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908)
else(1)
小说(11)
科幻小说(834)
科幻相关(44)
外语小说(13)
搞笑网文(5)
中国作家(51)
外国作家(260)
设置页面

当前位置:首页 > 光晕1:致远星的沦陷 隐藏 侧边栏

推荐 25 光晕1:致远星的沦陷 下载链接

2010-03-11  [美] 埃里克·尼伦德  科幻小说  人气:4446    

全文阅读 分章阅读  第1页/共19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

第一部 召唤 第一章
 
  军历2517年8月17日1130时
  波江座,波江二,极乐城

  橘黄色的太阳,炽热的阳光照射在极乐城第一百一十九小学的操场上。一群孩子在这里嬉笑追逐,或是攀爬铁架,或是在反重力场中玩格拉夫球。哈尔茜博士和凯斯中尉站在场边一个帆布凉棚的阴影中,注视着他们便装打扮让凯斯非常不自在。他身穿一套宽松的灰色套装,白衬衣,没打领带。哈尔茜博士觉得他这副尴尬笨拙的样子十分可爱。
  “放松些,”哈尔茜说,“我们现在是一对来为小女儿考察学校的父母。”她挽起凯斯的手臂。让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中尉站得更直了。
  哈尔茜叹了口气,松开他的胳膊,打开自己的手袋,拿出掌上电脑.开始浏览她为这次任务整理出的文件。
  她的研究确定了需要哪些基因标记,所有标记都能在117号身上找到。不过哈尔茜博士知道,理论上的完美远远不够。人不止是基因的集合体.环境、变异,道德观,以及其他上百种因素都会对这个候选者造成不可预期的影响,使之失去入选资格。
  文件中的相片上是个典型的六岁男孩。一头棕色乱发,脸上点缀着几颗雀斑,调皮的笑脸显示出他少了颗门牙。很好。她可以利用这些特征,找到这个男孩。
  “我们的目标。”她把显示屏转向中尉,让他看到这个男孩的样子。哈尔茜博士发现照片是四个月前的。
  难道军情局不知道孩子的变化有多快吗?粗心大意她在文件中增添了一条备注,要求军情局以后定期更新照片,直到第三阶段研究开始。“是他吗?,中尉轻声问道.冲着操场尽头的山丘点了点头。
  哈尔茜博士拍起头。
  这个小丘顶部光秃秃的没有任何植被。一些男孩正在那里打闹玩耍一一相互拉扯,扭打,从山坡滚下来,然后站起身,再跑回山顶,重新来过。
  “山丘之王。”哈尔茜博士说道。
  山顶上站着一个男孩。他又推又挡,把其他孩子都挤了下去。
  哈尔茜博士举起掌上电脑,录下这段画面,以供日后研究。接着她拉近镜头,获得更清晰的图像。男孩微笑着,露出了同相片上一样的缺齿。她定格画面,将他脸上的雀斑和文件中的相片进行比对。
  “这就是我们要找的男孩。”
  他比其他孩子足足高出一个头,而且——正像他在游戏中所表现的那样——也壮得多。另一个男孩从他后面抱住他的脑袋。117号擒住他,大笑着把他推下山坡,像扔个小玩具一样。
  三个男孩一起向那个男孩发起了攻击。两个抓住他的腿,另一个用胳膊抱住他的胸。四个人一起滚下山坡。117号又踢又打又咬,把他们赶开。接着他站起身,走回山丘顶上,把另一个孩子推开,叫嚷着说他才是这里的王。
  博士扫视着操场。这里唯一的成人正在帮助一个摔破膝盖的女孩站起来,扶着她走向医疗室。
  “待在这儿,把我也拍下来,中尉。”哈尔茜说着,把掌上电脑递给他,“我要过去看看。”
  孩子们停止玩乐,转身看着她。
  “你有麻烦了。”一个男孩推了推117号.其他孩子互相张望着,有几个露出了尴尬的笑脸,还有几个慢慢地向后蹭。但是,她的目标站在原地不动,直视着她,一副随时接受挑战的神情。他大概已经觉察到哈尔茜井不是来惩罚他的——或者他天性如此,对什么都无所畏惧。博士发现他脸颊上有一块淤青,嘴唇破了个口子,裤子的膝盖部分也裂开了。
  她又向前迈了三步。有几个孩子不约而同地向后倒退了三步。
  “我想和你聊聊,可以吗?”她盯着她的试验体说。
  最终,117号移开了目光,耸耸肩,跑下土丘。别的孩子在他身后讥笑起哄,有一个还冲他扔了块小石头。117号完全没有理会他们。
  哈尔茜博士把他领到附近的一个沙坑旁。
  “你叫什么名字?”她问。
  “约翰。”他说着,伸出手。
  哈尔茜博士没想到会有身体接触。这个试验体的父亲一定教过他这种礼仪,要不就是他有极强的模仿能力。
  她和男孩握了握手,对这只小小手掌的力量惊讶不已“很高兴见到你。”她说着,半跪下来,平视这个孩子。“我想问问,你刚才在做什么呢?”
  “赢。”他说。
  哈尔茜博士笑了。他完全不怕我…如果她参加游戏,117号同样会毫不犹豫地把她推下小丘去。
  “你喜欢玩游戏,”她说,“我也是。”
  男孩叹了口气,“是啊,不过他们上周让我玩国际象棋,太没劲儿了,一点儿难度都没有”他稍微停顿一下,然后说:“要不然,我们去玩重力球吧。他们不让我玩重力球了,也许你可以让他们改变主意?”
  “我有个完全不同的游戏让你玩。”哈尔茜对他说,“看,”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金属圆片,冲着太阳晃了晃,继续说,“很久以前,人们把这种圆片当作货币。那时所有人还都住在地球上呢。”
  男孩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东西,接着伸出手,想把它拿过来。
  哈尔茜博士缩回手,拇指和食指玩着硬币。“两面是不一样的。你看清了吗?正面是个人头像,背面是一只鸟。它叫做老鹰,而它抓着的是……”
  “箭。”约翰说。
  “没错,很好。”在这个距离能看清这种细节,说明他的视力超群,“我们的游戏要用到这个硬币。如果你赢了,我就把它给你。”
  约翰把目光从硬币上移开,歪着脑袋注视着哈尔茜博士。“没问题。不过我总是赢,所以他们都不让我玩重力球了。”
  ‘我猜也是。”
  “这个游戏该怎么玩?”
  “很简单。我会像这样把它抛起来。”她说着,手腕一抖,拇指一弹。那枚硬币在空中滑出一道弧线,在空中旋转几圈后落在地上,“下次,在它落地之前,我要你告诉我,它落地后是人头朝上,还是抓着箭的老鹰朝上。”
  “我明白了。”约翰绷紧身体,膝盖微弯,但眼光井没盯着哈尔茜博士和那枚硬币。
  博士捡起硬币:“准备好了?”
  约翰轻轻点点头。
  哈尔茜把硬币迅速弹向空中,以保证旋转的速度足够快。
  约翰用一种奇特的目光观察着,仿佛井没看硬币而是注视远方。硬币从空中掠过,向地面坠落——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硬币。
  约翰伸出紧握的拳头。“老鹰!”他喊道。
  哈尔茜伸出手,打开他的拳头。
  硬币躺在约翰的手中,老鹰在橘黄色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真的在抓住硬币之前的一刹那看清了哪面朝上?或者,他选定了自己希望的那一面,然后一把抓住——后者更不可思议。她希望中尉没有错过这段画面。
  约翰缩回手:“它是我的了,对吗?这可是你说的。”
  “对,你得到它了,约翰。”哈尔茜冲他微笑了一下……但微笑随即消失。
  她不应该叫他的名字。这可不是个好征兆。她承受不起这种奢侈——喜爱上试验体的奢侈。她必须从心里摒弃自己的情感,必须保持一个科学家的距离,必须!因为117号的生命可能几个月后就会终结。
  “我们能再玩一次吗?”
  哈尔茜博士站起身。可惜我只有这一枚。现在我得走了,”她对约翰说,“回去和你的朋友们玩吧。”
  “谢谢你。”他跑了回去,冲其他男孩喊道,“瞧!”
  哈尔茜朝中尉走去。阳光照射下的沥青地面灼热无比,她忽然不想再在室外待着。她想回到飞船上去,那里凉爽又阴暗。她想马上离开这个星球。
  博士走回凉棚,对中尉说:“都录下来了?”
  中尉把掌上电脑递给她,一脸困惑地说:“是的,可这都是在做什么?”
  哈尔茜博士检查过记录下的数据后,给大汉号的托朗上传了一份作为备份。
  “我们根据特定的基因标记对所有试验体进行了扫描。力量、敏捷性,甚至包括侵略性和智为水平。但我们无法对所有项目进行远程测试。比如运气,我们就没法检测。”
  “运气?你相信运气,博士?”
  “当然不。”她轻蔑地一摆手,“但我们有一百五十个候选试验体,设备和经费却只能支持一半。这是个简单的数学排除法,中尉。这个孩子是幸运的——要不然就是他比别人更棒。无论如何,他通过了。”
  “我不明白。”凯斯中尉一边说,一边拨弄着揣在口袋里的烟斗。
  “我希望你永远这样,中尉。”哈尔茜博士轻声回答,“我希望你水远不会明白我们在做什么,这是为你好。”
  她最后看了一眼117号——约翰。他正玩得兴起,奔跑着,欢笑着。有那么一刻,哈尔茜觉得自己在嫉妒这个男孩的天真无邪——她自己的那份早已逝去。生存与死亡,幸运与不幸,无论如何,她己经宣告这个男孩必将遭受无尽的痛楚与苦难。
  但是,她必须这么做。




第二章
 
  军历2517年9月23日2300时
  波江座ε星系,致远星军事堡垒,致远星

  哈尔茜博士站在“竞技场”中心的一座平合上,四周是岩灰色的一层层环形看台,上面空无一人。头顶的聚光灯直射着她白色的实验服,她却依然觉得很冷。
  待在这里,她应该觉得安全才对,致远星是UNSC(联合国太空司令部)最大的几个基地之一,周围围绕着高轨道炮台、太空停泊港.以及全副武装的重型舰队。行星表面则有陆战队和舰队的特别军事训练场以及预备军官学校,地下设施和地而之间是三百米厚的坚硬的钢板和混凝土,她现在所处的地方足以承受一颗八千万吨级核弹的直接打击。
  可是,为什么她的危机感还是如此强烈?
  哈尔茜博士知道自己必须做什么。这是她的责任。她所做的一切部是为了人类的利益,人类将因此获益……尽管有一小部分将为此做出牺牲,饱受痛苦。即便如此,走进这里,面对自己的“共犯”时,所见的一切仍旧令她恶心不已。
  真希望凯斯中尉仍旧在她身边。在过去的一个月中,他已经证明自己是一位合格的助手。但他已经逐渐领悟到这个计划的实质——至少瞥见了真相的一角。哈尔茜博士只得把他委派到麦哲伦号去,以避免麻烦。
  “准备好了么。博士?”一个冷冰冰的女性声音。
  “快了,德雅。”哈尔茜博士轻叹一声,“请门德兹军士长过来,我希望你们两个都在场。”
  德雅的全息投影在博土身边闪动。这个人工智能是为博士的“斯巴达计划”量身定作的。她的外貌完全仿照希腊女神的模样:赤脚,裹着长袍,身体周围舞动着一团光晕。她左手托着一块黏土书板,上面刻着二进制的楔形文字。哈尔茜不禁由衷地赞叹这个人工智能选择的外观:何一个人工抖能都“自我”生成一个独一无二、小同于其他人工智能的全息投影。
  竞技场顶部的一扇门打开了,门德兹军士长步下阶梯。他身着黑色制服,胸口缀满金、银星勋章和彩色功勋带,鬓角的短发有一抹灰白。他看上去既不高大也不孔武有力,外貌毫不突出,是战场上随处可见的那种类型。但他的步伐却很特别,很慢,仿佛是在半失重的环境中走路。他在哈尔茜博士面前停下,等待进一步指示。
  “请站到这儿来。”她指指自己右边的阶梯。
  门德兹踏上台阶,稍息,站在她右边。
  “你已经看过我提交的心理评估资料了?”德雅问她。
  “看了。做得很全面。”她回答说,“谢谢你。”
  “你有什么打算?”
  “我不准备采纳你的建议,德雅。我想告诉他们真相。”
  门德兹嘟哦一声,表示赞同。声音几不可闻,但就哈尔茜博士所知,这已经是他的“长篇大论”了。这位军士长无疑是整个UNSC所辖军队中最优秀的空手搏斗和体能训练教官之一,但跟健谈的标准相去恐怕有好几万光年。
  “真相总是伴随着危险。”德雅谨慎地说。
  “谎言也不例外。”哈尔茜博士回答,“所有用来激励孩子的鬼话——宣称他们的父母死于海盗之手,或者是一场席卷整个行星的瘟疫之类的——一旦将来被识破,他们只会反过来对付我们。”
  “你的顾虑不无道理。”德雅让步了,看了看书板。“我可否建议使用选择性神经麻痹?造成指定性遗忘——”
  “丢失的记忆也许还残存在大脑的其他部分里,不能这么做。”哈尔茜博士说,“再说,即使不会破坏他们的心智,这种做法仍然有危险。”
  然后,她对着耳麦说:“带他.进来。”
  “遵命。”天花板上,一个扬声器里传出回答。
  “他们会适应的,”她告诉德雅,“无法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不适合这个计划。”
  阶梯顶端的四扇双页门齐齐打开,七十五个孩子大步走了进来,每一个都由一位穿着伪装服的舰队训练教官陪同。
  孩子们己经有了黑眼圈——极度疲劳的标志。他们穿越跃迁断层空间①来到这里,刚刚才从低温唾眠中苏醒过来。哈尔茜博士心头涌起一阵歉疚。
  【①跃迁断层空间,作者虚拟的一个空间,字宙飞船经过详细周密的计算,有选择性地由常规空间进入跃迁断层空间,尔后离开,就能进入常规空间的另一点,实现大空跃迁。】
  他们坐在台阶上,哈尔茜博士清了清噪子:“根据联合国太空司令部45812号法令,你们来这里,将参加一项UNSC特别计划,该计划代号为斯巴达二号。”
  剩下的话突然噎在她的喉咙里。他们怎么能理解这一切?她自己也只不过知道进行这一计划的合理借口和所谓的道德意义而已。
  孩子们看起来都很迷茫,有人想站起来离开,但又被他们的教官按住肩头摁回座位。
  六岁……对他们来说,有太多的东西是无法理解的。可是她不得不让他们理解这个计划,用他们能听懂的最简短的语言把这一切解释给他们听  哈尔茜博士试探性地向前迈了一步。“你们已被征召入军队,”她解释说,“你们要接受训练……你们会在我们培养下成为最优秀的人,你们会成为地球及其附属殖民地的保护者。”
  有几个少年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他们不再害怕,开始产生了兴趣。
  哈尔茜博士看了看约翰.编号117,她选中的第一个男孩。他抬起头,一脸迷惑,不过听得很专心。
  “现在很难说清楚整个计划,但有一点很明确:你们不能回到父母身边了。”
  孩子们开始骚动,教官牢牢地抓住了他们的肩膀。
  “这里将会成为你们的家,”博士尽力用最温和的语气说,“你们的同伴将会成为你们的家人。训练很辛苦,以后还有许多艰苦的事情等着你们,非常多。但我相信你们一定能通过这些考验。”
  真是激情昂扬的话语啊,她自己却觉得这些话无比虚伪。她想告诉他们真相,却无法启齿。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通过考验。“允许出现失败个例。”军情局的长官向她担保说。不,她不能接受,不允许出现任何失败个例!
  “去休息吧。”哈尔茜博士对他们说,“我们明天开始。”
  她转头对门德兹说:“带这些孩……新兵去营房。让他们吃饭,然后睡觉。”
  “遵命,长官。”他大声吼道,“全体解散!”
  在教官们催促下,孩子们纷纷起身。编号117号的约翰站起身,目光却还停留在哈尔茜博士身上,一脸坚韧。大多数孩子的表情都很呆滞,有些人的嘴唇在颤抖,然而没有人哭泣。
  他们确实适合这个项目。哈尔茜博士只希望那一天到来时,他们还有目前一半的勇气。
  “明天别让他们闲着,”她告诉门德兹和德雅,“别让他们有时间思考我们对他们做了些什么。”




第二部 新兵 第三章
 
  军历2517年9月0530时
  波江座ε星系,致远星军事堡垒,致远星

  “新兵,起床!”
  约翰在行军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睡。他朦朦胧胧地感觉到这不是自己的房间,而且屋里还有其他人。
  一股电流让他陡然一震——从他赤裸的足底直冲脊柱末端。他一声尖叫,从床上滚了下来,努力摆脱从睡梦中惊醒而产生的眩晕感。
  “我说起床,菜鸟!你知道什么叫起床吗?”
  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站在约翰身前。他的头发剪得很短,鬓角已见灰白,黑眼珠看上去一点儿人的感觉都没有——太黑太大,眨都不眨一下。他手里拿着一根银色金属棒,将这根上面不时有电光闪烁的棒子在约翰面前晃来晃去。
  约翰向后退了几步。他什么都不怕。只有小孩子才会害怕……但他的身体还是本能地尽量远离那根棒子。
  屋里多了数十个男人,正忙着把屋子里其他孩子也弄起来。其他七十四个孩子,无论男女,都尖叫着跳下床。
  “我是门德兹军士长。”约翰身边那个穿制服的男人喝道,“这些人是你们的教官。从现在起,无论何时何地,你们都要严格按照我们的命令行事。”
  门德兹指着煤灰砖营房的尽头说:“浴室己经准备好了,现在,所有人都去洗澡,然后回这里穿衣服。”
  他打开约翰床铺下的一口箱子,从中拿出一套灰色运动服。
  约翰探过身去,这套衣服的胸口上印着他的名字:“约翰-117”。
  “别拖拉。排成两队!”门德兹用电捧在约翰的肩胛骨之间戳了一下。
  电流穿过约翰的胸膛,把他一下子击倒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我已经下达了命令!快、快、快!”约翰动了起来,跟着队列跑向浴室。他的手抓着胸口,几乎不能呼吸,直到跑进浴室才喘上第一口气。其他孩子看上去又惊又怕,全都不知所措。大家脱下睡衣,走上传送带,用微温的肥皂水冲洗身体,然后用冰凉的水漱了漱口。
  他跑回自己的床铺,穿上内裤、厚袜子,套上运动衣和一双非常合脚的战斗靴。
  “出去列队,新兵。”门德兹喊道,“快,快……开步走!”
  约翰和其他孩子赶忙窜出营房,跑到外面的草地上。
  太阳还没升起,地平线上一片紫晕,草地挂满露水。这里有数十排营房,但除了他们,没有其他士兵起床,出外操练。两架喷气机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化作一道弧光掠过天际。约翰只听远处传来一声金属撞击的炸音。
  门德兹军士长吼道:“排成五列,每列十五人。”
  他等了儿秒钟,直到孩子们不再乱成一团,“对齐!你,应该知道怎么数到十五吧,新兵?向后退三步。”
  约翰向后退到了第二列。
  他呼吸着清冷的空气,感觉清醒了不少,开始回想过去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他是在午夜时分被带走的。他们给他注射了什么东西,让他睡了好长时间。然后那个给他硬币的女人说,他不能再回家了,也不能再见到爸爸和妈妈……
  “跳跃运动!”门德兹喊着,“一百次。预各,开始。”长官领操,约翰赶忙跟上他的动作。
  有个男孩没有立即服从命令,只慢了一眨眼工夫。一名教官马上跑到他面前,电棒一戳他的腹部。男孩猛地折下腰去,蜷起身体。“跟上训练,菜鸟!”教官怒吼道。男孩连忙站起来,开始跳跃。
  约翰有生以来从没做过这么多次跳跃运动。他的胳膊、双腿还有胃部灼热难耐。汗水从背脊流淌而下。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门德兹停下来,深吸一口气,“仰卧起坐!”他猛地躺在草地上,“一百下。别拖拉。”
  约翰赶忙躺倒在地。
  “第一个跟不上的,”门德兹说,“绕操场跑两圈,然后回来做两百次仰卧起坐。预各……开始!一……二……三……”
  接下来是深蹲,然后屈膝。
  约翰吐了,不过这并没给他带来任何优待。几秒钟后,一个教官跑到他身边。约翰马上转过身继续做。
  “腿抬高。”门德兹继续做着运动,好像他是一台机器——好像孩子们也都是机器。
  约翰撑不下去了,不过他知道只要停下来就得挨电击。他努力做着。他必须做下去。他觉得双腿抽搐,反应异常迟缓。
  “休息。”门德兹的嘴里终于吐出了这个词,“教官,拿水来。”
  教官们推过一辆装满水瓶的小车约翰抓起一瓶猛灌起来。这水是温的,带点儿咸味。他不关心里面掺了什么。这是他喝过的最棒的水。
  他仰面朝天倒在草地上,大口喘息着。太阳己经升起,温暖而舒适。他坐起来,汗如雨下。
  约翰慢慢直起身打量其他的孩子。他们大多蜷伏在地,双手按着两肋,一言不发,衣服早己被汗水浸透。约翰看了一圈没发现一个以前的同学。
  他现在孤独无助,周围全是陌生人。他很想知道妈妈在哪里,还有……
  “开始得不错,新兵。”门德兹对他们说,“现在我们要跑一跑。都站起来!”
  教官们挥舞着电棒,把所有孩子赶到一起。他们跌跌撞撞地沿着营房之间的一条砾石路跑。这段路似乎永无尽头,他们跑过一段河岸,越过一座桥,接着又沿着一条喷气机起降跑道前进。跑道结束后,门德兹又带着他们跑上一条蜿艇曲折的砂石路。
  约翰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怎么到这儿来的。接下来又会发生些什么……但他无法集中精神思考。他能感觉到的惟一一件事,就是血液在身体中沸腾翻滚,肌肉疼痛难忍,还有饥饿。
  他们跑进一个由光滑石板铺成的广场。竖立在广场中央的旗杆上飘扬着UNSC的旗帜,蔚蓝的底色上点缀着点点繁星,最中间是地球的图案。广场远处矗立着一座建筑:贝壳状圆顶,白色立柱,大门位于几十级宽大的阶梯之上,拱形门媚上镶刻着"UNSC军官学院”的字样。
  台阶之上立着一名女子,身披一件白色布单,正向他们挥手致意。在约翰眼中,她似乎很苍老,同时却又显得很年轻·接着他看到女子乒部围绕着一圈白色微光,这才发现她只是个人工智品映像。他曾在VID(1)上见过类似的东西。她没有实体,却又是真实存在的。
  “做得很好,门德兹军士长。”她的声音圆润,光滑如丝。接着又转向孩子们继续说,“欢迎你们。我叫德雅,是你们的老师。请进来课程就要开始了。”
  约翰大声呻吟起来,其他孩子也叽叽咕咕地抱怨着。
  德雅转过身,向屋里走去。“当然,”她说,“如果你们不想上课,也可以继续晨练。”
  约翰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台阶。
  室内有点凉。桌上摆着为他们准备的饼干和牛奶,每人一份。约翰咬了两小口饼干,开始大口大口地灌起牛奶来。他觉得身体疲惫之极,趴在桌上开始打盹。但短暂的休息在德雅开课的声音中结束了。一开始是一次战斗讲解,一场三百名战士对抗数千波斯步兵的战斗。
  教室被全息影像笼罩着。孩子们在这些山峦中穿行,任凭并不存在的海浪冲刷着自己的靴子。玩具大小的士兵正在行军,德雅解释说这里是温泉关②,它是在高耸山崖和大海间的一条狭长地带。数千人的军队正向扼守要道的三百名战士发起冲击。人们战斗着,矛盾相击,血流成河。
  【①VID作者虚构的一种比现有DVD更高级的可视媒体。】
  【②温泉关,古希腊地名。公元前480年,三百名斯巴达人在国王莱翁尼达斯率领下,在此力抗波斯大军,全部阵亡。此处以斯巴达人为胜利者,是作者的耽漏。】
  约翰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些景象。
  德雅向他们解说,这三百人是斯巴达勇士,有史以来最好的战士。他们自孩童时代就接受战斗训练,无人能敌。约翰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斯巴达勇士抵御手持长矛的波斯兵的全息场面。
  他刚才吃光了自己的饼干,但还是觉得肚子里空荡荡的。他趁旁边的女孩没注意,拿了她的那份,一边看着激斗不休的战争画面,一边把它吞下肚去。可就算这样,胃里还是咕噜噜直叫。
  什么时候吃午饭?或者,已经快到吃晚饭的时间丁?
  波斯人的阵列终于崩溃了,他们开始四散奔逃。斯巴达人成为屹立在战场上的胜利者。
  孩子们高兴地叫了起来,都想再看一遍。
  “今天就到这儿。”德雅说,“我们明天继续。现在该去操场了。”
  “操场?”约翰说。这真是太棒了。终于可以找个秋千坐上一会儿,放松放松,思考片刻了。
  他和其他孩子一样,飞也似的跑出房间。
  军士长和其他教宫正在外面等着他们。
  “现在去操场。”门德兹一边说,一边招手让孩子们走近些,“路不长,跑着去。集合!”
  他们一共“短跑”了两英里。这个操场和约翰见过的完全不同:一片由二十英尺高的木桩组成的“森林”,木桩之间用绳网和桥索连接。它们相互交错,彼此相连,就像个悬挂在空中的迷宫.这里还有滑杆和绳梯,摆索和空中平台,还有穿过滑轮、一端连着一个筐子的拉绳,看上去完全经得住一个人的重量。
  “新兵们,”门德兹说,“站成三行。”
  教官们走过来准备督促他们,不过约翰和其他孩子早就迅速有序地排好了队。
  “每行第一个人是队员一,”门德兹说,“第二个人是队员二,依此类推。如果没听懂我的话,现在就提出来。”
  没人说话。
  约翰看了看他的左边。是个男孩,淡棕黄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久经日晒形成的黝黑的皮肤。男孩面带倦意地冲他笑了笑。他的衣服上印着“塞缪尔一034”的字样。塞缪尔再过去是个女孩。她比约翰还高,较瘦,一头染成蓝色的长发。“凯丽一087”。她不高兴地看了约翰一眼。
  “今天的游戏叫‘敲铃’。”门德兹指了指最高的杆子。这根木桩比其他的还要高十英尺,旁边有一根光滑的爬杆,木桩的顶部拴着一个铜铃。
  “可以使用各种方法敲响它。”他对孩子们说,“我希望每队都能找到自己的方法。当你们队的每人都敲响过铃铛了,就赶快下来,跑过这条终点线。”
  门德兹用他的电棒在沙地上画了一条直线。
  约翰举起手。
  门德兹用那双从来不眨的黑眼睛看了他一会儿,说:“有什么问题,新兵?”

 第1页/共19页 首页 上一页   尾页  跳到: