。我生命中最大的恐惧感向我扑来。我从未感到如此彻底的迷茫。

家。我的家。为什么听起来像一个他?

我出生在菲尔教区。我从小就是在这个房子里度过的,总是如此。这就是我的房间,在地板上还有烧焦的洞,那是我和卡罗琳在五年级的时候尝试抽烟,然后差点把自己呛死。透过窗户能看见一棵很大的柑桔树,马特和那些家伙们曾在两年前我生日晚会那天爬上去。这是我的床,我的化妆台。

我昨天太累了,没法适应这个环境。

梅雷迪恩为我精选了计划表,但是我不想和她通电话。朱迪恩姑姑告诉每一个打电话来的人我因为时差的缘故还在睡觉,但她在午饭的时候用一种怪模怪样的神情看着我。

我今天还是见到了大家。我没料想到上学前会在停车场见面。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感到害怕?我害怕他们吗?

埃琳娜·吉伯停下写字了。她瞪着她写下的最后一行然后摇了摇脑袋,钢笔悬在蓝色天鹅绒封面的笔记本上。然后,伴随着一个山洪暴发般的手势,她把钢笔和笔记本丢在很大的窗台上,它们并无恶意地反弹回来落在靠窗的长椅垫子上。

这些如此荒谬可笑。

她这么做,埃琳娜·吉伯,是因为害怕人群吗?还是害怕一切事情?她站起来,气愤地把胳膊插进红色的丝绸里。她甚至没有看一下这个樱桃木化妆台上精致的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镜子,她知道她会看见什么。埃琳娜·吉伯,这个酷酷的,金发的苗条女孩,时尚的开创者,高中毕业班里全校男生都想得到所有女生都想成为的女孩。而现在是一副不习惯的怒视在她的脸上,嘴唇也紧紧收住。

一些热水浴还有一些咖啡就能让我平静下来,她想。早晨的洗刷仪式还有穿衣让她平静了一些,她整理了从巴黎带来的新的生活品。她最后挑选了一个月牙白的的玫瑰花纹套衫和白色亚麻短裤,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覆盆子冰淇淋。足够去吃了,她想,然后镜子里的女孩秘密地笑了一下。她最初的恐慌融化了,被忘却。

“埃琳娜!你在哪?你上学要迟到了!”声音从楼下朦胧地传来。

埃琳娜继续拿起一把梳子温和地拉扯头发然后用一个玫瑰色绸带绑好放回去。然后她拿起她的双肩背包走下楼梯。

在厨房,四岁大的玛格丽特在厨房桌子上吃燕麦粥,看上去总是含糊慌乱,她有一个尖瘦的、温和的脸庞,光亮的头发被挤成一堆。埃琳娜低下头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早上好,各位。很抱歉我没时间吃早饭了。”

“可是,埃琳娜,你不能不吃就离开。你需要蛋白质——”

“上学前我会吃些油炸圈饼的。”埃琳娜欢快地说。她在玛格丽特的脑门上亲了一下就转身离开了。

“放学后我大概会和邦妮或者梅雷迪恩一起回去,所以别等我吃饭了。拜拜!”

“埃琳娜——”

埃琳娜已经在前门之外了。她在身后关上门,切断了朱迪恩姑姑遥远的抗议,然后离开前沿。

然后停下。

所有早晨那些糟糕的感觉又匆匆回来了。那些焦虑,那些恐慌。以及确信某些糟糕的事会发生。

枫树街已经被废弃了。那些高耸的维多利亚时代的房子看起来陌生而沉默,似乎里面都是空的,就像是被遗弃的电影建设道具里的房子。看起来似乎里面没有人,却有着一些奇怪的东西在注视着。

这代表的意思是:一些东西在看着她。宽广的天空并不蓝,却似不透明的乳白,就像巨大的翻转的碗。

天气沉闷得让人窒息,埃琳娜肯定有双眼睛在看着她。

她突然看见在房子前面的老柑桔树上有什么黑暗的东西。

那是一只乌鸦,静静地坐在淡黄色的树叶中。这就是看着她的东西。

她试着告诉自己这很可笑,但是不知怎么的她就是知道。那是她见过的最大的乌鸦,丰满而光滑,在它黑色的羽毛上有彩虹一样的光亮。她能清楚地看见它的每一个细节:贪婪的黑色的爪子,锋利的嘴,闪闪发光的纯黑色的眼睛。

它一动不动,就像一个静止的蜡像模型。但是她瞪着它,埃琳娜感到她的脸有一些发红,心脏一波一波在喉咙里和脸颊下跳动着。因为它……注视着她。看上去就像那些当她穿着泳衣或者贴身的衬衫时看着她的那些男孩子们。似乎它能用它的眼睛为她脱衣。

在她意识到她在做什么的时候,她褪下她的书包然后从旁边的路上捡起一块石头。“离开这。”她说,然后听到了语气里晃动的愤怒。“走!走开!”说完最后一个词,她扔出了石头。

树叶里有一阵爆发,但乌鸦安然无恙地往上飞了。它的翅膀巨大,它们足以拍打下一群叶子了。埃琳娜蹲下,突然感到很恐慌似乎拍打直接进到了她的脑子里,他飞翔时刮的风弄乱了她的头发。

但是它向上盘旋着,黑色的轮廓闪现在天空之中。然后,随着一声刺耳的嘎嘎声,它翻滚进入了树丛里。

埃琳娜缓缓站起来,然后自觉瞥了一眼周围。她没法相信她刚才做了什么。但现在这只鸟已经走了,天空仍旧那样普通。一阵微风使几片树叶落下,埃琳娜深深吸了一口气。在街道的那头一扇门打开了,几个孩子跑出来,欢笑着。

她对着他们笑了,然后再深深呼吸,感到轻松一些。她怎么会那么愚蠢?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天,充满希望,没有什么糟糕的事会发生。

没有什么糟糕的事会发生——除了她上学将要迟到。全部的人将在停车场等着她。

没有再向后看一眼那棵柑桔树,她开始尽可能快的沿着街道往前走。

乌鸦的轰隆声从巨大的橡树顶上传来,斯蒂芬的脑袋条件反射地抽动了一下。当他看见这只是一只鸟时,他放松下来了。

他的眼睛看向手里柔软的白色,他感到自己的脸上写满了懊悔。他没有想要杀它。如果他知道他有多饿的话他会猎捕一些比兔子还要大的东西。但是,当然,这是让他受惊吓的最合适的东西:不知道饥渴将会有多么强大,或者他可能会做什么来满足它。他很幸运这次他只杀了这只兔子。

他站在这棵古老的橡树下,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的卷发上。穿着牛仔裤和T恤衫,斯蒂芬·塞尔瓦托看上去正好很像一个普通的高中学生。

但他不是。

在森林深处,没有人看见他,他开始进食。现在他费力地舔着他的牙龈和嘴唇,确保上面没有污点。他不想发生任何意外。这个化妆舞会将会很努力地实现。

一会儿之后他再次惊愕,是否他不应该去参加。也许他应该回到意大利,回到他躲藏的地方。是什么想要让他再回到日光之下的?

但是他厌倦活在阴暗之下了。他厌倦黑暗,厌倦在它之中生活着。说得更准确些,他是厌倦独自一人。

他不确定为什么选择了菲尔教区。这是一个年轻的城镇,有它自己的规格,最古老的建筑在一个半世纪以前就被建立了。但记忆和南北内战的幽灵仍旧在这,和超级市场以及快餐店一样真实。

斯蒂芬很钦佩并且感激这一部分。他觉得也许他能加入菲尔教区的人们。而且也许——仅仅是也许——他会在他们之中找到一个地方生存。

他没有完全被录取,这是当然。想到这里他露出一个微笑。他比那希望的知道的还要多。那里绝不会是一个完全属于他的地方,但他很真实。

除非他选择属于黑暗……

他把这些思想全部丢掉。他抛弃黑暗,他让黑暗留在了深渊。他在黑暗里呆了那么多年,直到今天,他站在了阳光之下。

斯蒂芬意识到他仍旧抓着这只兔子。轻轻地,他把它放在棕色树叶铺成的床上。远远的,对于人耳来说太难听见了,他便认出一声狐狸的叫声。

一道尾随,猎人兄弟,他悲哀地想。你的早餐在等着你。

当他从肩上拿下夹克衫,他注意到乌鸦早早地就在妨碍他了。它仍旧栖息在这棵古老的橡树上,似乎在注视着他。它有一些不太正常。

在枯死的树叶中安静地移动,他走向树林的边缘。他的汽车停在那。他回头瞥了一眼,就一下,然后看见了乌鸦离开那棵树向兔子俯冲过去。

用那种方式扑向那只柔软无力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太吉利,有些不吉利,还有一些洋洋得意。斯蒂芬的喉咙勒紧了,他几乎要大步走回去赶走那只鸟。然而,它和那只狐狸有一样的权利,他告诉自己。

和他一样的权利。

如果他再遇到那只鸟,他观察自己的思想,他决定了。刚才,他瞟了一眼它然后穿越树林。他不想到达罗伯特E.Lee高中时已经迟到了。



第二章

当埃琳娜进入高校停车场时被包围了。每个人都在这,她在六月底之后就没再见过这些人,还包括四个或五个附和着的希望也赢得喜爱的人。她被这些人一个一个地拥抱。

卡罗琳至少高了一英寸而且比以前要更加时尚。她冷静地问候埃琳娜然后转过身走了,她绿色的眼睛就像一只猫。邦妮一点都没有高,当她的胳膊围绕埃琳娜时她弯卷的红色脑勺只勉强够到埃琳娜的下巴。等一下,弯卷?埃琳娜想。她推开这个小女孩。

“邦妮!你对你的头发做了什么?”

“你喜欢吗?我想让它看上去更高一些。”邦妮抚摸着篷松松的刘海微笑着,她棕色的眼睛因为兴奋闪闪发光。

埃琳娜开始移动了。“梅雷迪恩。你压根没变化。”

两边的拥抱还是同样的温暖。她想念梅雷迪恩超过了任何一个人,埃琳娜想,看着这个高高的女孩。梅雷迪恩从不化妆,但另一方面,她拥有完美的橄榄色皮肤以及浓密的深黑色睫毛,她不需要更多了。现在她会学埃琳娜弄成精美的眉毛。

“好吧,你的头发在太阳下有两种色调……但你的棕色哪去了?我以为你是生活在法国里维埃拉。”

“你知道我从来就没有棕色的。”埃琳娜举起她的手检查。皮肤完美无暇,就像瓷器,几乎和邦妮的一样白皙透明。

“等一下,这倒提醒我了。”邦妮插话,扯着埃琳娜的一只手。“你猜我这个夏天从我堂姐那学到什么了?”在任何人能够说话前,她就喜悦地公布了:“看手相!”

一片呻吟,还有一些笑声。

“尽管笑吧。”邦妮说,一点也没被妨碍。“我的堂姐告诉我我是通灵的。现在,让我看看……”她看着埃琳娜的手掌。

“赶快,我们要迟到了。”埃琳娜有一点不耐烦。

“好吧,好吧。现在,这是你的生命线——或者这是你的勇气线?”人群中有人窃笑。

“安静,我正在虚无中。我看见……我看见……”同一时刻,邦尼的脸变得空虚,似乎她很震惊。她棕色的眼睛瞪大了,但她没有在凝视埃琳娜的手。似乎她通过它看见了一些——一些可怕的事情。

“你会看见一个高高的,黑暗的陌生人。”梅雷迪恩在她身后喃喃道。一阵笑声传来。

“黑暗,没错,是个陌生人……但是不高。”邦妮的的语气严肃而恍惚。

“尽管。”在一会儿之后她缓缓地说,看上去困惑。“他很高,一次。”她瞪大的棕色眼睛迷惑地看着埃琳娜的手。“但有可能……不是它?”她放下埃琳娜的手,几乎是急急地甩开。“我不想再看见更多的了。”

“好吧,表演结束了。我们走吧。”埃琳娜告诉其他人,含糊恼怒。她总是感到灵魂之说仅仅是戏法。所以为什么她要烦闷呢?只是因为这个早上她几乎让自己生气……

这些女孩靠近学校建筑,但一辆精致的汽车的马达声传来。

“好吧,现在。”埃琳娜说,瞪着眼睛。“多了不起的一辆车。”

“多了不起的一辆保时捷。”梅雷迪恩冷淡地修正。

这辆光滑的黑色911涡轮在停车场里发出噜噜声,在一段时间里回响着,像一头豹猎捕食物那样懒散。

当这辆汽车停住,门打开了,他们瞥了一眼司机。

“哦,我的上帝。”埃琳娜小声说。

“你可以再说一遍。”邦妮无声地说。

从她们站着的地方,埃琳娜看见他有一个瘦瘦的,平直的强壮的身体。水磨的牛仔裤像是夜间脱落,紧身的T恤,还有一个切口不寻常的鹿皮夹克。他的头发是波浪的深黑。

虽然他不高,但也属于平常高度。

埃琳娜吐出一口气。

“那个蒙着脸男人是谁?”梅雷迪恩说。她的评论很恰当地表达了他完全被黑色墨镜覆盖住的眼睛,在他的脸上就像一个面罩。

“那个蒙着面的陌生男人。”另一个声音说道,然后声音开始喋喋不休越来越高。

“你怎么会知道的?你从没去过比罗马,纽约更远的地方,在你的一生里!”

“啊——哦。埃琳娜又看了。真是猎人的脸孔。”

“矮个子——黑暗——以及——英俊,大家要小心注意了。”

“他不矮,他很完美!”

通过这些喋喋不休,埃琳娜的声音突然响起。“哦,来吧,埃琳娜。你已经很完美了,你还想要什么呢?你要两样做什么,拥有一样难道不行吗?”

“同样的事情——只是更久一些。”梅雷迪恩懒洋洋地说,融化在笑声里。

这个男孩锁上车然后走向学校。突然的,埃琳娜在他身后动身,其他女孩只好在她身后形成一个严密的组织。片刻,烦恼的泡沫又淹向她了。她难道不能踩着她的高跟鞋到任何一处地方吗?但是梅雷迪恩抓住了也的眼神,然后她不管不顾地笑了。

“贵人。”梅雷迪恩缓慢地说。

“什么?”

“如果你是这个学校的女王,那你不得不容忍结果。”

当她们进入教学楼时埃琳娜皱起了眉头。一段长廊拉伸在她们眼前,一个穿着鹿皮夹克和牛仔裤的身影消失在前方办公室的门口。当埃琳娜经过办公室时她缓慢踱步。这里有一个大窗户,通过它能看见整个办公室内部。

其她女孩公然的透过窗户凝视里面,然后吃吃地笑。“完美的后视图。”“这肯定是阿尔玛尼的夹克衫。”“你相信他是从州外来的吗?”

埃琳娜竖起耳朵听这个男孩的名字。这似乎有某种麻烦在里面:克拉克夫人,工人部长,正在看着一张清单然后摇晃她的脑袋。这个男孩说了什么,然后克拉克夫人举起她的手做了一个“我能说什么?”的手势。最后,她用一根手指指着清单,然后再次摇了摇头。这个男孩准备离开,然后转身。当克拉克夫人抬头看他的时候,她的表情变了。

这个男孩的墨镜现在在他的手上。克拉克夫人对某些事很震惊,埃琳娜能看见她眨了好几次眼。她的嘴唇张开然后又合上似乎是在尝试说话。

埃琳娜希望她能看见这个男孩的脸而不是背影。克拉克夫人现在在摸索着纸张,看上去很茫然。至少她找到了一些东西然后在上面写字,之后把它推给这个男孩。

这个男孩简短地签了字,大概是签名——然后再把它推回去。克拉克夫人凝视了几秒钟,然后摸索了一堆新的纸张,最后拿出一张像是功课表的纸张给他。当他接过说谢谢,然后向门转身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这个男孩。

埃琳娜至此已经被好奇心惹怒了。里面发生了什么?那个陌生人的脸究竟什么样?但是当他从办公室里出来时,他再次带上了他的墨镜。

失望追赶包围着她。

现在她们中的大多数都转向这个男孩,看着他身上的每一处。埃琳娜站在窗口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把她头发上的丝绸摘掉这样它就能围绕着她的肩膀了。

没有看任何一边,这个男孩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一个合唱队般的叹息——当他走到听不见的范围就小声响起。

埃琳娜一点都没有听见。

他正好走在她的前面,她想,茫然的。正好没有朝她看一眼。

朦胧的,她意识到铃声响了。梅雷迪恩牵着她的胳膊。

“什么?”

“我说你的时间表在这。我们现在得去二楼。快来!”

埃琳娜让梅雷迪恩推着她进了走廊,上了一段楼梯,进入一间教室里。她不知不觉地坐进一个空位把眼睛固定在前方老师的身上,却没有真正看着她。

他正好从右边走过。没有往旁边瞟一眼。她不记得这个男孩做这件事有多久了。他们全都看着,至少。一些人在吹口哨。一些人停止交谈了。还有一些人仅仅是瞪着。

而埃琳娜总是那么完美。

毕竟,什么能比那些男孩更重要呢?他们会记住你有多时尚,或者你有多漂亮。他们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上都有着很大用途。有时候他们令人兴奋,但通常不会持续很久。有时候他们从一开始就让人惊恐。

大多数男孩,埃琳娜觉得,都像是小狗。一小部分不止那样,可以和你做真正的朋友。就像马特。

哦,马特。去年她希望他就是她寻找的那一个,那个能够让她感觉……好吧,还要更多一些。多过了匆匆享受征服的喜悦,在那些女孩面前炫耀新收获。她对马特是一种深深的爱。但这个夏天一结束,当她有时间想一想的时候,她意识到那是一种堂兄妹或姐妹之间的情谊。

哈尔彭小姐递过来一些三角几何书。埃琳娜机械的接过然后写上她的名字,仍旧沉浸在思考里。

她喜欢马特多过了其他她所认识的男孩子。这就是为什么她想要告诉他这已经结束了。

她不知道要在心中怎样告诉他。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怎样告诉他。她不是害怕他大吵大闹,他不会理解。她并不是真正了解她自己。

她似乎总是在寻找……一些好事或什么东西。可是,当她思考的时候,它又不在这儿了。不是和马特,不是和她拥有过的所有男孩。

然后她不得不再一次重新开始。幸运的,这里总是有新目标。没有男孩能成功抵抗她,也没有男孩甚至会忽视她。直至现在。

现在。记得在礼堂里的那一刻,埃琳娜发现她的手指握紧了钢笔。她仍旧不能相信他忽视她。

下课铃响了,每个人都涌出教室,除了埃琳娜停在门口。她撅起她的嘴唇,扫视了一下礼堂里流动的人群。然后她拦下了涌向停车场的那群人中的一个女孩。

“弗朗西斯!快来这。”

弗朗西斯渴望地来了,她一脸泛光。

“听着,弗朗西斯,你记得今天早上那个男孩吗?”

“就是那个开保时捷的?我怎么会忘记?”

“好吧,我想要他的功课表。如果你能的话从办公室里帮我拿来,或者从他那复制一份。但一定得做!”

弗朗西斯看上去惊讶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露齿而笑。“好的,埃琳娜。我会试试看的。如果我能得到的话午餐时候我会给你。”

“谢谢。”埃琳娜看着这个女孩离开。

“你知道,你真的疯了。”梅雷迪恩的声音在她的耳边。

“如果你不能在有时候指使一些低年级的人,那么做这个学校的女王有什么用呢?”埃琳娜平静的回复。“我们现在去哪?”

“商务学。这儿,看看你自己的。”梅雷迪恩扫了一眼她的时间表。“我得去上化学课了。马上!”

商务学以及这个早上剩下的时间都是在模糊中度过的。埃琳娜希望能抓住那个新生的一个眼神,但他都不在她的教室里。马特在一个课程上和她一起,当他蓝色的眼睛看着她并且微笑时她感到心痛。

午饭的铃声响了,当她走向自助餐厅的时候向左右的人点头打招呼。卡罗琳在外边,很随意地靠着墙,抬起下巴,摇动肩膀,翘起嘴唇。和她说话的两个男孩注意到埃琳娜靠近了,彼此安静下来互推对方的胳膊。

“嗨。”埃琳娜简短地对这两个男孩说,然后转向卡罗琳:“准备好去吃饭了吗?”

卡罗琳绿色的眼睛勉强在埃琳娜身上闪烁一下,然后她把脸上光滑的褐色头发撩到耳朵后边。“什么,在皇家餐桌吗?”她说。

埃琳娜吃了一惊。她和卡罗琳从幼儿园的时候就是朋友了,她们总是温顺地和别人竞争。但最近卡罗琳发生了一些事情。她开始越来越认真地竞争了。而现在埃琳娜对于别的女孩的这种口气感到苦涩。

“好吧,如果你是一个平民的话这倒是很难。”她轻轻地说。

卡罗琳似乎没有注意到。“当你在这个夏天离开的时候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了,埃琳娜。”她继续,“而你在王座上呆着的时间也许已经不长了。”

埃琳娜很激动,她能感到。她努力保持声音平稳。“也许。”她说。“但是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可不会买一根权杖,卡罗琳。”她转过身然后走进餐厅。

看见梅雷迪恩和邦妮让她觉得轻松,而且弗朗西斯在她们身边。当埃琳娜选好午餐然后加入她们的时候她感到自己的脸颊平静下来了。她不想让卡罗琳扰乱她,她再也不会考虑卡罗琳了。

“我拿到了。”弗朗西斯说,当埃琳娜坐下的时候挥舞着一张纸。

“而且我有一些好东西。”邦妮骄傲地说。“埃琳娜,听着这些。他在我的生物课上,而我坐在他的对面。他的名字是斯蒂芬,斯蒂芬·塞尔瓦托,他来自意大利,而他和老Flowers夫人住在城镇边上。”她叹了一口气。“他那么浪漫。卡罗琳跌落了她的书,然后他就帮她全捡起来了。”

埃琳娜做了一个歪脸。“卡罗琳多笨。还发生了什么吗?”

“好吧,就这些了。他没有真的和她交谈。他非常神秘,你也看见了。恩,斯科特夫人,我的生物老师,试着让他摘下眼镜,可他没有。他一定有什么医疗状况。”

“哪一种医疗状况?”

“我不知道。也许已经是末期了然后他时日无多了。这难道不浪漫吗?”

“哦,非常。”梅雷迪恩说。

埃琳娜看着弗朗西斯拿来的纸,咬紧她的嘴唇。“他在我的第七节课上,欧洲历史。还有谁有这节课吗?”

“我有。”邦妮说。“而且我想卡罗琳也有。哦,也许还有马特。他昨天说了一些关于他的好运气,能够得到唐纳先生。”

真让人惊讶,埃琳娜想,拿起一把叉子刺向她的土豆泥。看来这七分之一的课程似乎会非常有趣。

斯蒂芬很高兴这一天的课程就快过去了。他想离开这些有着拥挤人群的教室和走廊,哪怕只是几分钟。

那么多思想。那么多花样的思想压力,那么多脑袋里的声音围绕在他的周围,让他感到疯狂。上次他像这样面对一大群人已经有很多年了。

有一个思想在周围显得特别突出。她大概在学校的走廊看着他。他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她的个性强大。他确定他可以再次认出这个思想。

目前为止,至少,他逃过了第一天的化妆舞会。他只是用了两次这个力量,然后他就不得不节约一些了。他很累,而且,他悲伤地承认,他很饿。一只兔子并不够。

它在他的意识边缘炽热,发着金光,柔软并且震动着。而且,第一次,他能找到那个女孩,她就坐在他前方的右边。

甚至当他在想的时候,她就转过身来,然后他就看见了她的脸。这足以让他无法喘气并且休克了。

凯瑟琳!但当然她不是。凯瑟琳已经死了,没有人比他知道得更清楚。

然而,这种想象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苍白的金发,那么美丽甚至像在发光。奶油一样的皮肤,总是让他想到天鹅,或者雪花,还有颊骨上微微的红色。而她的眼睛……凯瑟琳的眼睛,那是他从未见过的颜色:比天空蓝要深一点,和她的头带一样如天青石那样浓厚。这个女孩有一样的眼睛。

当她微笑的时候她们都一样固定在他的脑子里。

他在她的微笑中低下头。首先,他不愿再想凯瑟琳了。他不想看着这个会让他想起她的女孩,他再也不想感到她的存在了。他让自己的眼睛固定在桌子上,尽可能坚固地阻塞他的思想。而且至少,她已经转回去了。

 第1页/共1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