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日志(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从前以后科幻网 单击停滚 单击不停滚 滚屏 速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180ms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23 悟空前传:斗佛 下载

2011-02-10  路飞的小猪  搞笑网文  人气:2972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2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悟空前传:斗佛  路飞的小猪

  一场旷世的爱恋换来如来终于成佛。当他转身的一刹那,佛祖左眼流泪,右眼流血。挥手告别红尘,走向菩提,那一滴血从此封印。尘缘爱恋,孙悟空就是如来尘封的过往?而那株空山上的忘忧草,是如来所爱女子的灵魂吗?佛与魔之间,真的永远没有和平?路飞的小猪彻底颠覆了传统的悟空与佛祖形象,向世人展现了一幅璀璨的爱情传奇,在尘世之上,有一种东西终于跨越了时空的沟壑,相信读者会从悟空的世界里悟出关于生命与爱情的真谛。


第一章

  九九八十一难……

  悟空笑着对我说,你以为真的只是八十一难么?

  (一)

  二月二。

  很平静的一天,至少,这之前很平静。

  玉帝上了早朝又退了朝,众神在家里品茶,御花园的姊姊又偷偷的去看了吴刚哥哥,很平常,一切与往日无异。

  无异?

  南天门忽传来急报。

  孙悟空反了!

  二月二,龙抬头。

  那天是我名列仙班的第一天,捧了茶,战战兢兢地去见玉帝,去听封。

  一进凌宵宝殿,就发现不对劲,大臣们一脸的紧张,互相嘀嘀咕咕,玉帝却没什么表情,一脸漠然。看不出是喜是怒。

  我低眉敛目,慢慢向前走,走到玉帝前,小声说“玉帝,请用茶”。

  那个至高无上的神,用他纤细的手指接住茶,朝我微微的笑了一笑。

  “你就是叫做忘忧草的小神?”

  “是的。”

  我卑微地回答。

  他点点头,温和的说:“你今天起就是我们天宫界的仙了,以后……”

  杀气!!

  好强的杀气!!

  在人界生长两千年,化为人形两千年,修炼成仙两千年,六千年了,在这六千年里,不知经历大小多少战,这么强的杀气,却是第一次遇到。

  我回头。

  仓皇回头。

  那时候,大殿外的风云都似变了色,大臣们也变了色,天空也仿佛一下子变暗,日月星辰黯淡无光,那种杀气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就在那个时候,

  他来了。

  他进来,眼神明亮,笑容懒散。

  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饿了。”

  是人都会饿,神也不例外。但如果有谁在这种情况下还会说这种话,那他不是傻瓜就是白痴。

  但他两者都不是。

  他是

  孙

  悟

  空。

  (二)

  佛。

  我没想到我能见到佛。

  那些道行远高过我的神仙们都甚少见到的佛。

  他一脸温和,微微闭目,周身散发出祥和庄严。让人觉得心里一下子就温柔平静了下来。

  众神凝然无语。

  这就好像一场胜负已定的比赛,如果你已经知道了结果,你还需要担心吗?

  这就是众神现在的心情。

  孙悟空笑,带点戏谑的笑。

  他有点漫不经心地说“嗳,我饿了,你们到底放不放我回去?”

  佛也笑了,当他笑的时候,就好像春风拂过池水,一百朵最美的鲜花同时开放,又好像冰雪刹那融化,沙漠中出现绿洲。

  我们仿佛已置身于花的国度,眼中心中全是净土芳华。

  佛说:“你若能回答我这问题,我便放你回你的花果山。”

  佛说:“你道你真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悟空笑:“难不成是从你肚子里蹦出来的?”

  我忍不住扑哧一笑,一下子大臣们的目光都集中过来,责备的看着我,那罪魁祸首也看过来,眼中有调皮的笑意。我慌乱低头,目光扫过佛,佛的眼神清冷如水。

  (三)

  孙悟空与佛祖斗法,大败,压于五指山下五百年。

  这是世人的说法。

  然而世人所说的斗法实际上并不是那么惊心动魄,斗法的那一天,佛祖不过问了个问题,而悟空并没有回答出来,他是否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

  对于这件事大家都表示了疑惑,太上老君还问到,那泼猴不是因为一石采日月精华而诞的石卵见风所化吗?

  佛祖只是微笑不语。众人也便释然。佛的话,自有他的玄机,我们所需要做的,唯相信而已。

  连悟空都不例外。

  那天我清楚的看见,他戏谑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迷惑,他问佛:“那你说我是从哪里来的?”

  佛说:“一年半后我给你答案”

  于是孙悟空就被封印在了五指山下。

  众神们都大大地松了口气,我却有点小小的失望,其实很想看他们打斗一场,

  因为那种杀气。

  当我正胡思乱想时,佛的眼光看过来,依旧清冷如水,他说:“你,去看守他。”

  什么??

  要我去看守那只泼猴??

  天可怜见,我好不容易名列仙班,还期待着明天早上可以像其他神一样,胸前捧一个小本本,跑到凌宵殿上去笔直笔直地站着过一下瘾呢,顺便还希望碰见吴刚哥哥,因为御花园的姊姊说他是仙界最俊美的神。再顺便……再顺便……呜呜呜。

  原来佛这么小鸡肚肠,人家刚刚不过是不小心笑了一下而已嘛~

  这时我的脑海里不禁想象出佛祖生小孩的样子。

  啊,闷笑,颤抖中。

  (四)

  于是我便到了人间。

  五百年的岁月在天庭上不过是一年零四个月。

  从没想过会以如此漫长的方式来度过这一年零四个月。

  长长地出口气,转身看那泼猴,他睡得正香,一开始在天界感受到的那种强烈杀气荡然无存,现在只是一张无害的儿童般的脸,嘴角还流着口水,大概是之前打到天庭那一路太累了吧,我都还能记起当时他脸上漫不经心的疲倦的笑。

  呵呵,我们会以怎样的方式开始相处呢?我开始期待他醒过来。

  一天。

  两天。

  三天。

  嗯,没关系没关系,他累了,可以理解。

  一年。

  两年。

  三年。

  ……

  ……

  我开始出冷汗了。这泼猴,不会睡死过去了吧。

  于是我拼命地拍他脑袋:“醒醒啦,醒醒啦,快点快点,再不醒我就灭了你哦”

  没反应。

  我凑近他耳边小声嘀咕:“快醒醒,嫦蛾姐姐来看你啦”

  没反应。

  看来还不够狠,我眼珠一转,又嘀咕到:“快点睁开你的猴子眼啦,嫦蛾姐姐在跳脱衣舞哦。”

  完全没反应。

  我一气,扯开喉咙大声叫:“快醒啦,死猴子,佛祖在生小孩,召你上天去接生啊!”

  他终于有反应了,虽然还是闭着眼,但眉毛紧皱,脸色异常痛苦的样子,可能在做恶梦吧,真是可怜啊,看来天宫那一战真的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创伤。唉,算了,算了,我放弃了,站起来,转过身,天~~~~~~~~~~~哪,妈妈呀,佛祖站在我背后,他听到我说的话了???不对,这一定是做梦,是我长期睡眠不足的缘故,床呢,床在哪里?我要去补眠。

  佛祖微笑:“你没做梦。”

  梦话,这肯定是梦话,不行,继续找床。

  佛祖微笑:“他,最近怎么样?”

  终于确定这不是梦了。我必恭必敬地回答:“他一直在睡觉。”“一直?”“嗯,一直,怎么都叫不醒。”

  佛笑:“不用叫他了,让他睡去吧,反正,最近也没什么神需要接生。”

  寒,无语,我开始冒汗。佛果然又记仇了。

  看着佛祖转身离去,我轻轻拍拍猴子的脑袋,小小声说:“悟空,悟空,快醒醒,出来看佛祖升天啦。”

  (五)

  于是我便天天看他的睡容,每天从他头上拔根毛来记录时间的流逝。

  反正他毛多,还有再生功能,不怕。

  就这样从春看到秋,从冬拔到夏。

  就这样一天天,一年年,春花秋月,夏虫冬雪。他的睡脸总是漫不经心地笑着,是梦见什么了?

  两百年了。

  他醒来的时候是冬天,天在飞雪,而我,在拔他的毛。突然就被一只毛毛的手抓住,他睡眼惺忪地盯着我的手,口齿不清地说:“肉。”

  不会吧,他想干什么,我开始冒汗。

  他已经一口咬了下去。

  啊!!!!!!!!!

  三百年后民间有个传说,三百年前的一个冬天,冬神放声歌唱,无数神仙从天庭跌,不,降落。

  他苦着脸:“你干吗拿锤子敲我?”

  “谁叫你先咬我。”我没好气地说。

  “我饿了。”他说得理直气壮。

  “我的手又不是肉!”

  “可是你的手长了肉!”

  “你~~~”

  沉默。

  一只乌鸦飞过。

  他摸摸头:“为什么我全身上下就头部特~~~”他的手突然停下来,眼睛盯着我,咬牙切齿地说:“特~别~冷,我的毛呢???”

  我不由后退一步,摸着身上的棉袄,想着要不要告诉他。

  “今天天气很好啊,啊哈哈,啊哈哈哈”

  (六)

  幸好冬天已经快过完了。

  悟空的头亮亮的,眼睛也亮亮的,他上下打量我半天,冷不丁地问:“你是谁?”

  “我是谁?”我开始气急败坏的哼哼,“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跑到这凡间看你睡200年的觉。”

  他疑惑地转转眼珠,忽然一拍脑门:“啊,你不就是那个没规矩的小丫头嘛。”

  我一下燃起了熊熊怒火,迅速地再从他光光的脑门上拔掉一根刚发芽的幼小黄毛。“你以为是谁害我这样的啊。”

  “嗷。”他痛苦的哀号:“不要这样子啦,人家的毛都已经很少了。”

  忽然他脸色一下沉了下去,一股凉意从我背上升起。

  好重的杀气,虽然和在天庭时候有点不同。

  不会吧,难道我就因为拔他几根毛就要香消玉陨于此???

  我跳开一步,警惕地看着他。

  他也死死地看着我。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又不知道是什么?

  “你不明白?”他沉声问。

  “我不明白。”我沉声答。

  “你过来。”

  “不过。”

  “过来。”

  “不过。”

  “你别过来。”

  “我就过来。”

  “别过来。”

  “就过来。”我一下子跳到他面前,得意洋洋。

  他忽然阴险一笑,啊,大事不妙,我慌忙跳开,可是来不及了。他已经紧紧抓住我的脚。

  完了,我不想死啊。英雄,大人不计小人过,你就放过我吧。

  但他似乎没想起拔毛之恨,只是大吼道:“快去拿吃的来啊,笨猪,你知不知道我饿了两百年,两百年啊!”

  说完,他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杀气也消失了。

  我抹了一下汗,出去找吃的,顺便再谋杀他一根毛。

  哼哼,本姑娘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七)

  “嗯,终于吃饱了。”

  他满意地伸个懒腰,嘉许地看着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原先是没有名字的,只是叫忘忧草,后来名列仙班,玉帝赐名的那一天,被你搅了局。”我平静地告诉他。

  他嘻嘻一笑,“好啊,我来帮你取名,就叫小白好不好?”

  “为什么要叫小白,好像小狗的名字。”我一翻白眼。

  他却不回答,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忘忧草吗,我倒是听过一个忘忧草的传说,你要不要听?”

  “没兴趣。”

  “听啦。”

  “不要。”

  “你的棉袄好像是我的——”

  “什么传说,什么传说,快点告诉我,我真的好想知道啊。”

  他得意地一笑,“你知道吗?传说佛祖左眼流泪,右眼流血,很多很多年前,在他成佛的那一天,他心爱的女人死在他面前,死的时候,微笑着说,从此要生生世世忘掉他,忘掉那几千年,从此轮回转世,然后平凡到老。他因此而左眼流泪,泪水落在那女人身上,然后——,你哭什么?”

  “呜呜呜,你不觉得很感动吗?”我把眼泪鼻涕都顺便抹在了他的毛上,“然后呢??”

  “然后,据说因为佛眼泪的缘故,那女人的元神给凝结住,从此便再也不能轮回转世。”

  “那,那女人后来怎么了?”

  “不知道,都说是传说啦。”

  “那佛祖右眼流血又是怎么回事?”

  “你烦不烦啊,怎么这么多为什么,先去找吃的来,我饿了。”

  “不会吧,老大,你才吃完没半个时辰啊。”

  “快去,小白。”

  “人家不叫小白。”

  “少废话,快去找粮食,小白,你还想不想听故事!!”

  “这个……”

  (八)

  “吃饱了?”我闪着星星眼问他,一脸期待。

  “嗯。就是味道差了点。”悟空总结了一下,“虽然你又呆又笨又丑,但好歹你也是忘忧草那一族的,佛八成是不想看见你侮辱他爱过的女人的形象。所以才把你打下来的,嗯,应该就是这样子了。”

  又呆又笨又丑??

  嘴角抽搐了两下。

  他很关心地问我:“你没事吧,为什么你的脸红了青,青了白呢?这是什么法术,放心吧,虽然你又丑又笨又呆,但我不会嫌弃你的,我的忍耐力一向强于别人。”

  又丑又笨又呆??

  呵呵,呵呵,呵呵呵。

  我顺手抓过铁锤,用力地敲下去。

  三百年后都有人在说,三百年前的那场春雷,特别的响亮。

  “那么,佛祖右眼流血又是怎么回事?”

  “听说要成为佛是必须绝欲绝念,无情无爱的,但他因为做不到而使用了禁术。”

  “禁术?”

  “对,就是在那女人死了之后,佛将他灵魂里对俗世的感情,对那女人的爱,对自己成佛的悲伤与憎恨分离了出来,分离的时候,佛的右眼便流了血,而血就将那分离物封印了起来。从此佛便抛弃过去,高高在上,悲悯世人。”

  “为什么会悲伤与憎恨?”

  “因为他成佛只是为了保护那女人,但没想到他成佛的那一天便是他爱的女人死的那一天。”

  我长叹。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假的。”悟空回答得干脆利落。

  “你……”

  “小白……”

  “说。”

  “我肚子饿了。”

  (九)

  春天到了。

  大家都对春天有一个好的希望,希望在今年里很多人很多事可以变得更好。

  但就有这么一种人是永远不会变的。

  现在这种人就睡眼惺忪地咬着我的手不放开。

  我早就放弃叫醒他了。

  现在他脸上带着梦幻似的笑容,一定是梦到吃肉。

  我就这样背靠在岩石上,仰着头,看着高而蓝的天,澄净如洗。

  三月了,深山里开满了桃花,一树一树的粉红,风过的时候,花瓣纷纷地往下落。

  我随手捡起一朵桃花,擦拭掉左手上纵横满布的口水。那家伙,嘴里嗯嗯着,换个地方再继续含,笑得愈发开心,原来是这个地方的肉多一点。

  这时候对面草地施施然爬过来一只穿山甲,黑黑亮亮的小眼睛,看看那猴子,又看看我,一脸的不解。

  “嘿嘿,过来过来,小家伙。”我饶有兴趣地逗弄它,结果一个不小心牵扯到了左手臂,挂过那猴子的一颗獠牙,“哇哇,痛,痛。”我大叫。

  那小小穿山甲啪地一拍两只小前蹄,好像明白了的样子,摆动着小尾巴,笨拙而迅速地冲了上来,“哗”地张开小口,妈呀,那一口锋利的牙齿,这一口咬下去,猴子还不得多几个洞。

  眼看着来不及阻止了,那穿山甲却陡然缩成小小的一团,瑟瑟发抖,还抱歉地看我一眼,然后退一步,再退一步。挖洞挖洞,拼命挖洞,再飞快地钻进去,一幅“我已经安息了,请不要打扰我”的表情。”

  哈,这小家伙,干什么??

  悟空已经醒过来,可怜地看着我:“小白,我好饿。”

  “啊,”我一下恍然大悟,悟空在饿的时候就会有杀气散发而出,实在是很奇怪啊。

  “嗯,这什么气息?”悟空皱一下眉头,手突然伸出,朝着小小穿山甲的洞抓过去,小穿山甲眼见不妙,跳起来就跑,然而悟空却并不理他,只是把手往洞里深深一抓,抓出个东西来。

  吓,居然是个人的头骨。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埋的,也不知道埋了多久,但可以肯定,这头骨差不多有接近三百年的历史。

  因为我和悟空在这已有两百多年。

  小小穿山甲也停止逃命,在一旁好奇地看着,我轻轻走过去,一下抱住它,它大吃一惊,拼命挣扎,“别怕别怕,”我柔声说:“我们不会伤害你的,那猴子虽然长得很抱歉,但心地并不坏。”它好似听懂了我的话,停止了挣扎。

  于是我抱着它向悟空走了过去。

  悟空还在看那头骨,那头骨白森森的,黑黑的眼洞仿佛在看着人,周围泛着青紫色的光。这是妖气呢,看来它快要成妖了。

  这可不行,我得在它成妖前灭了它,幸好我还有一半的仙力可以使用。

  我咬破中指,将血滴向那头骨。

  “啪嗒”血滴在了悟空的手上。

  “呀,浪费一滴血”我懊恼地叫道。

  他慢慢抬起头,看着我,眼睛竟是炽烈的红色。

  (十)

  “拿开你的脏手。”他冷冷地说。

  我呆着,半天才反应过来:“啊啊啊,猴子,你的眼睛怎么啦,染上红眼病了吗?天啦,我得去找草药。”

  悟空一楞,血红的眼珠慢慢转为黑色,他面无表情地说:“你啊,你们神仙总是自以为是,随意扼杀你们认为是恶的妖。”

  “怎么,妖怪不都是坏的吗?”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神仙们不也说过悟空是妖孽吗?可是悟空他不坏啊。

  “对不起。”我小小声。

  悟空摇摇头,不说话,只是继续看着那头骨,我站在一边,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候,他突然做了件奇怪的举动,他朝着头骨的额头,漫不经心般吻了一下,然后随便一掌将那头骨击得远远的。

  我大惊失色:“呀,你干什么??难不成,难不成你有恋尸癖??”

  悟空嘴角抽搐了两下:“恋尸癖,你才有恋尸癖呢。”他又愉快的一笑:“我只是助它早日成妖而已,有了我的印记,成妖易如反掌。”

  虽然不太理解他的话,但看见他的笑,觉得安心多了。他向我招招手:“过来,小白。”

  我马上讨好地蹦过去:“悟空,悟空,你刚才那眼睛是怎么——”

  他的手一下子抓住我的喉咙,痛,“干什么啊,死猴子,放手啦。”

  这时我看见他的笑容,和天庭那时候一模一样!

  懒洋洋的,疲倦的,漫不经心的笑容。

  看到他这种笑容的时候,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如果他想做什么事的话,这世界上已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止他。

  他看着我的眼睛,微笑着:“小白,你说,如果我吻一下你的额头会怎样?”

  (十一)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

  妈的,这死猴子,敢对本姑娘起色心。我顺手操起怀里的穿山甲,一鼓作气地砸了下去。

  “嗷”“嗷”,两声惨叫此起彼落。

  猴子与小小穿山甲紧密地相互依偎,同仇敌忾地看着我。

  呵,他们倒成难友了。

  “你,你,你,居然敢对本姑娘起色心。”我气势汹汹地指责他。

  “少臭美,谁对你起色心谁就是笨蛋加白痴,我不过是想毁了你道行而已。”

  “你为什么要毁我道行?”

  “看你不顺眼。”

  “你为什么看我不顺眼?”

  “因为你样衰。”

  “我为什么样衰?”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样衰?”

  “错了,错了,你凭什么说我样衰,我哪里样衰了?”

  “全身上下!”

  “你——”

  我气呼呼地转身就走。

  “回来。”

  “我为什么要回来!”

  “佛祖派你来看守我,我饿死了谁负责?”

  “这个……好像是……我。”我乖乖地自动停下脚步。

  他很得意了一下,威严地说:“去打点酒来,我今天要和小穿兄弟好好喝一杯。”

  小小穿山甲也很得意地摇了摇尾巴。

  (十二)

  圆月。

  春天的圆月总是特别美好的样子。

  洁白的月光照过大海,照过城市,照过乡村,照在孩子们熟睡的脸庞上,照进深山老林里,呼呼的山风吹过,那里,是否有吃人的妖怪,不眠的夜枭。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这里没有。这里只有一只半醉的猴子和一只完全醉倒的穿山甲。

  “这么快就醉了,真不好玩。”悟空嘟嚷着。“来,来,小白,你陪我喝。”

  “不要。”我气鼓鼓地回答。

  “哈,你还在生气啊,真是小心眼。”

  “我就是小心眼怎么样?”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毁你道行吗?”

  “你不是说因为我样衰吗?”

  “啊,那也是一个原因啦。”

  “什么叫也是?那还有其他原因呢?”

  “嗯,嗯,”他有点口齿不清,“我觉得啊,做妖比较适合你。”

  “为什么?”我奇怪地问他,他却没了声息。

  “猴子,猴子。”我拍拍他的脑袋,没有反应,已经睡着了啊,头还枕在我的腿上,这死猴子,倒挺会找枕头。

  我舒服地把背靠在山壁上,仰头看天上的明月。明月啊明月,你都看见些什么?六千年,修炼的那六千年里,每天晚上我都会抬头看你。希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到达那天上的宫殿。

  想到这里,我的额头开始冒黑线。

  是啊,我终于到了天上的世界,可是,可是,没想到,还没到一个月,我就被赶了下来,呜呜呜,想到这里,我不禁悲从心中来,恶向胆边生,伸出魔爪,将悟空积蓄了好久的头毛拔了个精光。

  ……

  长夜漫漫。

  乌云挡住了月亮。深山老林顿时显得有点黑而可怖。

  我正打算睡觉,远处一点妖异的红光吸引了我的注意,那红光飞快地游移着。嗯,什么东西啊,得去看一下,万一是妖怪就不好了。我思忖着,移开悟空的脑袋站起来,呼,腿都麻了,死猴子。

  这时候乌云散开了。

  月光如水。

  我惊讶地看见,悟空的脸上满是痛楚。

  那种表情,任谁看了都会心痛。

  悟空,你做恶梦了吗?我轻轻摸着他的头。

  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好像安心了的样子,脸上悲伤的表情慢慢退去。

  我坐在月光里,心中一片茫然。

  孙悟空,你到底有怎样的过去?你想抓住的是什么???

  (十三)

  “啊啊啊啊~~~~~”一声尖叫刺破山谷。

  “怎么啦,一大清早就鬼叫鬼叫的”悟空懒洋洋地打着呵欠。

  “小穿它,小穿它~~~”

  “它怎么啦?”

  “它,它来月经啦。”

  “咳咳咳。”悟空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笨蛋,怎么可能,小穿它是弟弟,好不好?”

  “我也知道啊,可是,可是,你看,他的便便是红色的耶。”

  悟空一翻白眼:“老大,那是我昨天喂了它一些红色的很难消化的野菜好不好??”

  “啊??”

  #¥%*—*?##

  小小穿山甲极度轻蔑地看了我一眼,慢慢爬向他的悟空哥哥。

  “啊啊啊啊啊~~~”又一声尖叫。

  “你干吗又鬼叫啊?”悟空和小穿仇视地看着我。

  “不是我叫的啊。”我一脸无辜。

  沉默。

  两只乌鸦飞过。

  我们三个不约而同地一起回头

  哇,仙女姐姐耶!

  如云的黑发,精致的五官,盈盈秋水般的双眸。

  “哗啦啦。”我和悟空一起狂流口水。

  那仙女姐姐却不说话,直接就向我们扑过来。

  哇噻,现在的仙女都这么开放的?我闭上眼,准备迎接幸福的拥抱。

  “啪。”被推倒地声。

  爬起来,看见仙女姐姐死死抱着小穿,“小成,小成,我可终于找到了你了。”

  “小成?”

  我疑惑地看看小穿,再看看仙女妹妹,再看看悟空。不得了,这猴子还一脸痴呆相,不停流口水,我一巴掌打过去。

  “死猴子,醒醒啦,别发春了。”

  “什么发春?”

  “你看你那口水流的……啧啧。”

  “你不也是吗?”

  “我不一样。”

  “你为什么不一样?”

  “我是女的,女的看女的很正常,男的看女的看到流口水就说明他有非分之想!”

  “那女的看女的看到流口水就很正常了吗?”

  “这个,我口水多不行吗?”

  “你……”

  哈哈,第一次把猴子逼得说不出话来。

  我得意地摇摇扇子,且慢,这扇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第1页/共23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