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惊魂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20 网络惊魂 下载链接

2011-03-06  [美] 克里斯·卡特  科幻小说  人气:820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网络惊魂 [美] 克里斯·卡特

杨渝坪 译

网络情人

入夜后,一辆老旧的道格轿车停靠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区域。从车里传出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男的叫殷坎驼。年龄30出头,长得颇有风度;女的叫劳伦,和殷坎驼年龄相仿,长得很丰满。比正常体重超重了40磅。殷坎驼一直在不停地恭维对方。劳伦比较害羞,殷坎驼的恭维让她受宠若惊。

“真难以置信啊。”殷坎驼,“从我们在网上的聊天。我就觉得我们注定会见面。”

劳伦:“我希望没让你太失望。”

殷坎驼:“劳伦,我们之间的缘分是少有的。”

劳伦:“但绝大多数男人不这么想。”

殷坎驼:“绝大多数男人并不晓得自己错过了多么好的人选。”

劳伦被逗乐了,妩媚地开始玩弄自己的三叶草形状的项链。突然项链断了,殷坎驼建议帮她戴上。

劳伦微笑着同意了:“这是我姐姐给我的幸运物。”

殷坎驼抓住机会开始亲吻劳伦。

几秒钟后,劳伦发觉不对劲了,开始挣扎。想从殷坎驼的嘴唇下挣脱。呼救。

恐怖的吮吸声从殷坎驼嘴里传出。他把劳伦拖到后座,劳伦惊恐地张着嘴,在她的嘴里全是黄色的果冻状的物质,殷坎驼张开他的大嘴再次扑向劳伦。车里只剩下了殷坎驼沉重的呼吸声。


抽空的尸体

次日,警察发现了停在仓库外的车。他们看到车窗上敷满了黄色的黏液,以致无法看到车内的情形。

警察敲敲车窗道:“太阳照屁股了,快起来。”

车里没有响动。他搓掉部分车窗上的黏液。往车里窥视。一看之下他倒吸一口冷气:“天呐!”

车里的劳伦已经命丧黄泉,体表已经出现尸斑。之后,这里成了犯罪现场,警官柯罗斯负责这次调查。柯罗斯从现场获取的物证知道死者叫劳伦·卡尔文。随后赶到的穆德和史卡丽希望从柯罗斯口里了解更多有关案情的信息。

柯罗斯:“我们在驾驶前座发现了一个钱包,从驾照上我们获知了死者的姓名叫劳伦·卡尔文,但我们还无法确定死者就是她本人。”

史卡丽:“你们还无法确定?”

柯罗斯:“鉴于尸体腐烂得很严重,我们无法肯定死者的身份。温迪是我们局的联络人,她觉得这个案子可能属于×档案,所以让你们来参加调查。”

史卡丽:“有什么直接的死因吗?”

柯罗斯:“我们能把她的遗体完整放入运尸袋。已经是万幸了。”

穆德一边把从车窗上刮下的小勺黏液物质放到试管里,一边询问:“你们在车里其他地方发现过这些物质吗?比如在地毯或后备箱。”

柯罗斯:“没有。”

穆德:“也就是说只有在尸体上有这些物质?”

柯罗斯:“目前看上去是这样。”

穆德告诉警官一有发现就通知他们,然后就和史卡丽离开了。

路上,史卡丽询问穆德的看法。穆德:“几个月前有个案子从密西西比阿伯丁警察局转过来,四名女性在一个月内离奇失踪,而目前仅有一名死者被发现。但她的尸体腐烂得太厉害,以致无法通过常规的法医解剖找出死因。”

史卡丽:“我们刚才看到的死者还不算腐烂得太厉害。”

穆德:“我也晓得。所以我想你可以在警局查出死者的死因。”他一边说一边把在现场获得的物质交给史卡丽。

“那你去哪里?”史卡丽问道。

“我打算查查看劳伦是否是独居,因为每位密西西比的受害者都曾经回应过当地的报纸上的征友广告。如果发布广告的人是凶手,那么他才刚刚开始他的连环杀人计划。”

验尸间里,史卡丽碰到柯罗斯。

史卡丽:“你想要我把验尸报告发给你吗?”

柯罗斯:“你可以发传真到我的办公室。”

在柯罗斯离开后,史卡丽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她开始录音:“8月29日下午4点一刻,受害者名叫劳伦。女性。死亡时间不确定,死因不明。”

她看到血液渗透出来,便打开装尸体的抽屉,看到死者的组织全都融化掉了。只剩下骨头浸在一滩血水中,让人恶心。

穆德拜访了劳伦的室友,询问了有关死者的情况。室友告诉他,劳伦正在和一个男性交往,而且对方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室友声称自己从未见过劳伦的男朋友。他们只在网上聊过。穆德追问劳伦常去哪个聊天室。

“胖美人聊天室,劳伦太胖,但‘害羞’并不在意这点,他并不喜欢那种随便的女孩。”

穆德:“害羞?”

室友:“那是他的网名,劳伦曾经给我读过几封他的来信。这些信都写得非常浪漫,他言词得体,这个骗子愚弄了我。”

穆德:“她读了他的信?她有没有把他的信备份下来?”室友把备份的信交给了穆德。

穆德给史卡丽挂了个电话:“史卡丽,看来凶手已经把从报纸征友的狩猎方法改变成通过网络来获得猎物。我要在网上发布警告信息。”

史卡丽:“你怎么知道凶手是同一个人呢?”

穆德:“因为他在用阿伯丁一名受害者的信用卡开账户。我刚致电给网络服务公司获知的。”

史卡丽希望两人能尽快碰头,并告诉他尸体突然腐烂得根本无法解剖。

穆德和史卡丽站在肮脏的尸体残留物前。

史卡丽:“劳伦的手掌骨,在生前骨头张力可以让他们硬如钢铁,就是在死后,他们依然很强健。但你看看现在。”她用镊子夹起劳伦的手指。

穆德:“是什么让她变成这样的呢?”

史卡丽:“氯化氢酸,类似于胃酸的一种物质,虽然很类似,但酸性强度是普通胃酸的两倍。我还发现一些消化时产生的胃蛋白酶。”

穆德:“你的意思是是胃酸让她自己分解了?”

史卡丽:“除此之外我无法解释她的这种自我分解情形。”

穆德:“也就是说,理论上讲,就算她分解了,这些遗留物中也会包含她的不同的组织样本,比如皮肤、肌肉和血液。”

史卡丽:“是的。”

穆德:“那你分析她的遗留物时,有什么东西丢失了呢?”

史卡丽:“好像一切都在,除了脂肪组织残留很少量。”

穆德:“这就有出入了。据我了解,劳伦驾照上的体重超过165磅,而我们的记录上她的体重才122磅。”

史卡丽:“也可能她在拿到驾照后减肥了呢?”

穆德:“她室友报告的情况相反,她一直担心自己最近又胖了几磅会影响她的第一次约会。”

史卡丽被弄糊涂了:“那凶手出于什么动机要取走受害者的脂肪组织呢?你知道现在谁还会拿肥肉来卖?”

穆德:“我也不清楚。”


网络狩猎

艾伦的公寓里,艾伦长得肥嘟嘟的,她的室友乔在一旁看她梳妆打扮。

艾伦:“天哪,我看上去太可怕了,都是这破镜子让我看上去如此难看。”

乔:“艾伦,最近服务器发布了公告,联邦调查局警告那些住在克里夫兰的女性要注意网络骗局。”

艾伦:“给我一些证据,乔。我是那种网络美女吗,有什么好骗的。”

乔:“我不是要扫你的兴。”

艾伦:“是吗?乔,你已经做得够多了。”

乔:“我只希望你小心点。”

艾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好容易找到个我喜欢、对方也喜欢我的人,你别吓我说我的见面对象是杀人狂。另外我和他也不陌生了,我们在聊天室里聊了都快一个月了。”

乔:“我晓得,也许他和你想象中的一样棒。但如果不是呢?”

艾伦叹了口气。

在一栋漂亮的饭馆前,夜色撩人,殷坎驼在饭馆前手捧一束鲜花。他不耐烦地不时查看手表,但他的猎物始终没有出现。他失望地把手里的鲜花扔到垃圾桶里,离开了。稍后,殷坎驼看到对街有几个妓女在拉客。他决定铤而走险。他主动和妓女搭讪,找到一个猎物后便带到僻静处准备吻对方。

妓女大叫:“不许亲嘴,其他的都好说,但就是不许亲嘴巴。”

他用手死死抓住妓女,妓女狂叫:“你想干吗?”

她拼命挣扎,把他的手抓伤,从伤口处滴出奇怪的液体让人恶心。妓女吓得狂呼,但殷坎驼开始用他的嘴吮吸妓女的脂肪。

妓女的朋友路过刚才殷坎驼所在的巷道,她目睹殷坎驼从妓女的尸体上逃开,微光中看到他被抓破的伤口,尖叫:“哦,天呐。”

次日清晨,妓女的尸体被发现。史卡丽凝视着尸体,柯罗斯向她介绍案情进展。

死者是这里的一名职业妓女,她长得很胖,并不是受欢迎的那种。但尸体看来很消瘦,尸体表面也有一种类似于胃酸的物质,与在劳伦尸体上发现的物质相同。

柯罗斯:“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穆德和史卡丽对望了一下,默默地盖上了尸体。

柯罗斯有些不满:“这毕竟是我的案子,你们该告诉我些情况。”

穆德:“我们正在调查一起连环谋杀案。凶手利用网络狩猎受害者,所有的受害人都是芳心寂寞的女性,在寻找自己的梦中情人。

柯罗斯:“那他什么时候将口味转变成廉价的妓女了。”

穆德:“不,不是这样。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迫不得已才选择了这个替罪羊。”

柯罗斯:“我们还是毫无线索。”

穆德:“我有凶手的一些写给劳伦的信,这些信中包括了一些16世纪的意大利诗歌。”

柯罗斯:“他抄袭巴列特的句子?”

穆德:“目前我们还没发现他的句子的出处。”

殷坎驼正在聊天室里和人闲聊。他在聊天室里化名为含蓄。

哈格丝:“我觉得我们见面是否太唐突了?”

含蓄:“为什么,你在担心什么呢?”

哈格丝是艾伦在聊天室里的化名,她在自己的公寓里上网。

哈格丝:“害怕见光死,这是常人都有的担心啊。”

含蓄:“相信我。我路过你居住的街区好几次,你不能老躲在电脑后不露面啊。”

含蓄:“我们见面行吗?”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殷坎驼现在根本不想被人打搅,他打开门,是他的房东太太,30出头,风韵犹存。正朝他微笑。

殷坎驼:“什么事?”

房东:“修理工刚更换了贮藏室壁橱的锁,我把新钥匙给你带过来了。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殷先生。”

殷坎驼吃了一惊:“你认为我在做什么呢?”

房东微笑着神秘地说:“你整天都在打字,还有这些从纽约出版商寄来的邮包,我认为你是一位作家。我猜对了吗,或者你是位编辑或小说家什么的。”

殷坎驼:“真巧,你也是干这行的吗?”

房东:“我并不想给你施加影响,如果你不介意,我想把我写的一些诗歌给你看看。”

殷坎驼:“好啊,再见。”


螺丝马迹

柯罗斯:“我没听懂你的意思。” 穆德:“你看这句,这些意大利句子根本无法拼读。出处不明,很可能是私人收藏图书馆里的书,只允许专业会员借阅。”

柯罗斯:“你的意思是,我们的嫌疑犯是个大学教授?”

穆德:“或者是研究生,访问学者,或是一个翻译。我们现在需要查出在克利夫兰有哪些人拥有这样的资质。你能帮我把这件事办好吗?”

柯罗斯:“我这就去办。”

史卡丽:“这可能对破案有帮助,凶手身上有明显的伤痕。”史卡丽把妓女折断的带血的指甲拿给穆德看。

穆德:“看来她把他伤得不轻。”

殷坎驼公寓门铃响起,有一个邮包寄给殷坎驼,需要他下楼签字。他蹑手蹑脚地下楼不想惊动房东太太的女儿——杰西卡,但盲眼的杰西卡还是发现了他,并向他问好。房东太太对殷坎驼很有好感,建议把自己的近作拿给他看。殷坎驼以最近很忙、要赶稿为由推辞了。他走后,杰西卡对母亲抱怨,说殷坎驼身上有股怪味,让她恶心。

很快,柯罗斯就有了线索。他找到了大学里能够读懂意大利古诗人员的名单,史卡丽还把名单扩展到附近地方院校里的员工。这时穆德进来询问进展,并告知史卡丽:“你发现的妓女指甲里的皮肤组织,我叫犯罪实验室比对了他的基因组织,没有发现相符的。”

穆德补充道:“但他们发现了些别的线索,你看看这组我划圈的数据。”

史卡丽:“在第二组采样中,发现组织缺少油类和基本脂肪酸。穆德,一定有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结果。你现在查得如何了?”

穆德:“可能跟你料想的有出入,并不是什么精神错乱的杀人狂。我猜测,也许他杀人并不是出于心理动机,而是出于生理饥渴,也许他需要补充化学物质的缺乏,是为了生存而为之。”

史卡丽:“从这个干燥的皮肤组织你得到这样的结论?凶手是一个吸脂鬼?”

穆德:“不然我不知道应如何解释劳伦身上丢失的脂肪组织。我打赌你会在阿伯丁的被害者身上发现同样的情况。凶手分泌一种消化物质来分解被害者的脂肪以补偿他身体缺乏的脂肪……”

史卡丽:“他的消化液能让他在尸体完全分解前吸收完脂肪组织。”

穆德:“这种情况在自然界中有先例吗?”

史卡丽:“是的。蝎子在进食前用这种方法预先消化猎物,通过反刍的消化液。但目前我还没听说有如此多的蝎子在网上冲浪。”

穆德:“如果我是对的,我们并不是在找连环杀手。我们在找一个基因与众不同的人——这家伙可能跟全美多起失踪案有关。”

柯罗斯:“我梳理了手头的名单,现在目标锁定在下面38个人中。我寻思,我们该在这份名单上多下点功夫,我已经多加派了人手。”

史卡丽建议柯罗斯再缩小范围,柯罗斯勉强同意了。

殷坎驼公寓。他正在翻阅一本意大利诗集,电脑提醒道:“你有新邮件。”

他马上登录到邮箱,看到有一封来自哈格丝的信,信中写道:“我很抱歉,我们可以尝试重新开始吗?我会当面向你解释的,我保证我这次绝不会再放你鸽子了。再次表示歉意,你的艾伦。”

殷坎驼露出了笑意,外面有人敲门,他起身去应门。

这边史卡丽正按名单调查。她找到卜瑞曼先生,她向他表明来意,希望他帮忙回答几个问题。

而殷坎驼打开门,前来调查的是柯罗斯:“对不起,打搅了,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柯罗斯看到殷坎驼手上包着绷带,心中有谱了。

殷坎驼看着柯罗斯,目露凶光。

克利夫兰警局里,史卡丽正在抱怨无功而返。

穆德打趣道:“我更像个推销员,我敲开的门更多。”

史卡丽:“柯罗斯还没回来吗?我打他手机但没有应答。”


见光死

在一家有情调的餐馆,艾伦和殷坎驼共进晚餐。艾伦说:“这顿我请客。”

殷坎驼:“不,还是我请。”

艾伦:“我上次放你鸽子了,一定让我请你。”

殷坎驼:“不要跟我争了。”他一边说一边拿过账单,艾伦看到他的手上斑驳的皮肤。

殷坎驼解释说:“这是一种湿疹,我从小就有。”

艾伦还对上次的爽约心存愧疚:“我觉得上次我的做法太愚蠢了。”

殷坎驼:“艾伦,你不必道歉。无论你出于什么原因没来,你一定有你的难处。”

艾伦:“是的,我只是有点害怕见光死。我有个坏习惯,就是喜欢放弃。”

殷坎驼:“你还害怕吗?”

艾伦:“我不害怕了。”

殷坎驼:“很好,但我得走了,末班车15分钟后就要来了。”

艾伦:“你坐公车回家?”

殷坎驼:“我的车坏了,在修理店……但我回去后会给你电话。”

艾伦:“别傻了,我送你回家。”

殷坎驼:“艾伦,你不必这么做。”

艾伦坚持说:“我会送你回家的。”

殷坎驼公寓外的走廊,女房东敲了房门,她手里拿着自己的诗歌。但没人应门。她想把自己的诗歌从门缝里塞进去,但临时改变了主意,用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殷坎驼的房门。

公寓楼外,艾伦和殷坎驼已经抵达,他们俩很不舒服地坐在小车里。艾伦:“你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殷坎驼:“嗯,没多久。”

艾伦:“我住在离这儿几个街区外——在圣马克附近。有几个开发商想把那里变成分户出售的公寓大厦。你从这里还可以看见我们公寓的尖顶。”

殷坎驼:“艾伦,你不必紧张。”

艾伦:“我只是不习惯,自从我长成这样以来就没有约会过了。”

殷坎驼耳语道:“我觉得还好啊。”

屋内,房东太太走进殷坎驼的公寓,把自己的诗集放在书架旁。看到几只苍蝇在一个袋子上飞,她好奇地嗅了嗅。

车里的殷坎驼情深款款地凝视着艾伦,然后把车钥匙从点火钥匙孔中取出来。建议道:“跟我上楼好吗,我读几首我的新诗歌给你。”

艾伦:“有点晚了啊。”

殷坎驼:“我还不想道晚安。你也不想走吧?”

他附过身去,这时他注意到自己公寓的灯亮着。他立刻转变态度对艾伦说:“你是对的,现在太晚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对不起。”

他把钥匙抛给艾伦,跳下车,而艾伦还满脸期待地望着他。

在公寓里,房东太太在浴缸里发现了柯罗斯被吸干脂肪的尸体。当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殷坎驼已经出现在她的身后。

稍后,公寓里,杰西卡摸到门牌27号,然后她推开殷坎驼的房门:“殷坎驼先生?”

殷坎驼:“什么事?杰西卡?”

杰西卡:“你知道我妈妈在哪里吗?”

殷坎驼:“你妈妈,我没看见。”

杰西卡:“她去参加圣弗兰克附近的一个诗歌培训班了,但她一个小时前就该回来了。”

殷坎驼:“我保证你妈妈很快就会回来了。”他一边说一边准备出门。

杰西卡:“她难道没跟你停下来打个招呼什么的?”

殷坎驼:“今天晚上没有。”

杰西卡有点被吓到了,显得不太相信他:“谢谢,她可能很快就会回家了。”

当杰西卡慢慢地摸索着离开这个不熟悉的房间时,不小心踢到了一个门边的箱子。殷坎驼一把把她抓住。

殷坎驼:“我几天后要去纽约办点事。别为你妈妈担心,我保证她没事的。”他关上了大门。


水落石出

警局内,穆德还在电话里询问柯罗斯的下落。这时候他们接到一个小女孩的报案电话,说家里发生了凶杀案,而地址正好是今天上午柯罗斯调查过的一家。

当警察冲进殷坎驼的公寓,早已人去楼空。当他们搜寻了公寓后,在浴室里发现了房东太太的尸体。

穆德追问柯罗斯的下落,史卡丽向他示意刚刚推出的运尸车,车上装的正是柯罗斯的尸体。

史卡丽温柔地询问惊吓过度的杰西卡有关情况,验尸官正在搬运尸体。

史卡丽:“我知道现在问你不是很好的时机,但我想了解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杰西卡:“我闻到我妈妈的香水味。所以我知道他在对我撒谎,我妈妈每次去诗歌班都要喷香水。”

史卡丽:“你在他的公寓里也闻到了你妈妈的香水味?”

杰西卡:“我吓坏了,怕他伤害我,当他抓住我的时候,我感觉到杀气。”

史卡丽:“他抓住你?”

杰西卡:“我无意间撞到了他的行李箱,他突然很用力地扑上来抓住我。”

史卡丽:“什么行李箱?”

杰西卡:“在门边放着,他说他要去纽约办事。”

史卡丽:“好了,杰西卡,你帮了我们大忙,我耽搁几分钟跟穆德探员谈谈情况。我一会过来。”

杰西卡:“史卡丽探员,为什么有人要做这么残忍的事情?”

史卡丽:“我也说不上来,杰西。”

穆德:“罪案绘画专家根据邻居的描述画出了他的头像,凶手的名字叫殷坎驼。这是他的租房合同上写的名字。但这个人名是杜撰的,没有出生证。没有社会保险。甚至没有银行账号。”

史卡丽:“他有工作记录吗?”

穆德:“他翻译意大利文学,是个自由职业者,出版商都是用现金支付稿费。”

史卡丽:“他跟房东太太的女儿说他要去纽约。”

警察:“我去查航班的登机人员名单。”

穆德:“他不会去纽约,史卡丽,至少现在不去。他很狡猾,他晓得如何生存下来,你也清楚。”

史卡丽:“那么我们怎么追踪他。”

穆德:“他和每一个受害者都联系过,对吗?”他打开电脑,但发现所有的资料都被删除了。他们把电脑交给计算机罪案科,穆德:“这些被销毁的资料可能恢复吗?”技术员:“很难说,他故意格式化了他的硬盘。这家伙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勾当。”

技术员放进了一张3.5寸盘,等了一会儿:“好消息是,我可以恢复这些被销毁的文档,坏消息是,所有这些文件都加密了,找出这些密码我要花些时间。”

穆德:“我们没时间了。”

技术员:“但是这也没办法。”

穆德沮丧地走出办公室。

警局里,史卡丽向穆德汇报最新情况:“穆德,你的猜测是对的,警员们把飞机场搜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他的踪迹。我在网上和各媒体发布了嫌疑犯的头像,我们还来得及在明天的早报上刊登启事。”

穆德:“不必了。”

史卡丽指着电脑上的读出的名字: “朋友?”

穆德:“那是劳伦的网名.这些是所有受害者的名单。真像一张定期的购物单。”

史卡丽把殷坎驼的头像递给穆德:“我们必须把这个扫描后发给名单上的每个人。我给网络服务商打电话,让他们传真给我所有的这些女士的电话号码。”

殷坎驼在逃离现场后,又设法取得艾伦的信任,来到她的住处,艾伦建议给他倒杯咖啡,他同意了,艾伦拴上房门。

艾伦正在倒咖啡,电话响了:“要牛奶吗?我只有脱脂牛奶。”

殷坎驼:“不用了,黑咖啡就好了。”

艾伦:“等我一下,我要去换件衣服。”

她说着就进了房间,不理会电话在响,登录电脑,给她的好友乔发了条短信。

艾伦:“你不会相信,现在谁在我家里……”

警局里,史卡丽正在和一名女士在电话里讲话:“把门锁好,你会没事的。尹莉斯,他不会暴力破门的。”

穆德:“谢谢,刚才克利夫兰电视台打电话来,他们已经报道有三名名单上的女士失踪。”

史卡丽:“我们已经联系完所有的女士了。除了这两个。其中一个叫艾伦,我在她的答录机里留言了。”

穆德:“我们最好亲自去查看一下。”


紧急营救

艾伦正准备下线,电脑提醒:“你有一封邮件。”

打开邮件一看:“此人正在被联邦调查局通缉,此人相当危险。如果你有任何消息,请立刻和我们联系,电话800-555-0132。”

艾伦打开邮件的附件,显现出殷坎驼的头像。

殷坎驼:“艾伦?我希望你别又和人在网上聊开了。”

艾伦吓坏了:“我刚给我的一个女朋友发信。”

殷坎驼进入房间:“你的女朋友?”

艾伦:“是的。”

殷坎驼:“谈什么呢?”

艾伦:“谈有关我们的事情啊。”

艾伦的声音由于恐惧快哭了:“告诉她我多幸福,你还是喜欢我的。你没有像我料想的那样拒绝我。”

殷坎驼从镜子反射中看到艾伦表情有异,但他不露声色:“你已经很漂亮了,你不必改变什么。”他靠近艾伦。

艾伦:“求你,让我一个人呆着,你到底想干什么?”

门外穆德和史卡丽抵达,他们来到艾伦门前。乔打开房门询问可以帮助他们吗。穆德说明身份,告诉乔,他们正在找艾伦。

乔:“她住在旁边的分租公寓里,她刚给我发了邮件。发生什么事了?”

 第1页/共2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