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吸血鬼日记4:黑暗重汇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61 吸血鬼日记4:黑暗重汇 下载链接

2011-01-21  [美] L.J.史密斯  小说  人气:3973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1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第一章

卡罗琳握着邦妮的手,用一种温暖的语调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这不是真的。一切都不会在回到原点,回到埃琳娜去世以前的样子了。邦妮对卡罗琳将要举办的派对很疑虑。她的胃痛不止,这似乎在暗示她这可能是个坏主意、很坏很坏的主意。

“Meredith的生日已经过了,”她指出。“那是上周六的事情。”

“但是她没有开派对啊,至少是没有开一场有实质意义的派对。这次可不一样,我爸妈到星期天早上才回来,我们可以彻夜狂欢。来吧,邦妮——想想到时候她会多惊喜呀。”

“噢,好吧,‘惊喜’,”邦妮想。“惊喜到最后她可能都会想杀了我。”“你看是这样的,卡罗琳,Meredith不想参加派对,是因为她到现在为止还不想庆祝,因为那让人觉得有点……不太尊重,因为某些原因……”

“那是不对的。埃琳娜会希望我们快乐的,你知道她会的。她喜欢派对。她肯定不想我们大家在她死了六个月后还围在她的遗体旁边哭吧。”卡罗琳身体前倾,用她猫似的绿眼睛盯着邦妮,认真且具有说服力。现在卡罗琳并没有用以前那种讨人嫌的手段,所以她们之间没有那种所谓“狡诈”之类的东西。所以邦妮相信她真的是这个意思。

“我希望我们能像从前那样亲密无间,”卡罗琳说道。“你还记得吗?我们四个总是一起庆祝生日的。那些家伙老是试图破坏我们的派对。我想他们今年肯定还会这么做。”

邦妮感觉她逐渐掌握了局势。“这是个坏主意,非常坏。”她想。不过卡罗琳还继续在说,当她细数那些过去的时光时,流露出一种梦幻浪漫的神情。邦妮实在不想告诉她:她对那些过去的日子没什么感觉,就像她对迪斯科一样麻木。

她想了好久才挤出两句有气无力的反驳:“可是现在我们再也不是‘四个’了,三个人的派对不像是派对。”

“我还要去请SueCarsh呢。而且Meredith也要来的,不是吗?”

邦妮不得不承认Meredith的确会来,而且每个人也都跟Sue关系很好。但即使是这样,卡罗琳也要明白生活不能再像从前那样了。你不能把SueCarson插在埃琳娜的位置上,然后说“好啦,一切又归回原位了。”

“但是我要怎么跟她解释呢?”邦妮想着,忽然她灵光一闪。

“那我们就把VickieBennett也请来吧,”她说道。

卡罗琳愣住了,盯着她。“VickieBennett?你有没有搞错啊。你要请那个家伙?还是在发生了那种事情以后?她可是被全校看到没穿衣服啊。”

“是啊,就是因为发生了那件事,”邦妮坚定地说。“你想做,我知道她从来就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不过她从来没有和我们这群人一起玩过。他们也不接受她,更何况她怕他们怕得要死。Vickie需要朋友,我们需要人气。我们就请她来吧。”

卡罗琳看起来又沮丧又无奈。邦妮相信她会接受的,她握着卡罗琳的手,等了一会儿,最后卡罗琳叹了口气。

“好吧,你赢了。我会请她来。不过你就负责星期六晚上来我家,照顾好Meredith.还有邦妮——你得确定在那之前,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哦,好的,没问题。”邦妮严肃地说。她对卡罗琳忽然放晴的脸色毫无准备,更是被卡罗琳冲动的拥抱惊了一下。

“我很开心你能从我的角度来看问题,”卡罗琳说。“不过,我们大家能过重新再一起实在是太好了。”

“但是她不明白一件事,”邦妮意识到。卡罗琳离开后,她陷入了迷惘:“我到底应该怎么对她解释呢?狠狠地打击她吗?噢,对了,天呐,我还得去通知Meredith。”

不过后来她还是决定先不告诉Meredith。“这也正好随了卡罗琳的意——给Meredith一个惊喜。至少在这之前Meredith还用不着担心。”邦妮这样想着,于是决定先不告诉她了。

星期五晚上,邦妮在日志上写道:谁知道我会不会是对卡罗琳太苛刻。也许她真的对自己做的事情感到很后悔,比如说像是:在全城人面前给埃琳娜难堪,还想用谋杀罪把斯蒂芬送进监狱。也许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之后,卡罗琳真的成熟了,懂得去关心身边的人了。说不定那个派对会真的很有趣。

当她合上日记时,心里暗暗地想:明天下午能来个外星人把她抓走,那该多好啊。

这个日记本看起来很不起眼,朴素的封面上点缀着些淡雅的小花。自从埃琳娜离开以后,邦妮也渐渐迷恋上了写日记。因为只有在这里你才能畅所欲言,不用担心别人的想法,更加不用担心有人看了会惊叫:“邦妮McCullough!”或者“噢,邦妮!”

她关上灯,钻进被子里,心里想念着埃琳娜。

朦朦胧胧中,她来到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原上,郁郁葱葱的青草新修剪过。碧空中万里无云,温暖的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气息。

伴着鸟儿清脆地歌声,一个声音说道:“真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这人正是埃琳娜。

“啊,那当然啦,”邦妮兴奋极了。“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她匆匆环视了一下四周,目光又回到埃琳娜的身上。

“要来点茶吗?”

邦妮这才注意到手中多了一个薄脆的茶杯,握在手里就像蛋壳般易碎。“嗯,好吧。”

埃琳娜穿着一件具有浓郁的十八世纪风格的薄纱,裁剪非常合身,将她苗条的身材衬托得恰到好处。她稳稳地将茶倒入杯中,一滴没撒。

“你要来只老鼠吗?”

“来只什么?”

“噢,不是,我是说来个三明治,对了,你要不要来个三明治?”埃琳娜说着便端出一只三明治。纤巧的奶白色面包上抹了薄薄一层蛋黄酱,上面还点缀了两片嫩绿的黄瓜。

这里风景如画,四季如春。但是在这和煦的春风里,熟悉的野餐时,却仍有一件事压在邦妮的心里。

“这几天是谁帮你弄头发的?”邦妮问,因为她知道埃琳娜自己肯定没法做出这种发型的。

“你觉得好看吗?”埃琳娜伸出手摸了摸那光滑的,闪耀着淡金色的发髻。

“太完美了,”邦妮回答说,听起来完全就像她妈妈在“美国革命子女晚宴”上说的。【这一段我不太理解,贴上原文,大家自己琢磨一下吧:"It'sperfect,"said邦妮,soundingforalltheworldlikehermotherataDaughtersoftheAmerican

Revolutiondinnerparty.】

“嗯,你知道,头发是很重要的,”埃琳娜说。邦妮向埃琳娜那对青金石般的瞳孔望去,那双瞳仁比天空还要湛蓝清澈。她不自觉地低下头去摸了摸自己那堆乱糟糟的红色卷发。

埃琳娜继续说道:“当然啦,血液也很重要。”

“血液?嗯,血的确很重要,”邦妮突然感到有些心慌。她不知道埃琳娜想说什么。那种感觉就像是踩着钢丝过一条满是短吻鳄的河流。“是的,的确重要,”她又弱弱地附和了一句。

“还要三明治吗?”

“不用了,谢谢。”埃琳娜拿起一个夹番茄和奶酪的,开始细细地品尝起来。邦妮看着她,心里越来越不安,就在这时——

就在这时,她看到血从三明治的边缘渗出。

“那,那是什么?”恐惧使他的声音变得刺耳。她梦看似是梦,但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移动,只能喘气和注视。一滴粘稠的褐色液体从埃琳娜的三明治里流淌出来,滴在方格桌布上。那是泥浆。“埃琳娜…埃琳娜,你……”

“噢,我们在这儿吃的都是这个。”埃琳娜笑着露出了沾满褐色污渍的牙齿。一个不是埃琳娜的声音从埃琳娜的喉咙中传出。那是一个男人恶心而扭曲的声音。“你也会吃的。”

这时周围的空气不再温暖清新,而是变得燥热,充满了一股刺鼻的垃圾的腐臭味。周围的草地变得坑坑洼洼,草也开始疯长起来。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温暖的春日。她正身处一个破旧被坟地;她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只有周遭的坟堆是新造的。

“还要老鼠吗?”埃琳娜一边说,一边无耻地笑了起来。

邦妮低头看了一眼她手里刚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尖叫了起来。一条滑腻的褐色尾巴从一段垂下。她赶忙把它对着一块墓碑狠狠地砸过去,那声音就像扇了墓碑一个耳光。她感到一阵反胃,狠劲地用牛仔裤擦手。

“你现在还不能走。我们的伙伴马上就到。”埃琳娜的脸开始变化,脸色变得苍白,皮肤粗糙得像皮革一样。她的头发也开始脱落。盘子里的三明治也开始有变化,上面出现一些坑洞。邦妮一点也不想看到,她害怕看了以后会发疯的。

“你根本不是埃琳娜!”她尖叫着逃走了。

突然一阵风扬起了她的头发,使她看不清前面。不过她能感觉到有人在后面追她。她想:“我先跑过桥,然后再躲树丛里。”

“我在等你,”穿着埃琳娜裙子的那具灰白色的骷髅露出了锋利的尖牙。“听着,邦妮。”这时仿佛有种无形的力量牢牢地抓住了她。

“你不是埃琳娜!你不是埃琳娜!”

“听我说,邦妮!”

这是埃琳娜的声音,真的是埃琳娜的声音。这声音不是那种无耻逗乐的,而是充满了急切。这声音是从邦妮背后传来的。它就像是一阵清风带来了清新和凉爽。“邦妮,你快听我说—”

事情渐渐改变了。一只干瘦的手抓住了邦妮的胳膊。一瞬间,埃琳娜的声音清晰起来,不过却有了一种生疏感。

“…他正在使一些事情变得扭曲,去强行改变他们。但是我不如他强大……”邦妮有几个字没有听清。“但这件事非常重要。你必须找到……”埃琳娜的声音似乎越来越遥远,无法听清了。

“埃琳娜,我听不见你说话了!埃琳娜!”

“……一个简单的法术,由两部分组成,又不部分我已经告诉你了……”

“埃琳娜!”

邦妮从床上惊坐起来,口中还在尖叫着埃琳娜的名字。



第二章

“我就记得这些了,”邦妮走在耸立着维多利亚式建筑的太阳花大街上时,对身旁的Meredith说道。

“但你能确定那就是埃琳娜吗?”

“是的,最后她试图高随我什么事。但是听不清楚。但是我能肯定那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认为呢?”

“是老鼠三明治还是打开的墓穴?”Meredith淘气地扬扬眉。“我想你是把Stephen国王和LewisCarroll混在一起了吧。”

邦妮觉得她说得可能是对的。但那个梦仍然深深地困扰着她,几乎让她忘记了她原来担心的那场派对。现在当她和Meredith往卡罗琳家走的时候,原来的困扰又回来折磨她了。

“我真的应该告诉Meredith这件事,”她不安地瞥了一眼身边这个高个子女孩。“我不应该让她毫无准备地走进那间屋子……”

Meredith抬起头望了望从“Anne皇后之屋”的窗口中发出的亮光,感叹了一句:“今晚你干嘛要戴耳环呢?”

“是啊,我必须的戴。”现在说已经太迟了。“你肯定会喜欢你将见到的朋友们,”她补充道,声音里可以依稀分辨出绝望的音符。

Meredith敏感深邃的眼睛在邦妮的脸上好奇地搜寻。当她们敲门的时候。邦妮心想“希望卡罗琳今晚不在家,否则说不定我们会一起被割喉而死的。”

“卡罗琳周六晚上在家吗?别开玩笑了。”邦妮伸长了呼吸,等了等却没人开门;她感到轻松起来,发出了银铃般爽朗的笑声。当Meredith一边扭着把手,一边说“好像家里没人”时,她笑得更开心了。她似乎被一种冲动占据了,大声的喊起来,“Fiddle-dee-dee。”

Meredith转身看向邦妮,手还扶在门把上。

“邦妮,”她轻声说,“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离开呢?”

“不行。”邦妮气馁地说。她抓住Meredith的手臂,急切地望着她。门从里面自己打开了。“噢,天呐,Meredith,你可别杀了我啊……”

“大惊喜!”三个声音齐声喊道。

“保持微笑”,邦妮发出嘶嘶的声音,突然她被一大帮朋友推进了一间明亮的大房间。房间喧闹拥挤,充斥着闪亮的五彩碎花。她咬着牙说:“呆会就杀了我吧,我活该的,不过现在我得保持微笑。”

房间里还有许多气球,是那种比较贵的Mylar的。在咖啡桌上还有一大堆礼物。甚至还有一排鲜花,邦妮看到一种兰花和卡罗琳今天戴的青色丝巾很搭。那是一条选用Hermes的丝绸,设计成葡萄叶样式的丝巾。“我敢打赌她最后肯定会摘一朵兰花戴的。”邦妮心想。

SueCarson笑得很灿烂,但蓝眼睛里还是不小心溜出一丝担心的神色。“我希望你今天晚上本来没有什么大计划的,”她对Meredith说。

“要是现在给我把铁锹,我什么都能破坏,”Meredith回答说。为了表现出应有的开心,她还是皱着眉头笑了笑。

邦妮看到Sue,感到一阵轻松。“Sue和邦妮、Meredith、卡罗琳站在一起,在这座埃琳娜的‘宫殿’里,就像是一位回到家的公主。她是唯一一个在全校人都针对埃琳娜时,仍然站在她们这边的人。在埃琳娜的葬礼上,她还说:埃琳娜永远是RobertE.Lee的皇后,她甚至放弃了自己‘冰雪皇后’的提名。没人会恨Sue。现在最糟糕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邦妮想。

“来,我们大家照张相吧,”卡罗琳一边说,一边让大家在花丛中摆好姿势。“Vickie,帮我们照张相好吗?”

VickieBennett刚才正把头吹得低低的亮棕色刘海下的双眼,略带尴尬地说:“嗯,当然可以。”

“她看起来像个随从,”邦妮这么想着,突然被闪光灯灼伤了眼睛。

Sue和卡罗琳一边笑,一边讨论着Meredith今天似乎不太有礼貌。邦妮看着照片。照片上很有趣:卡罗琳令人炫目。她酒红色的发丝闪烁着微光,胸前别着一朵青灰色的兰花。还有Meredith,虽然她脸上写着一种挫败和讥讽的神情,但还是很漂亮。而照片中的自己,蜷曲的红发比其他人的都短一点,表情就像待宰羔羊一样温顺。但沙发后有个奇怪的身影。应该是Sue,除了Sue还会有谁?。但很快,她发现那金发和碧眼是属于别人的。那个人急切的看着她,好像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邦妮好像突然被冻住了,飞快地眨眼睛。一幅景象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感到一阵寒冷穿透了脊梁。

这不可能啊,画面里的应该是Sue啊。她刚才肯定是疯了,或者她被卡罗琳说的“我们在一起”影响了。

“我还要照一张,”她跳起来,对Vickie说:“Vickie,你靠这边坐下,不不不,在远一点——就那儿!”Vickie动作轻快但有点不安。当闪光灯闪过后,Vickie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动物准备逃走了。

卡罗琳看了一眼那张照片,起身对着厨房里说。“你们猜,我们会用什么代替蛋糕?”她说。“我要用巧克力特制一个‘死神’。来吧,你们帮我把太妃糖溶解了。”Sue和Vickie不确定地互相看了一眼。

Meredith伪装的最后一丝开心的表情消失了,她转向邦妮。“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我知道。”邦妮垂得低低的。不过,过了一会,她抬起头,露齿一笑:“不过,我要是早告诉你了,你就不会来了,我们也不会吃到巧克力做的‘死神’了。”【这里的“巧克力死神“我是按照字面上翻译的,原文是“DeathbyChocolate”,大家自己意会一下吧……】

“所以就有必要来浪费时间了?”

“对啊,那的确是原因之一,”邦妮解释说。“而且,其实,派对也许也不算太差吧。而且,卡罗琳也确实是想改过自新。另外这也是个机会让Vickie走出房间……”

“不过,我一点也没看出来这对她有什么帮助,”Meredith强硬地说。“她看起来就像是要心脏病发作一样。”

“其实她不过是有点紧张罢了。”在邦妮看来,Vickie的确有担心的理由。她早先几乎被催眠,那种慢慢抽出你的意念的力量让人根本无法理解。没人可以做到那样。

Meredith仍然冷冷地看着她。“那至少,”邦妮说,“这不是你真正的生日派对。”

Meredith拿起相机,用手转来转去。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说:“但事实上,它是。”

“什么?”邦妮盯着她,抬高语调,“你刚此说什么?”

“我说,这是我真正的生日。肯定是卡罗琳的妈妈告诉她的,她妈妈和我妈妈很早以前是好朋友。”

“Meredith,你在说什么啊?你的生日不是上个星期,五月三十号吗?”

“不是。是今天,六月六日。这是真的,是写在我的驾照等所有证件上的真实生日。因为六月六日对我的爸爸妈妈来说是很不幸的日子,所以他们才帮我提前一周庆祝生日。就是那一天,我爷爷被袭击了,最后发疯了。”邦妮开始喘气,几乎说不出话来,Meredith又冷静地说,“你知道吗?他还想杀我奶奶,甚至还有我。”Meredith小心翼翼地把相机放在桌子的正当中。“我们应该去厨房里看看,我闻到巧克力的香味了。”

邦妮的身体还是将在那里,不过大脑却活动起来了。她隐约记得以前Meredith也曾经跟她说过这件事情,但是她没有告诉她全部,也没有说过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攻击,你是说Vickie是被……攻击了,”邦妮大声地说了出来,但是她说不出“吸血鬼”这个词。不过她知道Meredith明白的。

“Vickie的确是被袭击了,”Meredith肯定地说,又补充道:“他们正等着我们。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不高兴的。”

“Meredith不想让我不开心,所以我不应该不开心,”邦妮一边想一边把热太妃浇到巧克力蛋糕和巧克力冰激凌上。“即使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她以前对这个秘密也是一直收口如瓶啊。”

忽然,她脑海中浮现出的一个阴暗想法让她不寒而栗——没有人是他们本人。去年邦妮曾被一个来自HonoriaFell的声音这样警告过。现在那个可怕预言实现了。如果它尚未结束怎么办?

然后邦妮坚决地摇了摇头。她现在不能去想这些,她现在应该想的是派对。她想:我应该觉得这是一场让人感到开心的派对,无论如何我们还在一起。

奇怪的是,其实要承认这一点并不难。一开始,Meredith和Vickie一句话都不说,不过后来,邦妮走过去和Vickie聊天,似乎也打破了僵局。而Meredith也经不住那些包装鲜亮的礼物的诱惑,在她拆开最后一个礼物的时候,大家都开心地谈笑着。后来她们还一同上楼到卡罗琳的卧室里,试试新衣服、听听新CD什么的。这种宽容友好气氛一直持续到近午夜,当她们钻进睡袋里时还在不停地讲话。

“Alaric这两天是怎么回事?”Sue问Meredith。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AlaricSaltzman算是Meredith的男朋友。他是从“公爵大学”毕业的,学习心理学。去年吸血鬼攻击开始的时候,Alaric还被叫到Fell教堂里了。虽然他一开始是组织了一只队伍要对付吸血鬼们的,不过后来他还是与他们达成和解,变成了朋友。

“他在俄罗斯,”Meredith说。“你知道吗,他正在重组改革,他要对人们冷战时的心里重新进行研究。”

“他回来时你想跟他说什么啊?”卡罗琳问。

这个问题邦妮希望Meredith扪心自问的。因为Alaric比Meredith年长四岁,Meredith答应他,等自己毕业后会跟他讨论他们的未来。而现在Meredith已经十八岁了——邦妮提醒自己——她们两周以后就要毕业了。毕业之后会发生什么事呢?

“我还没想好,”Meredith回答说。“Alaric希望我也去读“公爵大学”。虽然我觉得那挺好,不过我还没有最终决定,我还得好好考虑考虑。”

邦妮很开心。因为她希望Meredith能和自己一起去“Boone青年大学”读书,而不是去嫁人,因为现在谈这些似乎对她还太早。邦妮就因为由着自己的性子“游戏草丛”所以“臭名昭著”。她很容易就会坠入爱河,不过想抽身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至今还没见过值得信任这么长时间的人,”她现在才开口说道。

每个人都快速地转头看向她。她的下巴枕在拳头上,然后问道,“也包括斯蒂芬?”

台灯昏黄的灯光映在沙沙作响的垂柳叶稍。

话题又不可避免地转向了斯蒂芬和埃琳娜。

在这个小镇上,“斯蒂芬Salvatore和埃琳娜Gilbert”就像“Romeo与Juliet”一样著名。当斯蒂芬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每个女孩子都想要他,甚至包括埃琳娜这个在全校最漂亮、最受欢迎的冰山美人在内。但直到埃琳娜真的拥有了他以后才渐渐意识到了潜伏在身边的危险。斯蒂芬是属于黑暗的,比任何你所能想象的黑暗更加黑暗。他还有个哥哥,他比他更神秘和危险。埃琳娜对斯蒂芬义无反顾的爱将她们牢牢地绑在一起,但同时她也无力抗拒地被达蒙的野性所牵绊。直到最后,以生命来救赎爱情。

“如果你是埃琳娜,你也许会同意的,”邦妮喃喃自语。寂静的深夜里,气氛忽然变得有些伤感。

“知道现在我还不相信她已经离开了,”Sue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说得飞快。“她看起来总是比其他人都有活力。”

“她生命力很顽强的,”Meredith说,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想着金丝边的玫瑰吊灯。她的语调温婉而忧伤,似乎邦妮刚才夸奖埃琳娜的话是她所听过的最贴切的。

“她是个很难被忽略的人,即使是在我讨厌她的那段时间,”卡罗琳承认道,她的绿色的眼眸似乎沉浸在回忆中。

“从她突然离开的这件事情上,我懂得了一个道理,”Sue说道。“一定要珍惜现在,把握眼前,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

“也许是六年,也许是六分钟,”Vickie用低沉的嗓音说道。“今晚我们每个人都难逃一死。”

邦妮惶恐极了,她蠕动了一下嘴唇,在她能开口说话之前,Sue又重复说:“我到现在还不能坦然面对埃琳娜的死,有时候我感到她就在附近。”

“噢,我也是,”邦妮一愣,那副温暖的春日图景又重现在她的眼前,似乎比眼前昏暗的卧室更加清晰生动。她转头对Meredith说:“昨天晚上我还梦见她了,那个场景太真实了,我能感觉到她试图在向我传达什么事情。那种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

其他人全都静静地凝视着她。以前只要邦妮说出自己的第六感时,其他人都会哈哈大笑,但是现在大家都沉默了。因为她的灵异感官非常得灵敏、准确。

“你真的这么觉得吗?”Vickie倒吸了一口冷气。

“你觉得她想说什么?”Sue不解地问。

“我不知道啊。反正最后她试图跟我说话,不过我什么也没听清。”

又是一阵死寂。这时,Sue犹犹豫豫地压低嗓门,小心翼翼地说,“你觉得你能不能……能不能和她取得联系呢?”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邦妮看看刚才还漫不经心的Meredith,她现在正一脸严肃地瞪大眼睛望着自己。

“我不知道,”邦妮慢吞吞地说,那场恶梦还萦绕在眼前。“我不想被催眠,那种在恍惚之间对某种未知东西敞开心扉的感觉很不好。”

“这是唯一一个能和与辞世的人交流的方法吗?比如说用Ouija板或者别的什么?”Sue问了一句。(“Ouijia板”是一个标有字母,数字和其他符号的平板,理论上可以用来沟通的精神。是巫师使用的一种乩,将手法放在上面施法。)

“我的爸妈好像有一块Ouijia板,”卡罗琳稍稍抬高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氛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紧张。大家坐直了,明显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连Vickie的恐惧都被好奇所掩盖了。

“这能排上用场吗?”Meredith问邦妮。

“我们试试吧?”Sue高声建议。

 第1页/共1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